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阿Sa阿嬌的秘密交易
    近这几年,本地乐坛几乎由一间公司所垄断,这间公司的老板姓杨。有传杨姓老板迷信风水,笃信单亲女子能旺他,更有传他与其名下的所有女歌星有非常关系。而近期这公司,推出了二人女子组合,她们的暱称分别是——阿sa、阿娇。

    阿sa是因拍了本地电台制作的青春戏剧而初露头角;而阿娇则原本是该公司门口接待处的小职员。不知是否巧合,她们也是单亲家庭长大的。

    一日她们接到公司的电召,于是她们就赶回公司。一踏入公司门口,阿sa就向接待处询问:「公司打电话叫

    我们回来,知不知是甚麽事?」

    「是小杨生叫你们回来的,他己经在会议室等你们了。」接待处职员回答说。小杨生就是杨姓老板的儿子,

    近年老杨生也开始将工作交给他了。

    听著,她们走到会议室。一开门就见到小杨生坐在她们面前。小杨听到开门声,知道她们进了来,便礼貌地说:「请坐,请坐。」

    阿sa还未坐下,便问:「不知道,小杨生叫我们回来,是为甚麽?」

    「你们应该知道,有关你们的资讯还未在外界流通,即是说直至现时为止,外间根本不知道你们的存在。」小杨道。

    阿sa和阿娇互望了一眼,都双双点了头。

    小杨继续说:「公司你们是很大风险的,而且还要在你们未真正为公司赚钱前,就要给你们支薪了;就算

    你们将来真的红了,也难保不会离弃我们,转投别的公司。所以公司需要在投资你们身上的同时,拿取些少即时的回报,也需要一些保证。」

    阿sa和阿娇还是你眼望我眼,显然是不太明白。小杨再说:「外界有很多有关我爸爸的传闻,我可以告诉你

    们,这些传闻都是真的。」说著他拿了一些相片出来。阿sa和阿娇看了一看,啊!原来是joey的做爱照(joey是当时公司最红的女歌星)。

    小杨又说:「无错!这可能是几大的牺牲,但是要红就一定要付出,如果有这样的成就,小小付出又算得上甚麽?joey就证明了这一点。」想不到小杨是好色之徒,言下之意是说除非她们肯作肉体交易,不然便不会捧她们。这也是该公司控制名下女星的方法。

    阿sa唸了一唸,便答应:「好吧,我应承!」「好!爽快,你呢?」小杨望著阿娇。

    阿娇低下头,想了一想,才吞吞吐吐的道:「可不可以,给我我考虑一下?」

    「可以,当然可以。」小杨道。

    结果,经过一星期被公司和阿sa的疲劳轰炸后,阿娇终于应承了。

    阿娇应承后,小杨就带她们上了一个小离岛上。原来这小岛己经成了他们杨氏的产业。登上小岛时还是上午,阿sa和阿娇所见这岛也不小,走了一会儿她们看见一座王宫式的白色建筑物,阿sa和阿娇都呆了一会。小杨带她们到了一间大房,这房说小也有两个篮球场加起来般大,而这房除了有几个花洒和水龙头外,就只有一些去水道,想这房间定是一座大浴室了;小杨还推了两座「吊水」的架来,她们也没有多想有何用途。

    「除衫!」小杨二话不说。

    虽然己有准傋,但此话对阿娇来说仍然是太突然,她只好一粒一粒钮地解、一件一件衫地脱;相反阿sa虽然也不是快,但却一早脱光了。

    「快点!」小杨厉声道。阿娇这时仍在犹疑,阿sa这时无声走近阿娇,话也不说便将阿娇的短裤和内裤也一拼扯了下来,这下突如奇来,令阿娇十分。

    小杨见到阿娇哪副不知所惜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说:「你们合埋双眼吧!」,阿sa和阿娇只好乖乖的合埋双眼。小杨把她们的双手都反绑在背后,突然「啊!」听到阿sa一声惨叫,阿娇还未作出反应便又「啊!」的一声。原来小杨将两条幼胶管分别插入她们两人的肛门,而幼胶管都连接在「吊水」上,哪「吊水」又盛满了清水。

