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性骚扰孙燕姿
    两个黑影静静地上了二楼,来到孙燕姿的房间门口。开始敲孙燕姿的门。“谁?”里面传出一个睡意朦胧的女声。孙燕姿站起来,穿上高跟鞋,整理整理一下制服,走过来开了门。孙燕姿皱著眉头刚走出房间,就觉得脖子後面被什麽东西重重一击,轻轻呻吟一声就昏了过去。“嘿嘿,孙燕姿,终於落到我手里了!”夜色里的巨大的集装箱车像一个怪物一样在公路上飞驰而去。“快醒醒!臭婊子!”孙燕姿迷迷糊糊地听见一个粗鲁的声音在耳边叫著,她还觉得自己好像在一条船上似的,身体下的平面不断摇晃颠簸著。孙燕姿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壮汉正不怀好意地看著自己。她立刻惊叫著想站起来,便立刻发现自己被绳索五花大绑,像条死鱼一样脸朝下丢在冰凉的铁皮地板上。

    中年男子狠狠地将孙燕姿翻过来,“你、你们!”孙燕姿看著四周,这是一个好像一个大铁皮箱子一样的空间,不停颠簸著,全靠两盏昏暗的吊灯照明,似乎是在一辆行驶著的车里。看著两个家伙脸上的淫笑,孙燕姿立刻全明白了!“混蛋!你们这个败类!”“哈哈,孙燕姿!你没想到是吗?就等著乖乖地被我们玩弄吧!”

    孙燕姿双手被扭到背後,紧挨著身体被反绑著,双腿也被数道绳索捆得结结实实,孙燕姿痛苦地呻吟一声,美丽的身体立刻缩成一团。壮汉狞笑著弯下腰看著孙燕姿,慢慢地将她腿上的绳索解开。不等孙燕姿反应过来,中年男子已经扑了上来,动手来扒孙燕姿的衣服。

