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祖英功成名就
    在北京一座别墅中,美艳动人的歌星宋祖英正在整理明天下午去长沙金鹰奖颁奖晚会的服装,她是个爱美的人,每次出门,服装、化妆品要带一大箱。此时,她心情有些紧张,因为这次能得什么奖,她还不清楚,如果不是最佳女歌手奖她就不去了。

    铃铛。电话来了,宋祖英赶紧去接电话。

    “祖英啊,我去问了一下,他们本来是定最佳女民歌手奖,但我争取了一下,还是把最佳女歌手奖给你。”金铁林在电话那端说。

    “谢谢金老师”宋祖英从一个无名歌手成为如今的天皇巨星,可以说全是金铁林一手促成,当然,宋祖英感激之余,免不了以身相报了。

    “你现在在哪里。”宋祖英问。

    “就在你楼下。你家那个有没有在。”金铁林说。

    “不在,你上来吧。”宋祖英轻轻说。

    不一会儿,金铁林就来到了宋的家中,宋祖英刚回身把门锁上,金铁林就从身後抱住了宋祖英丰满的身子,双手握住了宋祖英一对丰满、浑圆的**。

    “嗯”宋祖英软绵绵的靠在了金铁林的身上,任由金铁林的手从衬衣的领口伸了进去。推开胸罩,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一接触到宋祖英柔嫩的皮肤,宋祖英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金铁林的手已经把宋祖英的裙子向上撩了起来,手伸到了宋祖英腿中间揉搓着宋祖英敏感娇嫩的阴部。

    宋祖英裹着丝袜的双腿在地上微微的抖着,回身双手搂着金铁林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金铁林已经把宋祖英的裙子撩到了腰上,宋祖英圆滚滚的屁股裹在透明的玻璃丝袜里都在金铁林的手下颤抖着,金铁林的手已经伸到了裤袜的腰上要向下拉。

    “叮铃铃~~”石英钟响了,四点。

    宋祖英一下想了起来,她老公王申四点钟上课结束,一般4:20就到家了,赶紧推开了金铁林∶“不行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就快回来了,明天上午你来,我家没人。下午我们一起坐飞机去长沙。快点吧,他四点半就回来了。”

    金铁林的手已经在宋祖英的两腿间伸进裤袜去摸到了宋祖英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宋祖英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宋祖英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双手无力的推着金铁林的手:“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

    “来吧,我快点,15分钟就够了,来一下吧!”金铁林把宋祖英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这样了。”

    宋祖英的手抚摸着金铁林粗硬的**,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红润红润的嘴唇娇艳欲滴,拉着金铁林的手按在了自己丰满的**上,金铁林顺势就把宋祖英脸朝下压在了书桌上,把宋祖英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着宋祖英裤袜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

    宋祖英雪白的两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中间肥厚的两片**,粉红的一点正在流出有些混浊的**,金铁林一直手揭开裤腰带,另一只手在宋祖英柔软的阴毛和**上抚摸着。

    金铁林的**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了,金铁林双手把住宋祖英的腰,**顶在宋祖英湿润的**中间,向前一顶“唧……”的一声,宋祖英浑身一颤,“啊呀……”的叫了一声,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桌子上,随着金铁林的大力**在桌上晃动,娇喘连连。

    由於裤袜和内裤尚挂在腿上,宋祖英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之间强烈的刺激让宋祖英不停的娇叫呻吟,但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

    金铁林因为赶时间的缘故,干得很猛。干了几下,宋祖英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

    随着金铁林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宋祖英下身的**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此时宋祖英的丈夫王申已经下班了,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市场,想起宋祖英爱吃西红柿,就到市场去想给宋祖英买几个西红柿。他怎麽想得到,自己美丽端异的妻子此时正在家里翘着雪白的屁股,让一个男人粗大的**在後面不停的插入。

    “啊……啊……”伴随着宋祖英**蚀骨的呻吟声,金铁林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後,把**紧紧的顶在宋祖英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宋祖英的头向後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金铁林的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

    “噗!”的一声,金铁林拔出了湿漉漉的**,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宋祖英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金铁林用身边一个毛巾擦了擦,提上了裤子,一回身,已经4:28了,宋祖英还软软的趴在桌子上,裤袜和一条白色的高腰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渍。

    “快起来吧,我得走了。”

