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杨采妮的阴户
    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于是我由北京来到了来到了香港这块金土地上,临时找了份开车的工作,每天就是在机

    场排班侯客。

    看着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今天晚上又下起了大雨,看来是没有什么客人了,正当我想把车子开离机场排班位置的时候,前方有个

    衣着新潮的女人在向我招手。

    我把车子开过去停在机场大门,史见那个女人手提着一个背包开门上了车,她说了目的地后从背包中拿出一条手帕擦拭着淋湿的头发。我从后照镜中看清楚她的脸,她有着一头黑亮的长发,脸蛋长的十分漂亮。我看了之后总觉的好像在那里看过她,想了想,最后觉

    的她非常像影视名星杨采妮。

    我提起勇气问她:“小姐!请问你是不是杨小姐?”

    她笑了笑回答说:“司机先生,你怎知道我姓杨呢?

    我也笑著回答说:“我只是觉的你非常像影视明星杨采妮,于是便冒味的这样问你!”

    她笑了笑回答说:“司机先生,你的眼力真好,竟然认出我來了!”

    我也笑著回答說:“那里是我的眼力好,你長的這麼漂亮,谁会认不出來!”

    和她说话的时候,我从后照镜中偷偷地看着她,她上身仅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短衫,下身穿着一件高过大腿的短裙,从后照镜中可以

    清楚看见那雪白的肚皮和大腿。

    一会儿车子已经快开到林**流道,前方挤满了要赶回家的车潮。于是我说:“杨小姐,前面现在大塞车,我们玫下交流道走山路出

    林口,好不好?”

    杨采妮为了赶时间也同意了,于是我把车子开下交流道往林口工业区驶去,这一路上从后照锐中

    杨采妮为了赶时间也同意了,於是我把車子開下交流道往林口工業區駛去,這一路上從後照鏡中看着杨采妮那惹火的身材,逗的我的

    老二直发硬。我心里想:“活到这么大了,像杨采妮这样的女人还真没玩过,现在眼前有这样一个好机会,可不能错过。”

    想到这里,我把车头一调,对着林深处的一条小路开了过去。

    杨采妮一看路线不对,急忙大呼:“停车!走错路了,你要载我到什么地方?”

    我嘿嘿的笑着说:“放心,不会错,等一下你就会知道了。”

    我刚把车停好,杨采妮便急忙开门跑了出去,此时天空仍然下着大雨,四处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只见她不分方向边跑边喊救命

    ,可是在这荒山野岭之处怎能会有人听的见呢?

    杨采妮跑了十几分钟后已经没力,于是靠在附近的一棵大树休息,此时她的身上已经完全淋湿,感到又冷又饿,她再也忍不住哭了起

    来。哭了一会儿,她擦了擦眼泪,打算静下心找条出路,正当她以为脱离险境时,我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杨采妮见到我就像看到鬼一样,她拾起地上的木棍对着我说:“你你你不要过来!”

    我冷笑一声,毫无顾忌地走过去。

    她果然挥动手上的棍子想打我,可惜的是被我用左手抓住了棍子。正当她用力想拉回棍子的时候,我右手一拳已经打在她的肚子上,

    这拳打的她痛晕过去,我马她扛在肩上带回了我熟悉的这旁边的一个废弃了的铁工厂内。

    回到铁工厂内我用铁条将的双手吊在横梁上,接着将我的全身脱了个光,此时**早已硬的跟铁条一样。我将她身上的衣服脱掉,里

    面她穿的是白色的奶罩及三角裤。我开始用力抓她那一对丰满的**,可能是我太用力的原因,以致她痛的醒了过来。

    杨采妮醒过来后发现身上的衣物被我脱的差不多了,于是开口大声说:“你这个不要脸的畜生,快放开我!”

    我哈哈大笑:“真是好心没好报,我是怕你穿着衣服会感冒,所以把你的衣服脱掉,你看看这两件也都湿透了,让我把它们都脱掉吧

    杨采妮惊叫着:“不要啊!”

    我才不管她,双手用力将胸罩及三角裤扯下来,闻了闻胸罩及三角裤的味道后,取笑着说:“上面有股骚味,看来你应该不是处女了

    ,是不是被哪个有钱的老头给你开了苞啊?”

    她吐了口痰在我的身上大骂:“无耻!下流!”

    我抓住她的下巴说:“有味道,我喜欢!让我来好好的教教你该怎么说话!”

    我拿出打火机放在离她阴部二十公分的下方。

    她吓的臉色都变了,說:“你你要做什么?”

    我笑著說:“這叫烤鸡歪,让我替你去除阴气。”

    我点燃了打火机,只见火苗散出丝丝的热气向她的阴部而去。

    杨采妮只觉得下面传来一阵阵的刺痛,阴毛也被打火机烤的卷起来并发出焦味,终于杨采妮再也受不了了,大叫:“好痛啊!我受不

    了了,饶了我吧!”

    我将打火机熄灭,对着她说:“早点听话就不用受折磨,只要你听话等一下包你美的上天。”

    我双手搓揉着她的一对丰满的**,嘴唇吻上她的香腮,此时她已无力再做任何抵抗,只有任意我轻薄。我的舌头溜进了她的嘴唇,

    用力的吸着她的舌头,只见两条滑软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离开她的嘴唇后,延着颈部一路吻到了胸前,只见**早已被揉的挺了起

    来,我将**含在嘴里用力吸,一阵酥痒的感觉自阴部传到了采妮的心里,原来的痛楚变成了麻痒。

    杨采妮的内心充满了挣扎。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被这个像野兽般的男人凌虐及爱抚,身体竟忍住住会产生快感,这是为什么?”