    “不!混蛋!住手!啊!你”孙燕姿大叫著,“等等,这麽有性格的女人,扒光了就没意思了!”孙燕姿惊恐地倒在地上,制服的裙子已经被扒到了膝盖,露出了里面的内裤和雪白的大腿。中年男子过来将孙燕姿的身体翻过来,在被和身体绑在一起的手腕上又紧紧地捆上了一根绳子。然後将绳子的栓在顶棚上,拉动绳子将瘫倒在地上的孙燕姿的身体一点一点拉了起来。浑身无力的孙燕姿只有任他们摆布,被拉起来成了一个上身前倾,跪在地上的姿势。孙燕姿觉得被绳索捆绑的手腕十分疼痛,她扭动著身体小声抽泣起来。看著孙燕姿被绳索捆绑吊起来,跪在地上撅著屁股,裙子褪到膝盖上了狼狈样子,中年男子放肆地笑了起来。突中年男子走到孙燕姿身後,将她的裙子彻底扒了下来。孙燕姿身体一阵摇晃,知道即将大难临头,不禁浑身发抖。中年男子接著将包裹著孙燕姿圆滚滚的屁股的内裤撕破,拽了下来。孙燕姿丰满白嫩的屁股立刻裸露出来,随著车厢的颠簸晃动著,十分性感。知道马上就要受辱的孙燕姿情不自禁地夹紧只剩下丝袜的双腿,满脸羞红,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中年男子看看孙燕姿羞耻的表情,淫笑著过来分开她修长匀称的双腿。孙燕姿使劲抗拒著,半裸的身体摇摆不已。壮汉过来揪著孙燕姿的头发,抬起来泪水盈盈的俏脸骂道∶“贱人!老实点!皮肉又发痒了?”中年男子已经将孙燕姿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来,然後将孙燕姿腿上的丝袜撕破剥下来,露出了圆润的小腿和纤美的双足。中年男子盯著孙燕姿美丽纤好的双足,忍不住轻轻抚摸起来。孙燕姿浑身发抖,羞辱地闭上了眼睛。中年男子把玩了一会孙燕姿美丽的双足,又将她暗红色的高跟鞋给她穿上,然後拿来一根铁棍,将两端用绳子捆在孙燕姿纤细的脚踝上,使孙燕姿的双腿大大地左右分开。暗的车厢里,一个美丽的孙燕姿身穿著制服,双手被反绑在背後吊起,下身却一丝不挂,裸露出雪白性感的屁股跪在地上,美丽的双腿**著左右分开绑在铁棍上,脚上穿著一双暗红的高跟鞋。这淫秽暴力的场面使两个家伙无比兴奋。壮汉已经忍不住了,他来到孙燕姿身後,抱著孙燕姿丰满的屁股又摸又舔。孙燕姿感到从裸露的臀部传来一种像大冬天浸进了冷水里似的寒意,全身肌肤一下子抽紧了。孙燕姿难过得闭上了眼睛。这时,又有两只手抓住了孙燕姿饱满的胸膛,隔著制服大肆轻薄起来。中年男子揉了一会,忽然转到孙燕姿身後,把手伸进她的上衣里面,顺著平坦光滑的後背摸到了孙燕姿乳罩的带子,一下将它拽断!跪在地上的孙燕姿猛地感到自己制服里两个丰满的**失去了束缚,沉重地坠了下来,接著被两只手接住,用力地揉搓起来。孙燕姿一声轻呼,被捆绑的身体摇晃著挣扎起来。中年男子将手从孙燕姿衣服里抽出来,转身找了一把小刀。他来到孙燕姿面前,用刀刃轻拍著孙燕姿羞红的脸,“贱人,抬起身来!”孙燕姿不知道他要做什麽,犹豫了一下慢慢抬起身体,跪直在地上。中年男子看著孙燕姿制服里两个丰满的**,用小刀在**的位置上划破制服和里面的衬衣,然後粗暴地将手从孙燕姿警服的裂口处伸进去,抓住两个温暖柔软的**,接著竟然将两个**从衣服的裂口里拽了出来!孙燕姿看著自己丰满的**被中年男子用力拽著,从制服的裂口里拉出来,立刻惊叫起来。中年男子拍打著孙燕姿的蛋,喝道∶“趴下来!”羞愤欲死的孙燕姿只好又像刚才一样身体前倾跪了下来,这一次两个美妙的**则从刚刚被中年男子割破的制服的开裂处露了出来。中年男子壮盘腿坐在孙燕姿面前,解开自己的裤子,露出已经怒挺起来的大**,用手揪著孙燕姿的头发硬把她的脸按在自己胯下。孙燕姿的脸已经碰在了那个又热又大的东西上,她的手腕被绳子拉著一阵阵疼痛,身体也哆嗦起来。与此同时,壮汉也脱了自己的裤子,用自己的家伙拍打著孙燕姿肥嫩的屁股,不断在孙燕姿娇嫩的肉缝里乱撞著。中年男子则用手握著孙燕姿裸露出来的**,使劲捏著,一边还摆动著腰部,用自己的**撞击著孙燕姿的脸。孙燕姿感到两根粗大的**在自己的脸上和屁股上乱碰著,一阵阵说不清的滋味不断啮噬著要孙燕姿的心,孙燕姿就痛苦得无法忍受。虽然明知自己难逃被奸污的命运,可是孙燕姿还是要挣扎,拼命扭动著失去自由的身体抗拒。

    孙燕姿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麽的性感。一个上身还穿著制服的美女,**著丰满的下身,雪白的屁股晃动著,优美的双腿被绑在铁棍上张开著跪在地上的样子,再加上因为羞耻而涨红的脸和从制服里裸露出来的美丽的**,对两个男人来说这是一种最强烈的诱惑。这时,壮汉突然嚎叫著猛地将自己的**插进了孙燕姿还没有丝毫准备的肉穴!孙燕姿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伴随著下身那种强烈的刺痛,一种被强暴了的屈辱感涌了上来,她尖叫著拼命挣扎起来。可是孙燕姿的屁股被壮汉死死地按住,只有两只被铁棒撑开的雪白的腿在抖动著。壮汉猛烈地**著,每一下都使孙燕姿感到了巨大的痛苦和耻辱,她不停呼叫著,浑身颤抖起来。

