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替尔淳破处–佘诗曼
    佘诗曼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一头乌黑的披肩发,合体的旗袍裙,清纯俏丽,活脱脱一个《金枝欲孽》里的尔淳!

    拍完了《金枝欲孽》,佘诗曼觉得戏里尔淳的这套衣服非常漂亮,既符合当时的社会环境,又有一种现代气息,戏拍完後她就和导演商量把这套道具服要了来,今天晚上刚刚从剧组去回来准备留个纪念。正当佘诗曼非常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门铃响了起来

    “一定是雯女来了!”佘诗曼心里想着,跑到门口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人,却不是邓萃雯,是个小伙子。“你好,佘诗曼小姐是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旁边小区的管理员,刚刚路过这里时,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小姐的名片和通讯录,就冒昧的登门造访,请小姐清点一下有什麽缺少没有。”小伙子从随身带的大包里取出一个红褐色的皮夹双手递到佘诗曼面前。佘诗曼接过皮夹一看,正是自己今天带去剧组的那个,却不知什麽时候不小心掉在楼下,不禁暗暗责怪自己粗心大意,同时看了看眼前这个其貌不扬却显得很诚实的小伙子,连忙道谢:“哎呀真是麻烦你了,都怪我不小心,这夹子对我可很重要的,真是谢谢你了,快进来喝杯水歇会儿。”说着把小伙子让进了屋。

    就在佘诗曼转身让小伙子进屋的一瞬间,她却没发现这个自称是“旁边小区管理员”的人漏出了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淫笑。

    “你是旁边小区的管理员是吧?”佘诗曼一边倒水一边随意的问了一句。

    “是啊。说实在的,咱们这两个小区住的演艺界明星还真不少呢。”小伙子回答道。

    “是啊,还真是呢!对了,你是管理员,平时也不少接触明星呢吧?”佘诗曼把水递到小伙子手里。

    “嗨,也就是到各位家里收收费,检查检查小区的措施什麽的。说真的,像你这麽平易近人,又这麽漂亮的明星还真少见呢。”小伙子捧着水杯,眼光有意无意的从佘诗曼的胸口瞟过。

    “看你说的,我算什麽明星啊!”

    “嘿嘿,别这麽说,今天你就会当一回大明星了。你先看看这个。”一条手绢递到了佘诗曼的面前。“你说什麽?”佘诗曼顺手接过了手绢,却没留意到眼前的人色色的眼光和有些变调的声音,“这有什麽啊?不就有点儿香味吗?”话刚出口,佘诗曼突然觉得不对,一阵头晕目眩,瘫软在地上,可神志还很清醒。“你…你给我的是什麽?”她问眼前的这个“管理员”。管理员(就暂且叫他管理员吧)一阵淫笑,“让你当明星啊。”说完不再理会佘诗曼再说些什麽,弯腰温香软玉抱个满怀,背着自己的大包直进了佘诗曼的卧室。

    在佘诗曼的卧室里,一切的摆设和氛围都充溢着少女的梦幻,这令管理员格外满意。“你演的尔淳太棒了,我早就等着这一天呢。给你看点儿东西。”看着躺在床上的佘诗曼,管理员的短裤支起了一定小帐篷,速度很快。说着,他从大包里取出一架家用摄像机,把显示屏对着佘诗曼,按下了播放键。话面上出现了两个衣衫不整的少女,一个被绑在餐桌上,另一个被绑在坐椅上,而面前的这个人的男性象徵正在椅子上少女的樱桃小口里进进出出。佘诗曼认出这两个少女是住在旁边小区的一对姐妹你…你这是什麽意思?”她尽量张开双眼问眼前的这个色狼。“不明白麽?上次的主角是她们俩,这次就是你了,我不是告诉你今天让你当明星吗?哈哈”

    管理员笑了一阵,把摄像机在床边的一把椅子上架好,按下了录像键。

    亲了亲佘诗曼红润的双唇,用舌头舔掉了涂在唇上的口红,“好甜。”管理员眯着眼睛叹道。“不要啊!啊啊,不要”她突然惊叫了起来,因为管理员的五指正隔着衣服在她的右**上做着圆圈运动,接着旗袍裙的扣子被解开了,一只手伸进去用力抓捏着自己带着胸罩的**,这使她疼得叫出声来。

    管理员的脸和她的脸贴在一起,舌头在她的樱唇上舔来舔去,不时的还扣开贝齿关伸进嘴去和她的香舌缠到一起;胸前不时传来一阵疼痛和酥痒间杂的感觉,更让她难受。她忍不住要痛骂眼前这禽兽一番,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暂时丧失了说话的功能。无助更加无奈的泪水顺着佘诗曼清秀的面颊流了下来

    管理员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抬起头来“嘿嘿”笑了两声,离开了佘诗曼的前胸,坐到床尾,脱掉了她的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一双玉足,隔着丝袜的感觉比直接抚摸肌肤令他更兴奋。丝袜紧紧的贴在两条修长匀称的腿上,在略略泛黄的灯光下发出质感的光泽,他抓住佘诗曼的右脚腕,抬起她的右腿,用自己的脸颊贴在脚弓上轻轻的磨擦着。齐膝的裙摆随着双腿的分开慢慢滑倒了大腿的根部,粉色的内裤暴漏在管理员的眼前。管理员双手扶着佘诗曼的右腿,用自己的脸颊缓缓的滑过柔软的小腿,富有弹性的大腿,终於,鼻尖略带点儿力量的撞在了佘诗曼的禁地。虽然在药力的控制下,她的一下轻颤还是引来了他的一声低笑。

