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奸女尸艳遇
    说从前有一个光棍汉叫张三,30多岁的人了,还没有找到老婆,原因是他地无一亩,房无一间啊,和50多岁的老母亲住在一座破庙里,人长的又老又丑啊,连饭都吃不起,那还有人给他保媒啊,可这个张三倒是孝心啊,看见自己的老妈妈饿了,就到邻村去偷个小鸡小鸭的回来,一来可以烧熟了让他们娘俩解解馋,二来啊,哈哈张三还有一个小目的,你说张三30好几的人了,能没有个性的要求吗,但你说,谁家的大姑娘愿意跟他操逼啊,就是那些小寡妇们也不肯让他占了便宜,没有办法啊,张三就在自己**来了的时候自己解决了,自己套弄着自己的大**,想象着村里漂亮的女人,后来有一次张三偷了个小鸡准备烧了给老母亲解馋,正当要杀小鸡的时候,小鸡一正脱,扑机一下,拉了张三身上一泼稀屎,这可起坏了张三,他嘴里骂到,我让你拉,我把你屁眼堵上,也许他也太无聊了,也就真的找了一个包米瓤子准备堵小鸡的屁眼,当他看到小鸡的屁眼时,突然有了灵感了,自己虽然没有看见过女人的小逼什么样子,但看见过猪的狗的哪个玩意,妈的,这个小鸡的屁眼好象女人的小逼啊,张三一阵欢喜,于是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把自己的大**掏了出来,好大的物件啊,黑黑长长的,自己套弄了一番,**就硬到了极点,这时他俩手抓住小鸡的翅膀,把自己的大**对准小鸡的屁眼漫漫的插了进去,小鸡痛的噶噶直叫,张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感觉自己的**在小鸡的屁眼里热乎的,很舒服,就抽查起来,他硬生生的把他哪个朔大无比的大**全部插了进去,大概抽查了几百下,一阵兴奋,就把精子射到了小鸡的肠道里了,张三很是高兴啊,今天的感觉特别的舒服,这时在看小鸡,早已经被他的大**给操死了,张三笑到,哈哈,操完还可以吃你的肉,神仙的日子啊,

    话说今天张三是又馋了**也来了,就到令村去偷小鸡,准备解决自己的**问题和饥饿问题,他正准备下手的时候,看见走过来一伙送葬的,是哭哭啼啼好不热闹啊,张三凑到看热闹的人群里一打听,原来是这个村里有名的大财主李大老爷家的独生女儿死了,那究竟是怎么死的那,原来啊,这个大财主李大老爷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叫小凤,看作是掌上明珠啊,找了个上门女婿,却不学无术啊,竟然和丫环沟达成奸,被小凤小姐捉了奸,这上门女婿一急,就把小凤给掐死了,这可把李大老爷伤心坏了,悲痛欲决啊,家人看了,还是早点埋了算了,省的老爷看了伤心,就这么地,早上死了,中午就装棺材抬到了祖宗的坟地给埋了,

    真是说着无心,听着有意啊,这张三听了气的,心里安骂哪个上门女婿啊,妈的你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娘子还不知足,还和丫鬟操逼,他妈的老子30多了,一个女人还没有操过,就操小鸡小鸭了,张三又突然来了灵感,以前张三见过小凤,那真是漂亮啊,柳叶弯眉,樱桃小口,杏核大眼,老子要是操她一回,死了也甘心啊,这回自己没死,她却先死了,那么死了,我就不能操她一回了吗?张三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什么我不能半夜去坟里操她一回啊,想到着,张三一阵狂喜啊,就又趁人不被,偷了个小鸡,有到烧酒的人家死皮赖脸的赊了2斤老白干,美孜孜的回到了破庙,这回他没有在操小鸡了,因为他晚上有个美人在等待着他呢.

    张三把小鸡烧好,把好肉都给老娘吃了,老娘边吃边哭啊,<三啊,我的儿,老娘这辈子遗憾的就是没有看到你娶上媳妇啊,我死不瞑目啊.>

    张三笑到,<娘,你放心,我不但要娶上媳妇,还的让你抱上大孙子呢>说的老太太乐开了花啊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张三就着老娘吃剩下的鸡骨头和了一近老白干,然后找来蜡烛很火种和铁镐就直奔李大老爷家的祖坟,,走了很久,才到,四周漆黑一篇啊,不时传了几声毛头鹰的怪叫,很是恐怖,古话说,色胆包天啊,再说张三怕过什么啊,他摸索着找到了一座新坟跟前,还有许多的供品呢,张三走的又些饿了,在说在家就没有吃饱,也不管那么多了,先吃点在说啊,他那吃过那么好的东西啊,

    吃饱了,张三开始工作了,先用镐把土去掉,很快就露出了棺材,张三把镐插在棺材盖下,用力一敲,变轻松的把棺材敲开了,张三从棺材缝就钻了进去,里面好香啊,是女人染脂的香味啊.张三漫漫的爬下,他已经感觉小凤的存在了,小凤啊小凤,你活着的时候我连想都不敢想你啊,现在你死了,你张三哥哥来操你了,