    忽然,孙燕姿呼叫著的嘴里被塞进了另一根**!中年男子的双手放开了孙燕姿的**,抓著她的头,将她紧紧地按在了自己双腿之间,将自己的**插进了孙燕姿娇艳的红唇间。一根粗大的家伙插进嘴里,孙燕姿被噎得几乎昏迷过去。她拼命想抬起头,吐出嘴里这个恶心的东西,可是可怜的孙燕姿已经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落入了两个男人的肆意奸淫中。中年男子著孙燕姿的头发,拽著她的头上下运动著,粗大的**在孙燕姿嘴里抽动起来。孙燕姿想喊,想反抗,可是被捆绑的身体已经彻底被占有了,只有两根**粗暴地在她的身体里进出著。羞愤交加的孙燕姿嘴里呜咽著,眼泪和著口水顺著雪白的脖子流下来。停靠在公路边的集装箱车已经成了一个淫虐的地狱。巨大的集装箱里面因为密不透风而十分酷热,里面的空气中现在还充满了汗水和体液混合的难闻的味道。壮汉脱光了衣服躺在一张简易床上。他对面床上的中年男子和他一样没穿一件衣服躺著。在两张床之间的地上,被他们奸淫蹂躏了的孙燕姿还是上身穿著已经污秽不堪的制服,两个丰满的**从制服的烘裂处坠裸出来,屁股和双腿完全**,被绑吊著跪在地上。孙燕姿的制服已经湿透了紧粘在美妙的**上,头发凌乱地贴在遍布泪痕的脸上,嘴角还有精液流淌过的痕迹,正在沉重地喘息著。孙燕姿雪白的屁股和大腿上有很多淤青和牙齿留下的咬痕,一只脚上的高跟鞋掉在一边,露出一只纤美匀称的玉足。显得憔悴而狼狈的孙燕姿喘息著、呻吟著,孙燕姿已经知道自己是在一辆车里,如今想脱险根本没有一点机会,正想著,暗门忽然被打开,一个高大的家伙走进来。

    “奸魔,东西都买回来了吗?”

    “是!都买好了!”

    说著,这个奸魔将两个沉重的包袱放在了地上。奸魔的眼睛死死盯著裸露著下身跪在地上的孙燕姿,喉咙里咽了口唾沫。“你去替我开车好吗?我、我来玩玩这个女人!”中年男子笑著坐起来穿上衣服,从地上的包袱里拿出一听啤酒,拍拍奸魔的肩膀∶“好好玩这个婊子吧!”说著,中年男子出了车厢,发动了汽车。奸魔看著紧张地抬头看著自己的孙燕姿,一阵淫笑。他走过来将吊著孙燕姿的绳子松隍,将孙燕姿放倒在地上,然後打开了一个包袱。包袱里面竟然全是皮鞭、绳索、木夹、皮制镣铐、蜡烛和假**等可怕的折磨女人的sm用具!孙燕姿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些东西,可如今却知道这些可怕的东西马上就要用在自己身上!她惊恐地大声尖叫起来。壮汉一下从床上下来,揪著孙燕姿的头发,狞笑著说∶“臭娘们,你害怕了?哈哈哈,孙燕姿,我要把你调教成我的母狗!!”孙燕姿吓得魂不附体,哀求著∶“你、不要用那些东西,我,我,我受不了,你饶了我吧!”孙燕姿说著哭了起来,壮汉见丁玫还没用那些sm用具就已经怕了,立刻得意起来。他和奸魔将孙燕姿上身的绳索解开,但双腿依旧绑在铁棍上。孙燕姿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偷偷看了一眼那些邪恶的用具,刚刚受到了残酷轮暴的孙燕姿无力反抗,只是浑身发抖哭著继续哀求。奸魔不顾孙燕姿的哀叫,拿来一套连在一起的皮制镣铐。他和壮汉先将挣扎的孙燕姿按倒在地,将她身上湿透的制服和衬衣扒了下来,双手扭到背後用那套镣铐里的皮手铐铐上。然後才将孙燕姿的双腿解开,将那套镣铐中的皮制脚镣锁在了她雪白的脚踝上。孙燕姿现在全身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只有脚上还穿著高跟鞋。因为那套镣铐中间的锁链很短,孙燕姿不得不弯起腿趴著,**的身体不停发抖,断断续续地抽泣著。奸魔将孙燕姿拉起来,命令她跪在了地上。

