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艳
    十点。

    某健身俱乐部的更衣室里,王艳看着打开的更衣柜,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真是忙晕了,换的衣服还都在车上呢。”也是,刚做完运动一身大汗,澡是洗完了,可衣服也交给俱乐部专门的洗衣店去洗了,总不能穿着浴衣出门吧?不过这可难不到我们漂亮的“晴格格”。王艳是这个俱乐部的常年会员,拥有自己专用的更衣室,所以在这里她也准备了两套健美服以备不时之需。“这套是不能穿了。”王艳把一套粉红和白色相间的连身健美服推到一旁,脱掉浴衣换上了另一套。当她走出俱乐部的大门向自己的轿车走去的时候,每个见到她的异性都不禁眼前一亮:俊秀可人的面庞,高挑的身材,上身着贴身藕荷色健美服,稍显宽松,单遮掩不住那美妙的轮廓;下穿一条白色半长紧身健美裤,裤管在膝盖以上,露出圆润光滑的小腿,紧裹在健美裤里的大腿和臀部极为引人遐想;脚上穿一双白色弹力健美袜,和一双名牌运动鞋;一条不太长却十分漂亮的马尾辫在脑后一荡一荡的,整个人给人一种非常活泼靓丽的感觉。

    坐进了自己的车子,不知怎的,突然感觉有些异样,好像后排座椅有些异常。王艳回头看了看,没什么。“也许自己太累了吧。”给了自己一个还算满意的答案,一踩油门儿,白色的轿车向往王艳居住的小区开去。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的车位上,王艳习惯性地拿出小镜子照了照,突然发现后排座椅上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睛在停车场昏暗的灯光下死死地盯着镜中的自己。这一惊吓非同小可,她本能地想推开车门冲出去,可使一条带有浓郁香气的毛巾从后面勒住了她的口鼻。香气实在太浓了,王艳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车门打开了,一个很普通的男子从车里拖出了昏迷不醒的王艳,抱着她走进了昏暗的停车场深处。

    ……王艳终于睁开了眼睛,却还是什么也看不到,她的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怎么了,这好像不是在家里。”她想坐起来,可突然发现四肢虽然能活动,却有四条绳子限制了自己手脚的活动范围。“怎么回事!”她想张口大叫,可发现这也是徒劳的,嘴上贴着胶布,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她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感觉到身下是一张很柔软的床。正当她想在此动动身体以确定自己的感觉的时候,一种感觉让她立刻全身绷紧,一动也不敢再动了。她感觉到一个东西一下一下的隔着健美裤捅着下身最敏感的部位,力量虽不太大,一阵电流般的感觉却很快传达到了大脑神经。接着,王艳听到了一个很温柔的男人声音:“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我在这个小区里管很多东西就行了,要是完事之后你敢报警,后果你想一想,如果你丈夫回家的的一件事就是看你的四级表演,你想他会怎么样?”这句话一说完,王艳猛的感到胸前**一阵疼痛,不禁哼了一声儿。她明白自己就要被人强奸了,同时耳边听到了一阵沙沙的轻响。王艳是演员,一听那种声音就知道是摄像机开动时的声音,只不过这一部是家用的。同时她也明白这人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不容她多想,一双干燥的大手伸进了健美服的下摆,粗暴地把衣服推到了**上面。由于是健美服,王艳没带乳罩,一双不算丰满却盈盈欲滴极富诱惑性的**暴露在空气中,引得那人右手大力揉捏左**,一条湿湿的舌头拼命的舔着右**,另一只手则很灵巧地解开了王艳的腰带,直接伸进健美裤中隔着内裤摩挲着女性的禁地。这一切发生得很快,一阵阵羞辱的感觉夹杂着很容易激发身体本能的触觉刺激让王艳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再加上刚才这人对她说的话,王艳感到自己快要混乱了。