    “看来药力要消失了!”管理员自言自语着,从大包里取出了四幅自制的绳套,分别将佘诗曼的四肢固定在床的四角,随後脱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骑在佘诗曼身上,拿起一把水果刀,顺着解开的衣襟,从侧面向下把一件旗袍裙划开,一下子从佘诗曼的身上掀开,再用力一抻,整件旗袍裙像一面降落伞般飘落到地板上。“啊”药力消失了,佘诗曼猛地叫出了声,“你这混蛋!你”冰凉的刀锋顺着胸罩的缝隙贴上了**的感觉使她的骂声嘎然而止!微一用力,胸罩前面的带子断了,一双微微颤动的**裸露在空气中,刀面冰凉的感觉使嫣红的珍珠迅速挺立起来。管理员忍不住了,一口含住了珍珠,右手大力狠狠的抓揉着柔嫩的左**,同时身体不停的耸动,胯下男性象徵一下一下的撞击在佘诗曼柔软的腹部,并不时的把身体下挫一点儿,使自己的象徵能插到她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细腻的布料感受那两片紧紧闭合的蚌肉。双腿紧紧的夹住佘诗曼的纤腰,磨擦着,这一切让胯下的佳人不一会儿就面红耳赤,娇喘连连了。管理员抬起头,盯着佘诗曼绯红的俏面,微微发出轻轻呻吟声的樱唇,往前用膝盖挪了两步,把已经被从内裤慢慢渗出的液体沾湿了的男性象徵猛地杵进了佘诗曼的樱口里。“呜呜嗯”佘诗曼拚命的摇头,可没有用,像有一根棍子固定住了她的头,不能随意转动。水果刀的刀尖轻轻的定在她的额头:“麻烦你用舌头舔舔好不好,我的明星。”语气十分温柔,就好像情人之间的悄悄话儿。在刀尖的威胁下,佘诗曼只好照做,可没料到的是,舌尖儿一下就到了插在嘴里东西的前端,让毫无准备的管理员一阵哆嗦,强忍着没有喷出。他连忙把像征抽了出来,轻轻叫道:“好险好险。”稳定了一下情绪,他掉转了身体,再次把象徵插进了佘诗曼的嘴里,同时用刀了她两腿之间:“小心点儿。”然後便极快将佘诗曼的叁角裤剥离了她的身体,现在的佘诗曼只剩下裹在两腿上的一双丝袜了。管理员的双手游移在穿着丝袜的大腿上,舌头却去一下一下的舔撞着掩盖在芳草凄凄下的紧闭的两片贝肉,一下一下,终於在一阵颤动下,两片贝肉打开了一条缝,他蛇一样的舌头一下子伸了进去,後果是身下佳人一阵更为激烈的震动和传来急促的“呜呜”省。因为舌头被那两片贝肉的突然收缩紧紧箍了一下,他的双手下意识地狠狠抓住了两条滑嫩的大腿,由於用力过大,连丝袜都抓破了一个洞。好容易拽出了舌头,下身突然一阵颤抖,终於把种子喷进了佘诗曼的口腔,原来佘诗曼的舌尖儿在此到了他象徵的尖端。管理员急忙抽出了自己的象徵,看着佘诗曼顺着嘴角流出的液体,嘿嘿一笑:“哼,以为这样你就能逃过今天?做梦!老子还有办法!”说完,他又骑到了佘诗曼的腹部,把已经软了的象徵放在佘诗曼两个小碗般的**之间,双手不断向中间挤压佘诗曼的**,磨擦自己的象徵,只片刻便又硬了起来。“好好享受吧!”恶狠狠的说了这麽一句,狠狠的插进了佘诗曼已经很湿润的禁地。“啊啊啊呀”随着管理员身子的不停耸动,佘诗曼发出了一声声的惨叫,双腿间留出了红色的液体。“哇,没想到除了2r那两个丫头,演艺圈里还有处女啊,哈哈哈哈”因为疼痛,佘诗曼的头拚命的摇着,双手双脚拚命的蜷缩却被绳套拽住,这些动作反而配合了色狼的行动。在几十下狠狠的**过後,管理员迅速把象徵从禁地拨出,放在佘诗曼完美的肚脐上摩擦了几下,一阵抖动,肚脐下凹的小坑里就盛满了白色的粘液,多出来的部分顺着纤细的腰肢缓缓流下,一直流到床上

    穿上衣服,管理员从他那个大包里拿出了一架相机。看他摆弄着相机的手法,应该是个摄影高手。足足照了一卷儿佘诗曼身体各个部位和整体的照片之後,又拿起摄像机看了看,十分满意的对佘诗曼笑了笑:“佘小姐,你是位很有前途的新星,不要自毁前途啊。”说着扬了扬手里的相机。又从地上捡起被割成一片的旗袍裙,解开绳套,脱下仍留在佘诗曼身上的丝袜以及被割坏的胸罩和内裤塞进包。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佘诗曼,管理员又伸出手缓缓抚摸着她的**,最後捏了几下轻轻的说:“记得我的话啊,不要自毁前途。有空我再来找你。”说完,得意洋洋的带着丰厚的收获走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