    孙燕姿手脚戴著镣铐,**著美丽成熟的身体跪在地上,睁著惊恐的大眼睛看著两个变态的男人,不知还要遭到什麽样的凌辱。奸魔拿来了一根皮鞭,围著发抖的孙燕姿转著,突然一鞭抽向孙燕姿雪白的後背!立刻在孙燕姿雪白的肌肤上出现一道暗红的鞭痕。孙燕姿身体一抖,惨叫起来。

    “母狗!这刚刚是开始!不许乱叫!”壮汉这时忽然点燃了一支蜡烛,来到孙燕姿身边。他和奸魔对视了一眼,小声狞笑起来。壮汉忽然弯下腰,将手里的蜡烛倾斜,对著孙燕姿光滑的後背上那道刚刚被皮鞭抽出的血痕,滴下了一滴蜡油。鲜红的蜡油落在了细嫩的後背那刚刚出现的伤痕上,孙燕姿只觉得自己火辣辣疼痛的伤口上一阵发热,身体禁不住哆嗦起来。两个家伙狞笑著围著孙燕姿走著,皮鞭和蜡油相互配合著落在雪白丰满的身体上,在後背、胸膛、屁股和大腿上肆虐著。孙燕姿跪在地上,在皮鞭和蜡烛的凌虐下不停颤抖著、抽泣著。她不仅因为身体上时时传来的疼痛和难以表白的火热的感觉,更因洛u灾v骄傲的身体竟然成了男人的玩物!被他们这麽肆意侮辱蹂躏。孙燕姿嘴里不断发出惨叫和呻吟,美丽的**上已经伤痕累累,意识也恍惚起来。终於,她摇晃著栽倒在地上。

    孙燕姿身体上的蜡油已经被弄乾净了,她的手脚还被那套连在一起的镣铐禁锢著,仰面朝上躺在桌子上,丰满的胸膛剧烈地起伏著,眼睛里失神的目光盯著车厢的顶棚。孙燕姿又一次遭到了残酷的**,黑色的阴毛潮湿而凌乱地贴在下体,双腿软绵绵地左右分著,被奸淫了的肉穴和肛门周围有些红肿,从嫩红的小洞里流出黏乎乎的白色液体。孙燕姿的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她开始没有了反抗的**。“母狗,舒服吗?”壮汉用一只手捏著孙燕姿丰满的胸膛上挺立著的**,另一只手伸进了被奸污後还没有合拢的温暖的花瓣之间,轻轻抠弄著。奸魔这时已经把中年男子替了回来,车厢里又闷又热,孙燕姿原本娇艳的嘴唇已经变得苍白而乾燥。她迟钝地舔舔嘴唇,轻轻说著∶“水,给我水。”中年男子一阵狞笑,他将孙燕姿从桌子上拉下来。孙燕姿倒在地上,被镣铐锁著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光彩,上面满是淋漓的汗水,显得十分凄惨。她在地上挣扎著想起来,嘴里只是不断重复著∶“求求你们,给我点水!”壮汉将孙燕姿拉起来,让她跪在地上。孙燕姿好像已经麻木了,跪在地上不停摇晃,似乎随时都能倒下去。“孙燕姿,你想要喝水?”孙燕姿马上点头。

    “那麽说你自己是一条母狗了?”