    当王艳听到“嗤”的一声,紧接着感到下身的健美裤离开自己身体的时候,她终于回过劲儿来,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想收回四肢保护自己,可是没有用。套住她手脚的绳子只能让她的四肢收回一半就到头了,再也拽不动了。一件冰凉的东西贴着王艳白皙的大腿内侧的滑动,让她渐渐的停止了挣扎。随后的短短瞬间,王艳的运动鞋也被脱掉了,两只手抱着她的脚轻轻地在一个东西上摩擦。王艳凭经验知道那是男人的命根子,她突然有了一线希望,猛的一脚踢了出去!她的想法没错,认为可以保住自己的清白。可是她还是忘记了一点,她的脚被抱在对方的手里。当她刚刚发力的时候,对方已然察觉,大拇指猛的戳在她脚底的涌泉穴上。王艳右腿一阵颤栗,再也没了力气,只得任由那人用她的双脚轮流摩擦着那根坚硬的东西。一条湿软的东西顺着她的脚踝、光滑的小腿、膝窝、柔嫩丰润的大腿一直滑到了内裤边缘,隔着内裤不停地想那两扇紧闭的肉贝进攻。一阵酥麻的感觉很快控制了王艳身体的感觉,她开始颤抖,双腿之间的禁地也有了一种快要控制不住的感觉,胯间的那个脑袋不停地晃动,粗硬的头发摩擦着大腿内侧细腻的肌肤,一阵阵的酥痒的快感冲击着王艳的神经。就在王艳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忽然,那人的脑袋离开了她的胯间。王艳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不停地喘着粗气,想努力的调匀自己的呼吸。两个俏丽的**随着呼吸的动作也一上一下的耸动着。就在这时,王艳听到了一声刀拉布片的声音,惊觉自己的内裤底下被拉断,一条上好布料的镂花内裤变成了一个布圈儿挂在了她的腰上。随机有一根东西捅进了她的下身,那是一根手指。手指在王艳的体内不停地旋转、抠挖,王艳终于忍不住了,白色的液体喷了那人一手。“嘿嘿嘿嘿……”那人一阵淫笑,用沾满了粘液的手轻轻地顺着王艳具有柔和曲线的小腹向上抹去,一直摸到了因为紧张和刺激而坚挺的**上,接着就是狠狠地一捏。“唔……”王艳被胶布封着的嘴里发出了痛苦地呻吟声。“唰”的一声,胶布被揭开了。“你,你到底……”王艳能够开口说话的第一句话还没说完,嘴就又被堵上了,不过不是胶布,而是一张男人的嘴。男人的舌头拼命地找她的香舌,想把它吸到嘴里品尝,王艳则拼命的左躲右闪逃避着他的嘴。在几次没得手之后,又是一阵胸部传来的剧痛迫使王艳张开了樱唇,那个男人的舌头则趁虚而入,紧紧的和他的香舌缠在一起。在王艳的口舌都快被吻木了的时候,那人终于抬起了身子,用他男性的象征大力的戳着她的肚脐,又在她的**上画圈儿,同时手也没闲着,不时地抚摸着她的下身。在多种刺激同时的攻击下,王艳的身体很快又起了反应,已经没有胶布封着的樱唇中飘出了令人**地呻吟声,终于,男人的象征顶在了王艳下身的桃花洞口准备完成对接。他轻轻的说:“知道吗?你本不该从加拿大回来的,更不该让我见到的。”说完,他猛的一挺身,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啊……”王艳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猛烈刺激,大声叫了出来。这一瞬间,她想到了自己恩爱的丈夫,一行情泪顺着眼角流出了还蒙着双眼的黑布。男人的象征在王艳的下体进进出出了百十下,在一阵剧烈地抖动之下,把自己的种子留在了王艳的体内,人顺势趴倒在王艳身上。

    过了一会儿,那人站起身,一下扯开蒙着王艳双眼的黑布,举起一架装好闪光灯相机对着瘫在床上的王艳一通猛拍。在拍了足足一卷胶卷后,一条带有香味儿的毛巾又让王艳昏了过去。

    当王艳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污物已经洗净,全身**地躺在自己家的床上。她翻了个身,看见了枕边的一张打印出来的便签儿,上面写着:“亲爱的王艳小姐,昨晚的经历我永远忘不了。是我送你回来的,还帮你洗了个澡,顺便用你的电脑打印了这张纸条。非常对不起,我未经允许拿走了你的相册,希望你能编个很好的理由对你丈夫说。顺便告诉你,你家里所有的钥匙我都配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下面的落款是: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