    宋祖英费力的站起来,穿上鞋,软绵绵的靠在桌子上,上衣的扣子敞开着,胸罩推在**上边,白嫩的**、粉红的**若隐若现,裙子落了下来,可裤袜和内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双眼迷离,脸色绯红,更添了几分**的气息。

    “明天我在家等你,早点来。”宋祖英一边说一边拉起裙子,找了卷卫生纸擦了擦湿乎乎的下身。

    早晨,想到一会儿金铁林会来,宋祖英心里莫名其妙的兴奋,很早就醒了,在床上不起来。王申早晨忽然有了兴致,就想和宋祖英……

    宋祖英刚开始不答应,可一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和别的男人做,对自己的老公却不答应,有点……只好答应了。

    王申连忙爬上来,兴奋地一通**,干得宋祖英也是浑身颤栗。等王申完事的时候,宋祖英摸着王申的东西:“你今天好厉害呀!”

    金铁林在王申离家不远就到了,按宋祖英告诉的在门楣上找到了钥匙,开门进了屋,听到宋祖英问了一句“谁呀?”他也没出声。

    推开卧室的门,一看宋祖英还盖着被子躺在床上,枕头边扔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胸罩,一条同样款式的内裤掉在地上,心里一乐,手就伸到了被里,摸到了宋祖英柔软丰满的**,宋祖英“嗯┅┅”的呻吟了一声,接着用几乎是呻吟的语声说∶“快上来。”

    金铁林的手顺着光滑的身体就摸了下去,毛茸茸的阴部也是**裸的。宋祖英分开双腿,金铁林的手伸到中间柔软的肉缝,感觉里面粘乎乎的。宋祖英一下夹住了他的手∶“他早晨刚弄过了,里面脏。”

    金铁林已经开始脱衣服了:“没事儿,那样更好,滑溜。”

    “去你的!把门锁上。”

    金铁林赶紧把门反锁了,脱得一丝不挂,挺着粗长的东西爬上了床,两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了一起。

    金铁林硬硬的东西顶在宋祖英的小腹,宋祖英不由呻吟了一声,手伸下去摸到了金铁林的**∶“你好大呀,还这麽硬,怪不得弄的人家都要死了!”

    金铁林一边吮吸着宋祖英娇小的**,一边已经翻身压倒了宋祖英身上,宋祖英很自然的就分开了双腿,金铁林的**一下就滑了进去,宋祖英把两腿翘起来盘到了金铁林的腰上。

    两人刚动了没几下┅┅忽有钥匙在门锁上转动的声音,两人一愣,赶紧分开了。

    “没事儿,准是拉下什麽了。”宋祖英赶紧穿着睡衣下了床,让金铁林在床上躺着盖好被子,把金铁林的衣服和鞋子踢进了床底下。去开了门,就又赶紧溜回了床上,为了怕王申看出来,宋祖英两腿叉开,翘了起来。

    金铁林横在她身下,两人的下身刚好贴在一起,金铁林滚烫坚硬的**靠在宋祖英湿漉漉的阴门上,弄得宋祖英心里直慌。

    王申进了屋:“你怎麽还不起来,看见我的教案了吗?”

    “没看见,你放哪里了?自己找。”说话间,金铁林的**慢慢地插进了宋祖英的**。

    王申在书桌上胡乱的翻着,做梦也不会想到,床上妻子的下身正被一根男人的**塞得满满的。

    “下午我就不能回来送你了,今天要加一节课。”王申看着床上只露出头的宋祖英,说着。

    宋祖英此时哪有心思听他说了什麽,胡乱的答应着。王申开门走了,总觉着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来。

    王申刚一出门,两个人就迫不及待的弄了起来,弄了几下,宋祖英去把门锁上了,躺在床上,双腿分开。金铁林压在宋祖英双腿间,每次抽送,都把**拉到**的边上,再用力地全插进去,每次都干得宋祖英浑身一颤,两个脚尖都离开了床,用力的跷着。

    干了有几十下,金铁林让宋祖英趴在床上,两腿并上,金铁林骑到了宋祖英的屁股上,把**从紧紧的屁股缝里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门,开始来回的抽动。

    陌生又强烈的快感让宋祖英不由得**起来,叫了几声,把枕头压在嘴上,大声的喊了几声“啊……啊呀……噢……”金铁林的手从宋祖英的腋下伸到了胸前,抚摸着一对丰挺的**,一边大力的**着,终於在宋祖英几近嘶喊的呻吟中,趴在了宋祖英的身上,射精了。