    孙燕姿的意识已经不能支配自己了,她虽然还知道这是一个极其屈辱的称呼,但已经屈服於可怕的暴力和无止境的**折磨之下的孙燕姿还是点了点头。壮汉狞笑著将自己丑陋的**对准了孙燕姿的小嘴∶“张开嘴!”孙燕姿知道了这个变态的家伙要干什麽,她红著脸拒绝∶“不!不要!我、我要喝水!”没等她说完,一道又臊又热的液体已经浇在了孙燕姿的脸上。孙燕姿努力将头扭到一旁躲避著,可壮汉的尿液还是浇在了她的脸上,一部分还流进孙燕姿的嘴里。她挣扎了几下,虚弱的身体又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气。看著孙燕姿气息奄奄的样子,中年男子知道再这麽折磨下去这个美女就要真的不行了。

    中年男子过来把孙燕姿的脸翻过来,他把孙燕姿乾裂的嘴唇掰开,将手里的啤酒倒进孙燕姿的嘴里。孙燕姿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喝著,身体不停地哆嗦著。很快,几乎一听啤酒都被孙燕姿喝了进去。“母狗,喝够了吗?”孙燕姿喘著气,补充了水分的嘴唇又变得滋润起来,脸上似乎也恢复了一些光彩。她舔了舔嘴唇,红著脸温顺地点了点头。

    “那麽赶紧爬到那边,撅起你下贱的屁股!主人要使用一下母狗的屁眼!”孙燕姿不敢再反抗,她挣扎著被镣铐锁在一起的手脚,跪在地上挪动著双腿,慢慢地顺著中年男子指的方向爬到了床边。孙燕姿艰难地将上身趴在床上,挪了几下,撅起了雪白肉感的屁股。看著原来美艳照人的孙燕姿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在暴力的折磨下成了一个顺从**的奴隶,中年男子立刻感到了施虐的快感。他走到孙燕姿的背後,用手扒开孙燕姿肥厚的肉丘,露出了肉缝中还有些红肿的肛门。他先将手指伸进去抠动了几下,见孙燕姿十分顺从地蠕动著屁股,於是挺起**插了进去!中年男子抱著孙燕姿丰满的屁股,喘著粗气奋力**著。在他前面,已经完全屈服了的孙燕姿正扭动著丰满诱人的身体,配合著来自背後的奸淫,不知羞耻地呻吟起来。

    在青森偏僻的山里有一间简陋的房子,中年男子,壮汉和奸魔此时已经到了这个躲避追捕的好地方。被挟持的孙燕姿也被一起带来,孙燕姿此时已经彻底成了三个男人的奴隶,每日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赤身**被他们变著花样奸淫虐待。这几个家伙各自有各自变态的爱好∶壮汉除了喜欢捆绑孙燕姿之外,还特别喜欢强迫孙燕姿为他**,每次都要孙燕姿跪在自己面前,看著自己的**在孙燕姿娇艳的红唇间进出使他非常兴奋,最後还要强迫孙燕姿将他射出的精液都吞进嘴里。

    中年男子则对孙燕姿丰满性感的屁股格外感兴趣,孙燕姿身材苗条,而且屁股丰满结实且充满弹性,中年男子特别喜欢让孙燕姿趴下撅起屁股来操她的屁眼。最让孙燕姿痛苦的是那个奸魔,他每次都要将孙燕姿捆得结结实实,然後用尽鞭打、滴蜡或夹**等方法,将孙燕姿折磨得死去活来,最後在强暴已经被折磨得半昏迷的孙燕姿。

    孙燕姿此时正蜷缩著**的身体,躺在房子的角落里,她双手双脚都被绳子捆著,脖子上的皮带被栓在房子的一根柱子上。孙燕姿闭著眼睛,无声地流著眼泪,她现在感到了无比的辱和悲哀,不知道这种可怕的日子什麽时候是尽头。这两天来,孙燕姿每天都是被这麽的捆绑著,像狗一样栓著等待哪个来了兴致的家伙的奸淫和侮辱,她感到十分悲哀。孙燕姿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自己原来骄傲的身体现在成了男人的欲的工具,身上面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了被施暴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