    逐渐地,杨采妮内心的防线已经崩溃,一阵阵**蚀骨的呻吟自她的口中传出。

    我看时机已经成熟了,正准备挺起**进攻她的**之时,杨采妮却说:“等等一下,我下面还是很痛,不要这么快就来嘛!”

    我心想也对,就解开铁条,把她的双手放下来,但是用了一条更细的铁条绑住了她的脖子。

    我命令说:“小美人,你现在要像只淫荡的母狗一样给我爬过来!”

    杨采妮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听从命令学着像狗一样爬到我的面前。

    我抚摸着她的头说:“小美人,学的现在乖乖地替我吹喇叭,吹的好待会儿让你舒服,吹的不好你可就要受皮肉之苦!”

    杨采妮无柰的只有双手捧起我的**,伸出舌头延着**轻轻地擦拭。我抓住她的头发生气的说:“怎么?你不会含是不是?是想挨

    打吗?”

    杨采妮被我这一骂,只有张开嘴将我的**吞入嘴中,一股又腥又臭的味道差点让她昏倒。我按住她的头上下的摇动,**在她的嘴

    里传来温热的感觉,而她的舌尖抵住了马眼来回的擦拭更是让我爽呆了。

    我一边享受着她为我**,一边赞叹:“嗯嗯爽,不愧是娱乐圈里的,就是不一样,啊啊再用力吸

    嗯”

    此时的杨采妮似乎也沉醉在这**的气氛中,只懂的用力吸舔眼前的这根**。

    经过了半小时后,我的**只觉的一阵酸麻,我急忙按住她的头说:“啊不行,要射了!”只觉得一股温热的精液从我的体内

    射出,杨采妮被我按住头无法动,我的精液她只有照单全收,一股腥臭的味道充滿了她的嘴巴。

    我把**抽出来,只见残余的精液自她的嘴角流下。

    我笑着对她说:“小美人,怎么样?给你的补品还好吃吧?哈!哈!哈!”

    她站起來看著我,眼中露出憎恨的眼光。

    我一把抓起她的头发说:“看什么看!老子还不会放过你。”

    我拉著铁条帶她到一张大木桌上让她躺在上面,我將她的双腿分开露出那迷人的騷穴。**里竟然流出了许多的淫液,略显红润的阴

    唇向两边稍微张开,里面红艳艳、亮晶晶,一幅骚透了的春景。

    此时我刚射完精的**又渐渐地硬了起来,凶猛著对着杨采妮的嫩穴口准备插进去。

    我要杨采妮躺在大木桌上,将她的兩条大腿举起來好让我能清楚地看见她的**,只见她的**刚才被火烤过之后仍然有些红肿。

    我万般怜惜地对她说:“小美人,刚才我弄疼了你,现在让我來好好疼爱你一下。”

    我伸出手指拨弄著那个騷穴,只见茂密的阴毛盖住那**。我笑著取笑她说:“阴毛又黑又密的女人向來喜欢被人操,你这小**喜

    不喜欢被人干啊!”

    我看见桌子的旁边有一把美工刀,于是我拿过来淫笑着对她说:“小淫妇,你底下的毛太多了,乖乖地不要乱动,我来帮你整理一下

    只见杨采妮急忙回答:“不不要啊!”

    我笑著说:“嘿!來不及了!”

    只見冰冷的刀鋒贴着她的小腹,我开始将她的阴毛一根根地刮下來,沒有几分钟的时间,杨采妮的穴口已经被我剃成光溜溜的白虎了

    我轻抚着她光滑的下部笑著说:“嘿!还真是滑不溜手,真是可爱。”

    她急的快要哭出來了:“我我这样我以后要怎么见人。”

    我剥开她的小**,将食指及中指插进去拨弄,杨采妮只觉的像是穴内的壁肉被人一层层剥开又痛又痒。

    我将手指拔出,只见手指沾满了**,我放入口中道:“嘿!酸酸的,哥哥现在就来尝尝你的穴肉是什么味道。”

    我的舌头有如蛇一般钻入她的洞內,对她的**又吸又舔,把采妮搞的又是舒服又是难过。

    “啊不要啊快开我哼啊”

    “啊嗯好痒吸的好难过哼啊”

    “快快啊快点嗯啊”

    看到杨采妮这副骚样,我停止了动作对她说:“怎么?你的小**这样就受不了,想要老子干你是不是?”

    “不是我要嗯啊”看着她这副欲拒还羞的模样,我的**都快要爆炸了。

    我故意逗她不將**插入,只用**抵在她的穴口來回地磨擦她的**,只见杨采妮被我弄的骚痒难过,**内有如虫蚁在啃食般。

    她像发狂似的,紧紧抱住我不放,大声地說:“不要这样干我吧!快点用大**操我的**,用力的干死我吧!”

    我把她推开对她说:“嘿!小淫妇,你想要老子操你,你真想要这只大**吗?”

    杨采妮像头母狗般跪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