    宋祖英翻过身,两人赤条条的搂在一起,盖上了被。

    中午两人醒过来,金铁林又把宋祖英一双圆润的大腿架到肩上,操得宋祖英**迭起。两人才下了床,宋祖英下身流出的精液和**已经弄得床上好几片水渍。

    匆忙吃了饭,赶到机场,坐飞机到了长沙。

    金鹰会之宋祖英(二)

    宋祖英与金铁林一到长沙,就被组委会派来的车直接接到了五星级的华天酒店,宋祖英安排了一个单间,金铁林却要与别人合一间。到了这种场合,不管你地位多高,明星才是最重要的。

    金铁林把东西放到房间后,就来到宋祖英的房间。宋祖英已把外衣脱掉,上身穿一件丝质t恤,里面的乳罩也脱了下来扔在床上,两只丰乳把t恤衫顶得高高的,两个**在胸前突出两个小圆点,下身光溜溜的,t恤衫下部刚罩住屁股,露出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分外诱人。

    金铁林一把抱住宋祖英,伸手摸到她的大腿根,一下就摸着了阴部。宋祖英返身抱住他的脖子,娇气地说,“金老师,你这么不安分,怎么为人师表。”

    金铁林说,“我现在只想作你的老公,不想作老师。”一手伸进t恤中,摸到了宋祖英的**,在上面揉起来。

    “别摸了,一摸等下又想干了。”

    “我现在就想干。”金铁林把宋祖英压到了床上,开始解裤子。

    “上午干了那么久,你还能干呀。”宋祖英面露媚笑,伸手把t恤衫脱了,露出她那身美艳性感的**。

    “跟你这个绝代美人在一起,小弟弟每时都想干。”金铁林挺着又粗又硬的**,向宋祖英压下去,宋祖英把双腿尽量分开,挺起阴部向冲过来的**迎去,两人熟门熟路,一下对准,**顿时全根而入,金铁林立即俯身**起来,因两人上午干了多次,宋祖英的**比较干,**了四五十下后,**的**渐渐涌出,金铁林**得更快了,宋祖英口中呀呀直叫,发出**的**声,修长的双腿圈在金铁林的腰上,把他的身体不断往里压,使每次插入都是又重又深,胸前两个大奶随着抽送不断前后起伏,荡起阵阵乳波,金铁林眼里看着绝代美色,身压着丰满性感的**,底下插着美穴,犹处仙境,欲火高涨,越插越急,猛干了三四百下,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大吼一声,就倒在了宋祖英柔软的躯体上,胸前两个大奶立即被压成扁形。

    “真爽啊,跟着你,我要少活几年。”金铁林气喘吁吁地说。

    “那你就少干一点,这么贪心,每次在一起,就要干个不停,还好我身体好,不然,哪受得了。”宋祖英抚着金铁林的背说。

    “对着你这个美丽风骚的尤物,是男人都要干到没气力了才会罢休。”金铁林嘴唇凑到了宋祖英美艳如花的脸上,轻轻的吻着。

    “贫嘴。”宋祖英笑了。这种话,她已听过好几个男人讲过了,她相信他们讲的是真话,老实说,她对自已的容貌、身材是极自信,要是哪个男人上了她只想干一次肯定是阳痿。

    “铃铃┅┅”,宋祖英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一听,立即脸露笑容,一直点头说好,“好,好,”未了说了一句,“没吹牛吧?那么久?好,晚上见。”

    “谁呀?”金铁林一听宋祖英晚上要出去,心里有点失落。

    “一个好朋友约我晚上去坐,晚上你就自已活动吧,回来我再打电话给你。”

    晚上七点,打扮一新的宋祖英出了酒店门,立即上了一辆林肯加长轿车。

    一上车,她立即被一个老头子抱住了,“我的宝贝,想死我了。”脸凑上来就要吻。

    “别,有司机呢。”宋祖英拦住了老头。

    “前面有隔板,他看不见听不着。”老头是长江集团的董事长王有财。他前几年以一晚上200万元的价格把宋祖英搞到床上,以后宋祖英每到长沙,都要与他奸宿一番,当然每次都能从老头处得到几十万元的“劳务费”,这是宋祖英唯一的大款奸夫,其他不是当大官的就是演艺界的大腕。