    小杨慢慢的道:「这样叫灌肠,先将水灌入大肠,然后等这些水和大肠里的大便一齐泻出,这样清一清你们的肠胃,哪麽之后玩你们玩起来也乾淨点吗!哈哈,哈哈!」

    「?,」阿娇清柝地听到水流入自己的大肠的声音,她俩忍得连泪水也?在眼眶里。

    渐渐,她们的肚都慢慢胀大,「咕咕咕咕」「吊水」上的水都去尽了,小杨走来把胶管都拔出,这时阿sa和阿娇的肚己像孕妇般一样起来。

    这时她们己经忍得十分辛苦,只好交著脚,尽量制止。「感觉怎样?我己经给你们分别灌了三公升水了,为甚麽还不把它们都排出来?」说著他轻轻拍了阿sa的肚几下。阿sa立即感到肚里的水翻腾起来,像要一泻而出

    ,幸好阿sa及时又忍住了。

    「嘿嘿!」小杨一下冷笑,分别用手推向她们的肚。阿sa和阿娇终于忍不住了,阿sa弯下身决定尽情泻出,结果一条啡色的水柱便从阿sa的肛门射出来,把整幅牆都染啡了;而阿娇天真的还想忍下去,结果那她的粪便就一堆一堆的排了出来,还弄葬了整个下身。

    小杨这时拿了一支连接在救火喉的强力水枪喷向阿sa和阿娇,把她们身上和牆上的粪便冲走。虽然如此,但他却总射向阿sa和阿娇的肛门和阴户,当真变态。

    小杨清理好后便替阿sa和阿娇带上狗带,之后便拖著狗般拖著她们行。行也行了一会,终于到了另一间房,这间房和整座大宅截然不同,全房都是黑色的,眼看来房内没有东西。

    小杨随手拿了些东西,啊!原来房内不是没有东西,只是东西都是黑色的,所以不容易看见。小杨这就拿来了一把剃刀,「躺下来!」小杨吩咐道。阿娇问:「请请问,你叫谁」「我是叫你们!」小杨大呼,阿sa和阿娇于是也不敢再多说话,都乖乖躺下了。

    阿娇见到小杨将一隻手放在自己小腹上,另一隻手拿著剃刀移近,阿娇怕得闩了眼睛不敢看,突然她感到阴户突然一凉,便睁开眼。原来小杨用剃刀剃去了她的阴毛,还将阴毛放在小袋里,说:「看看!这样光滑滑的才可爱吧!」他又拿了另外两个袋出来:「看,这个是joey的,而这个便是嘉莉的,我们嘛!公司是公平的,人人都是一样。」说完,他就走去阿sa哪边。

    过了一会,看来小杨也「剃」完了阿sa。「啊!」突然阿sa又一声惨叫,原来小杨将一个小震蛋塞进了阿sa的阴户,他牵著狗带把阿sa拉起来,阿娇还听到「哒哒」的摩达声。「来!她流多少**,你就给我全部都吞下。」小杨命令道。

    阿娇没有辨法,只好照做;当阿娇的脸移近阿sa的阴户时,她就闻到一阵腥味,但当她嚐到阿sa的「甘露」时却只感觉到少少咸。小杨把震蛋的震动程度一下子加至最大,阿sa立即呻吟起来:「啊,唔啊!」,突然阿sa的**暴增,阿娇吃也吃不下了。阿娇感到阿sa颤动著,「啊!」突然一条水柱射向阿娇;原来哪时阿sa达到**,所以射出阴精,却害了阿娇整脸都是她的阴精啊。

    这时小杨突然扑向阿娇,用己经充血的鸡巴挺向阿娇的阴户,只听见阿娇大叫:「啊!」,小杨呆了一呆,突然一笑:「想不到今天终于给我碰到处女,,好,之后才替你开苞,现在就要考考你的嘴功了!」,说著把鸡巴迫近阿娇的脸,未懂人事的她也知道小杨的用意,只好乖乖闩上眼含下这丑陋的东西。

    阿娇一口含著鸡巴,一股咸腥味立即向她味蕾进攻,而且她也感觉到鸡巴上血管的脉。虽然阿娇含了鸡巴,但小杨仍不满足,于是前后**她的小嘴,阿娇也迎合他的前后吸。「不可以一下一下的,要连续嘛!」小杨说,也加快的**起来,阿娇亦更卖力地吸他的「小宝贝」。

    突然,小杨双手紧紧固住阿娇的头庐,只顾用力**她的小嘴。阿娇喉咙本不是深,小杨一顶就到了食道,害得阿娇有点儿反胃。小杨继续**,突然大叫:「啊!要射要射了!」,一听到,阿娇本想要缩头,但头庐给小杨紧紧固住了,退不了分毫。「啊!啊」小杨终于射了,射进了阿娇的口里,「不要吞!含在嘴里吧!」小杨慢慢抽出鸡巴,然后说:「好,现在慢慢打开口,不要让它们流出来。」