    宋祖英一听有隔板,放下心来,当即脸上堆满媚笑凑了过去,两人立即吻在了一起,王有财一边吻一边把手往宋祖英的裙子里伸,宋祖英张开双腿,让他的手很容易就摸到里面,竟是没穿内裤,一下就摸到一片毛绒绒的阴毛。

    “这么骚,内裤都不穿。”王有财一根手指立即插进宋祖英的**里**起来。

    “让你方便嘛,还说人家骚。”宋祖英抓住王有财翘起来的下部。

    “我就喜欢你这骚样。把裙子捞起来,让我先过过瘾。”王有财开始解裤子。

    “我不要在车上干。”宋祖英口中讲着,双手却已把裙子捞起至腰部,露出雪白的大腿和黑黑的阴部,见王有财裤子没脱下来,又把胸前扣子解开,把上衣披开,一对**露了出来,然后冲着一王有财媚笑。

    “好骚!好漂亮!”王有财淫光直冒,将宋祖英两腿分开,挺起**就插了进来,他的**虽长,但不够粗,插进宋祖英这个经历了许多粗**的**,感觉并不强烈,但宋祖英还是夸张地大叫,“呀哟,好大好长,插死我了,”边说边挺动屁股配合他的**。车座比较低,王有财伏在宋祖英上面插了四五十下,觉得不够到底,叫宋祖英转过身来,扒在前面拦板上,把屁股朝着他,然后从后面插了进去,有了活动空间,王有财立即大干起来,下下到底,插得宋祖英**直流,**不已,猛插了二三百下,王有财往后一仰,抱着宋祖英倒坐在座位上,里面精水猛射,一泄如注。

    “还是跟以前差不多嘛,没十分钟吧,刚才打电话还说要干一个小时呢。”宋祖英坐在王有财的大腿上,**里还套着他的**,屁股慢慢扭动,享受**后的快感。

    “我那东西还没吃,等下到了别墅,吃了再好好跟你干一场。”王有财摸着她的**说。

    “呀哟,没吃药就这么厉害,吃了药不把我干死,我好怕。”宋祖英口中说怕,底下屁股却越扭越厉害,心中着实兴奋。

    车开入一座有花园、露天游泳池的豪华别墅,一进房,里面的豪华装修令宋祖英看得眼花,“真好,这得花多少钱。”

    “总共850多万,这还是在长沙,如在北京,象这种规模少说也得在二千万以上,喜欢吗?”

    “喜欢,不过不是我的,喜欢也没用。”

    “喜欢我就送给你。”

    “没开玩笑吧。我可会生气呀。”宋祖英怦然心动。

    “我什么时候逗过你,今晚上就把房产证给你,你不知我有多喜欢你。”王有财搂着宋祖英说。

    “我太爱你了。”宋祖英搂住院王有财的脸狂吻起来。

    “爱就要有行动,我们到床上去吧。”王有财搂着宋祖英的腰往卧室走。

    “今天保证让你爽死,我前段时间看到几部外国片,见了许多新的**姿势,今天每样都与你做一遍怎么样。”宋祖英边走边摸王有财的下身。

    “每样做一遍怎么够,至少每样要做三遍。”王有财边走边脱宋祖英的衣服,脱了就扔在地上。

    “你少吹牛,每样做三遍,那样要到明天天亮了,你吃药也不过一个小时的功底。”

    “真有那么多样式呀。”

    “你就慢慢享受吧。”说话间,两人已脱得光光的来到了床前,宋祖英迎面躺下去,双腿叉开,说,“上来吧,先用传统方式热热身。”

    一场肉欲大战就在当今歌坛第一美妇和年过六旬的老头之间展开。宋祖英为了感谢王有财送她价值近千万元的别墅,调动身体里所有骚浪细胞,运用多年来与男人打交道练出来的床上功夫,摆出妖媚无比的样子,变换各种姿式给王有财奸弄,从床上到沙发上到桌子上到卫生间,站着、躺着、跪着,把从外国色情片里看到的**姿式一一与王有财学着做,直把王有财乐得如入仙境,口中直叫,“爽!爽死了!!!”

    虽说王有财吃了春药,**一直保持不泄,可他毕竟是六十岁的人了,体力不支,干了半个多小时,开始气喘吁吁。

    “我真的不行了,没力气了。”王有财扶着宋祖英白嫩的屁股,慢慢**着。此时,宋祖英正扶着餐桌边,翘着屁股,让王有财从后面插她。

    “你站着不动,歇一下,让我来。”宋祖英说着挺动身子,前后动起来。王有财硬硬的**又在宋祖英的**中进进出出。

    “这药真厉害,干了这么久还不泄。”宋祖英说。只见她雪白**前后挺动,一对丰乳在身下跳动不已。

    “你别站着一动不动,摸摸我的**呀。”宋祖英越动越快。

    “我真的很累了,到床上去让你在上面干,我在下面摸你的**。”王有财说。

    “那姿势刚干过了呀,还有别的姿势没做呢。”宋祖英不停地动着。

    “下次再做吧,我服了你了。”

    “谁叫你刚才叫我也吃那春药呢,我今天是非让你泄在我里面不可。”宋祖英把王有财拉到床上后,立即跨上去,骑在王的身上上下套弄起来。

    王有财摸着宋祖英的**,望着在他身上骚浪套弄的宋祖英,笑着说,“你这两对**肯定是当今中国最诱人的**了,又大又挺。”

    “全国第一这谁能说得清,不过跟我干过的人没一个不认为我的**是他们见过的最诱人的**。”宋祖英一边套弄一边骚骚地说。

    “你跟多少人干过?”王有财一下来了劲,屁股往上挺了起来。

    “你看你,一说这个就来劲了,反正除了我老公和你,还有好几个。”宋祖英淫火上升,说起来不顾廉耻了。

    “是什么样的人,说给我听听,我最喜欢听这个了。”王有财越来越起劲,屁股向上挺得更有力了。

    “有老的有少的,不是当大官的就是当大腕的。”宋祖英不肯露实,下边套弄得越来越急,她发现自已也对这个问题很敏感,**明显增多。

    “快说有哪几个,这别墅的产权证就在床头柜里,说了你就拿去。”王有财急不可耐。

    “我先看看。”宋祖英伏下身子,拉开床头柜,果然发现了产权证,她拿过来放在一边,一边上下套弄一边说,“有金铁林,不是我床上功夫好他会帮我拿这么多奖给我写那么多好歌吗?还有我们团长,进团的时候我没关系,只好上床把他搞得爽,那天晚上他把我干了三次,前后干了二个多小时,真是个色狼。还有中央台的台长,每年春节晚会前都要去他床上慰劳他一次,所以我年年是春节晚会的压轴明星。不过那老头色心挺大,下边功夫不行,每次干不了五分钟就完了,搞得我每次不过瘾,回家找老公解瘾。”

    “好,好,还有呢,”王有财越听越兴奋,一把将宋祖英翻过身,压在下面,狠狠插起来。

    “还有,导演,每次拍mtv,都要与导演干几场,慰劳他……呀哟……插得好……还有赞助商,人家出钱赞助我拍mtv图的就是与我干一场……插到子宫上了……轻点……真便宜他们了,一次不过百把万,就得到我这副好身体了……再快点……”宋祖英一边说一边**。

    “还有呢,还有呢,呀哟,爽死了。”王有财大吼一声,精液喷射而出,灌满了宋祖英的**,宋祖英被子火烫的精水一冲,快感汹涌而来,阴精直冒,一齐泄了。

    “你这**,跟这么多人干过啊。”王有财在宋祖英的屁股上重重打了一下。

    “呀哟,你打痛人家啊。你真信啊,我刚才是见你一直泄不了,见你对这事很兴奋,编出来逗你兴奋,让你早点泄出来,不然,对身体不好。实话告诉你,除了我老公和你,我是还跟另一个人有关系,是个当大官的,我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吓着你。我就凭与他的关系就可以走遍天下了,我用得着与那些人乱来吗。与你发生关系,不是当时我家急缺一笔钱,你别想今天。再说,我现在有你疼我,我不缺钱,有那个人疼我,我不缺权,我还要讨好谁。你说是不是,好野老公。”宋祖英搂着王有财的脖子撒着娇。

    “我相信,我相信,这样才像我的好宝贝,刚才真把我吓着哪,与哪么多人干过,不把我吓走了嘛。”王有财又在宋祖英的**上摸了起来。

    “你还不够呀。”宋祖英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美色在前,不干可惜,可下面起不来,看来,还得再吃一粒药。”王有财说。