    阿娇乖乖地打开口,只见口内是浓浓的精液。仍然「享受」著震蛋的阿sa突然走近,一不说话,嘴巴就贴近了阿娇的小嘴,「啊!」阿娇突然一叫,原来阿sa用力吸著阿娇口内的精液。阿娇对于突如奇来的一吻显得不知所惜,阿sa吻著说:「傻妹子,我是来替你解围的,我缠著你,他便没法子动你的处子之身啦!」,听了阿娇只好感谢和无奈地望著阿sa。

    很快阿sa就吸尽了所有精液,哪时两人便唯有接著吻,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口水也流到对方口中。如阿sa所料,的确令小杨无法下手,但小杨却找到了另一目标——阿sa的阴户。小杨不说一话就从后挺著鸡巴进了阿sa的阴户,阿sa「啊唔唔好啊」的呻吟著。由于阿sa是在阿娇身上的,所以阿sa如何被干,阿娇在下面看得清清楚楚。她也明白阿sa是为她才这样「受罪」的。

    小杨**得越来越有劲,他的技巧也很高明,有时深有时突幌驴煲幌侣芸彀a就被他弄得亢奋起来,期间更出现了两次**。这样阿sa的铜体便随著**跟阿娇的身躯摩擦起来,两人由胸部至小腹都紧贴著,而且两对小**又挤来涌去,加上阿sa的汗水,竟然令到阿娇感到生平首次性兴奋。

    小杨突然改变了**的模式,每一下都用最快速度、抽到最出、插到最深,每一下**都令阿sa的铜体向前移了一分,这时的阿sa己被操得全身肌肤微红、肌肉抽,看来快要到达第三次**了。小杨再加快速度、力度更大,每一次**都把阿sa推前吋多,最后他双手固住阿sa的纤腰,再直插入到子宫,「啊!啊啊啊」连他也开始肌肉抽,把精液全都射进阿sa的阴户,阿sa也同时到达了**,因为小杨的精液实在太多了,所以部分精液便从阿sa的阴户里流出来了。

    经过激烈的一场「邉印梗a己经进入昏迷状态,躺在阿娇身上昏睡了。阿娇望著阿sa,心里十分内。突然,阿sa的躯体被人推翻了,原来小杨经过两次射精还仍然「立不倒」,这次阿sa不能再保护她了,阿娇本来想逃走,但是这时小杨己站在阿娇身旁。

    害怕极了的阿娇,只懂望著小杨,小杨把右手在阿娇小腹上,这时阿娇仍是只懂望著小杨如何玩弄自己。

    小杨把手轻抚阿娇的小腹,慢慢摸向大腿侧,见到阿娇身体微,他就用手指掠过阿娇的阴户,再用两隻手指轻轻摩擦著她的阴户的两边,之后再逐渐移向阴户,而阿娇身体得更利害,阴户也开始湿了。

    突然小杨用手指选连续刺向阿娇的阴户,「啊!啊!啊!」阿娇大喊,她痛到哭了出来,小杨把她抱起,阿娇怕跌倒所以被迫用双手著小杨的颈项。这时小杨己对准了阿娇的阴户,「准傋!一、二、二」小杨在阿娇耳边说,阿娇连忙应道:「不、不要未还未准啊!啊啊啊!」「五!」小杨不理,一下用力,便夺走阿娇的贞操,阿娇痛得哭出了两行泪,在痛之下她更抱紧小杨。这时阿娇的重量都在小杨身上,所以每下**都更深,「呜」阿娇这时只懂抱紧小杨哭泣。

    小杨听到了反而更兴奋,加快**著,「十二、十三、十四」小杨数著,他一下比一下更有劲、更深,阿娇也越哭越利害,「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小杨大叫,他把鸡巴插至子宫,把精液全都射进子宫里,阿娇也大喊一声「啊!」便倒了,小杨把她放在地上,抽出鸡巴,看见阿娇哭红了的眼,小杨竟兴奋地把剩馀的精液擦在阿娇脸上。

    小杨最后拿了照相机,替阿sa和阿娇拍下一些艳照。之后,阿sa和阿娇就每星期一次都回到白色大宅,尽心尽力地「服待」小杨。

    阿sa和阿娇也终于红起来了,她们和小杨也一直维持著这种「主僱」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