    “别吃了,那会伤身体,我可想和你多干几年呢。我给你想办法。”宋祖英从卫生间拿了一条湿毛巾,把王有财的**擦拭了一遍后,俯下身子,张口把王的**含在嘴里吻了起来。

    王有财没想到美艳动人的宋祖英竟会给他**,心中再次兴奋起来,**快速变硬,不一会儿就变得又硬又长。

    “我的**技术可以吧。”宋祖英抬起头来,拢了拢披散的长发,妖艳地对王有财说,“我们要不要把刚没做完的其他姿式做完全呢?”

    “当然要了。?”王有财搂住宋祖英迷人的**。

    “那就来吧。”宋祖英侧躺在床上说,“从后面插进来,不费力又爽。”

    王有财当即靠着宋祖英的背侧躺下来,扶着长长的**,抬起宋祖英的一条腿,从后插了进去,然后扶着她的身子**起来……

    “好爽,插得好深。”宋祖英转过头来,与王有财吻在一起,两人再次疯狂奸弄起来。

    第二天,金铁林见宋祖英双眼红红的,问,“昨晚怎么啦,一晚没见人。”宋祖英说,“昨天是个初中时的同学,几年没见,聊了一宿。”金铁林暗暗恨道:“只顾自已聊得高兴,让我的**闲了一晚。”哪知道宋祖英虽让他的**闲了一晚,却让别人的**忙了一晚,总不能让两条**都到她身上忙吧。她有一个原则,与别人通奸一定要保密,决不与人搞群交,她可是全国头号民歌手、甜歌星啊!

    金鹰会之宋祖英(三)

    一天的活动排得满满的,当晚会结束,宋祖英回到房间时已是晚上11点了,想着金铁林好像很早就回来了,于是拿起电话打到他房间去,电话铃响了半天没人接,正要挂掉,金铁林接了,“喂,谁呀。”宋祖英刚要讲话,突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娇喘声,“快点嘛。”宋祖英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一声不吭,挂了电话。难怪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以前不管她唱得多晚都要等她,原来跟别的女人搞上了。到底是什么女人,难道比自已还美还性感?宋祖英越想越气。

    此刻与金铁林在床上奸弄的女人虽没宋祖英漂亮性感,但她的诱惑力却一点也不比宋祖英逊色。她就是快乐大本营的女主持人李湘。这李湘年轻活泼,全身散发一种青春的活力,在搞主持的时候倒不见得多漂亮,可是下了台,把一头秀发解开,卷卷的头发把一张脸衬托得极为妖艳。近年,她在主持上很红火,接着就想向歌坛发展,但要在歌坛成名,必须有人扶持,这个人挑来挑去,只有金铁林最合适。二十年来,他手下的女弟子出一个红一个。因此,李湘在晚会主持完后,见到金铁林一个人在那里立即主动出击,金铁林是个花心的人,见到李湘这种尤物,三二句就被她迷住了,因与他同住的人今天临时有事先走,两人于是来到房间,由金铁林给李湘指点唱歌的技艺。当然,是用他的**而不是用他的口。

    “刚才是谁呀。”李湘在金铁林身上上下套弄着,粗大的**在她的**中进进出出,金铁林一双大手在李湘娇小但很挺的**上摸着,屁股更是急速挺动,配合李湘的套弄,明晃晃的灯光下,只见**上沾满白色的液体。

    “不知道是谁,把电话挂了。你的**真多。”金铁林把手移到李湘的屁股上,用力把她的屁股上下举动。

    “谁叫你这么会干呢。爽死了。”李湘套弄得更快了。

    “更爽的还在后头呢。”金铁林把李湘翻过来,让她扒在床上,挺起**从她后而插入,猛干起来。“这个姿式有没有干过。”

    “有是有,不过当时那人的**太短了,插不深,不象你的又大又长,插得我好舒服。”李湘洒动屁股,往来迎凑,一幅绝代**的模样。

    “今晚让你好好过瘾。”金铁林越干越猛。

    “呀哟,插到底了,好爽,再快点,好,好会插。”李湘**不已。

    宋祖英正在那里生闷气,手机响了,是王有财。

    “宝贝,我刚才看了你的演出,唱得真好。”

    “就你嘴甜,有什么事。”

    “今天我到商场去逛了一下,发现一条很漂亮的钻石项链,要三万多美金,但我觉得给你戴上最合适,就给你买下来了,明天送给你。”

    “有这么漂亮的项链,我今晚就想看。到酒店来吧。”宋祖英气金铁林与别的女人乱搞,想找一个人填补一下空虚,不然一个晚上睡不着。

    “那好,我马上到。”王有财兴奋道。

    宋祖英到卫生间冲了一下身子,也不穿衣服,把浴巾披在身上,白白的胸脯与大腿踝露着,头发披散着,浑身上下散发出迷人的风姿。不一会儿,王有财到了,一进门,见到宋祖英骚迷的样子,二话没说抱住她就吻了起来,手一掀,浴巾掉到地上,一付白生生的**露了出来,“好美,”王有财抱起宋祖英扔到床上,快速脱掉裤子,挺起硬翘的**就扑了上去,宋祖英双腿分开,挺起阴部来,**一下到根。王有财立即**起来。

    “慢着。”宋祖英双腿夹紧,让王有财不能**,“你是来送项链的还是来干我的。”

    “当然是送项链的,可见了你这么漂亮,哪忍得住,只好先干了再说。放心,项链就在裤袋里,我别墅都送你了,这点小东西还会骗你?”

    “我不是说你会骗我,只是你一来就干我,我不习惯。”宋祖英放开双腿,“快做正事吧,今天准备干多久。”宋祖英骚骚地说。

    “你还不习惯,看你里面水有多少了。”王有财快速**起来。“你要我干你多久才过瘾。”

    “干一个晚上。”宋祖英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他一下,然后下身挺动,口中**起来。“用力,再用力插,好,好爽。”

    王有财前二天服春药与宋祖英干了一个晚上,刚缓过劲来,今天可不敢再服药了,因此,狠狠地**了二三百下后,就快感上升,精水猛射,伏在宋祖英身上喘气。

    “怎么就不行了?”宋祖英淫意正浓,一见王有财不行了,心里有些着急,屁股不停扭动,运起**不停地夹着里面的**,可**越来越软,不一会儿就从里面溜了出来。

    “今天没吃药,要不,你象那天那样亲它一下,保证起来。”王有财在宋祖英的丰乳上摸着。

    “让你吃出瘾来了。”宋祖英打了他一下,起身去卫生间拿了一条湿毛巾出来,望着艳丽无比的宋祖英光溜溜的身子向他走来,两个丰满坚挺的**随着走动一晃一晃,大腿根阴毛一动一动,王有财不禁升起一股爽透的快意,能让这个绝代佳人让自已任意操,真是不虚此生,想着**就硬了起来。

    “怎么还没亲它就硬起来了。”宋祖英抓住他的**用毛巾擦了起来。

    “想着要被你疼爱它就高兴,能不硬么。”

    “贫嘴。”宋祖英一口将**吞了下去,上下套弄,不时有舌头在**上添几下,**不断变硬,没两三分钟就暴胀起来。

    “好了,”宋祖英跨到王有财的身上,抬起屁股,将**对准**,沉身一坐,**全根而没。好长,宋祖英叫了一声,随即快速成套动起来。只见她双手撑在王有财的胸前,屁股不停地上下套弄,不时挺起身来,把头发往后一甩,身往后迎,屁股前后摇动。就这样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套弄不停,王有财望着这个绝代尤物在自已身上骚浪,欲火越来越高,忍不住把她翻过来,压在床沿,提着宋祖英的双腿架在肩上大干起来。

    “好,干得好。”宋祖英爽快无比,王有财雄风再起,两人变换着花样奸弄起来,一直干了半个小时才双双泄了。

    “你是越来越能干了,不吃药也能干这么久。”宋祖英伏在王有财的身上,吻着他的脸,,**还套着他的**。

    “都是你教的,这么骚。”王有财在宋祖英光溜溜的身上摸来摸去。

    “骚不好吗。我知道你们男人巴不得女人越骚越好。”宋祖英淫笑道。

    “当然是骚好。你要不要看项链。”

    “当然要看。”宋祖英迅速从王有财身上起来,**一滴滴从大腿根处往下掉。

    第二天,宋祖英没与金铁林打招呼,一个人就上了一辆湘0牌的车,车开到一个大院内,宋一个人进到了房间。

    “省长,这么忙。”宋祖英妩媚地对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说。

    “啊,我们的大歌星来了,好,请坐。”省长把宋祖英让到沙发上,宋祖英一坐下,他立即坐到她身边,一手抱住了她的腰。“你现在是越来越年轻漂亮。”

    “呀哟,别说笑了,你们这些当大官的,整天都是年轻姑娘围着转,我是越来越老了。”宋祖英把手放到省长的大腿上,轻轻摸着。

    “哪里,普天之下,我看就你最漂亮,你看你这容貌,这身材,这气质,不得了,不得了。”省长边说边在她身上乱摸,摸到胸前时就在那对丰乳上按了起来。

    “省长,你先别忙着摸,等下让你摸个够,我还有事找你呢。”宋祖英亲了他一下。

    “好,有什么事,你说吧,只要你一句话,我一定照办。”省长把宋祖英抱到大腿上,伸手就往她大腿根处摸去。

    “你真好,”宋祖英拿出一份文件,“这是上次找你批的地,听说如按公用地,可省三千多万的地价,我妹妹的公司打了一个报告,你签一下吧。”

    “签一下就省了三千多万,我签了你怎么谢我呀”省长笑着说。

    “等下让你泄三次怎么样。”宋祖英摸着他的下部淫笑道。

    “泄三次没时间了,过一个小时还得参加一个会,我们赶紧吧。”省长把文件拿了过去。宋祖英立即俯身替省长脱下裤子,然后一口将**含在嘴里套动起来。

    “好了”省长把文件签完,立即拉起宋祖英,脱下她的衣服,压在沙发上就干了起来,宋祖英把双腿张开高高翘起,臀部尽量抬高,方便省长**,省长人长得不高大,可**却又大又长,碰到宋祖英这种美艳性感的大明星,干起来自是爽到极点,越干越带劲,一下比一下重,直插得宋祖英**直流,**不已。“省长,你好会插,我受不了啦。”

    “这样就受不了,厉害还在后头呢。”省长把宋祖英翻过来。宋祖英知道他又要从后面干她了,这是省长每次干她必用的招式,当即扒在沙发上,把肥臀翘得高高的,双腿分开,让省长从后插进来。省长插进来后,伸手握住宋祖英身下晃荡荡的大奶,贴着屁股前后**起来。随着**速度的加快,把宋祖英的屁股插得拍拍直响。

    “好爽,好爽。”省长插了十多分钟,开始气喘吁吁。

    “你来动一下。”省长抽出**,躺在沙发上,宋祖英立即跨上去,把**套进**,随即在他身上跳动起来。“这样舒服不?”宋祖英边动边俯下身,把晃荡荡的**塞到省长口中。

    “好舒服,你真会干。”省长贪梦地吻着宋祖英的**,下身急速往上顶,两人你来我往,疯狂大干,直干了近一个小时才完事。

    “你的**真多,把沙发都弄湿一大片。”省长开始穿衣服。

    “谁叫你那么会干呢。”宋祖英把裤子穿上,上衣穿上后却不扣扣子,挺着高耸的**站在省长面前,每次临走前省长一定要再好好摸一下她的**,所以她每次都是等他摸完才扣衣扣。身高一米六七的她与省长差不多高,加上穿着高跟鞋,显得比他还高些。

    省长把衣服穿好后立即双手在宋祖英的**上把玩起来。“真舍不得你。”省长把她搂到怀里。宋祖英立即抱住他吻了起来。

    “我晚上还在长沙,如有空,晚上到我妹妹家,让你再过瘾。”宋祖英说。“真的,那我晚上一定去,好好跟你操一个晚上。”省长喜出望外。

    “那要不要我给你准备春药呀。”宋祖英骚骚地说。

    “我这样,还要春药?”省长故作厉害状。

    “我前段看了一些外国片,学了不少作爱姿式,晚上与你每样做一次,不过要好久哟。”

    “那,就给我准备一些春药吧,有备无患嘛。”

    “晚上你会爽死的。”宋祖英与省长又摸摸吻吻了几分钟,才带着签好的文件出来,“女人赚钱就是好赚,几天之内,只与王有财、省长**了几个晚上,近五千万元的财富就到手了,自已也爽得很。”宋祖英越想越高兴,不禁唱起来,“今天是个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