    他点着蜡烛,看见小凤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上盖着绸子做的被子,那脸依然是那么美丽,就想睡着了一样,张三脸对脸的爬在小凤身上,亲吻着小凤的嘴唇,冰凉冰凉的,但仿佛还有弹性,他用舌头使劲的一舔;小凤的小口就张开了,张三把舌头送到了小凤的嘴里,缴了起来,两只手已经解开了小凤的衣服,借着烛光张三看到小凤那雪白的肌肤,那圆衮的**很那两个如大枣似的奶头,张三是欲火中烧啊,疯狂的亲吻着小凤冰凉的尸体,亲吻她的**,在张三心中,小讽依然活着啊,

    张三的手已经摸到小凤的阴毛,是那么的浓密,在往下,已经摸到了那渴望以久30多年还没有摸过的小肉穴上面了,那两片阴纯是那么的柔软,张三用手指插进了小凤的**,里面很干涩,于是,他就亲吻起小凤的小逼,用舌头舔小凤的花蕾,可惜,这么好的花蕾永远不会开放了,张三舔了一会,感觉够湿润了,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把早已经硬帮帮的大几吧对准了小凤的小肉穴,漫漫的往里插,小凤的**里由于没有浪水的出现,所以很干涩,插起来很费劲,于是,张三往上吐了一些口水,起到润滑的作用,这回抽查起来舒服多了,张三的大**就努力的工作起来了,

    张三也许是从来没有操过女人的原因,大**在小凤冰凉的**里抽查了100多下,就感觉血液加速,**一抖,一股浓精射到了小凤的肉穴里,舒服极了,比操小鸡过淫多了张三爬了起来,刚才一顿操逼,此刻又有一点饿了,于是他衣服也没有穿,就爬了出来,吃了些供品,才钻回棺材,当他在看小凤的时候,不仅有些吃惊,刚才小凤还是平躺在棺材里的,怎么现在却是侧身躺着呢,张三心里一惊,莫非是炸尸了,不可能吧,或许刚才自己操来劲了,把她弄成这样的,张三摸摸自己还很坚硬的大**,心想,不管怎么样,我不能白来啊,我在操你几次,然后在把你的衣服被褥弄回家孝敬我老娘去了,

    想到这,张三把小凤的身体搬了过来,又平放下,也就能用这种肢势操她了,因为本身棺材里狭小,在说小凤是一具死尸,也不配合,其他操逼姿势无法进行,张三又亲吻了一便小凤的身体,又亲舔起小凤的小肉穴,亲舔了一会,这是在小凤的**里漫漫的流出了;许多的浪水,很多很多,而且张三感觉小凤的小肉穴有了一点点温度,不在那么冰凉了,张三想,也许是自己的大**操小凤的小逼时摩擦出的温度吧,所以也没有在意,把自己的大**对准小凤的小逼**了起来,大该操了有几时下吧,张三漫漫的感觉和上一次有了明显的不同,上次操小凤没有什么感觉,冰凉的,这次仿佛小凤的**里也有了温度,热乎的,而且好想有的小手在小凤的**里在握着张三的大**,是那么的紧,这个时候,小凤的身体好象也有了反映,漫漫的扭动起来,张三已经操的进入了;境界,没有发现小凤的这些变化,只是一顿狂操,大**在小凤的**疯狂的**,张三进入了兴奋的状态,全然不知小凤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抱着张三的屁股,小凤的屁股也一抬一抬的,迎接着张三的**,

    张三有狂操了好几百下,感觉有些累了,决定先停下来休息一下,可就在他一停的时候,就听到小凤央求到,<<不要停啊快,,,,操我啊快啊好..哥哥,,快啊>

    这下张三真的清醒了,浑身直发抖,妈啊真的炸尸了,小凤炸尸了,张三一个高跳了起来,可他忘记上边还有厚厚的棺材盖,脑袋重重的磕在了上边,脑袋翁的一下,晕了过去

    话说这个小凤,被她的丈夫掐死了过,其实是没有真的死彻底了,如果那时有现在的抢救措施,那么小凤也就不会被认为是死了而被装如棺材里埋了,

    这时小风借着烛光看到眼前的一切,想起白天的事情,她明白了,看到自己光着身体,旁边还有一个光这身子的男人,小凤不仅羞红了脸,她明白了一切了,她忙把自己的衣服穿上,从棺材缝爬了出来,外边漆黑一片,四处不见灯光,不时还有怪鸟的叫声,吓的小凤抖做一团,她大声的喊叫起来,可那有人能够听到啊,她往前跑了几步,就拌到在地上,小凤真的吓坏了,不知道该往那里去,这时,她一回头,看见在埋了自己的棺材里散发出微弱的烛光,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希望,那里不是还有个人吗?小凤知道这个男人刚才侮辱了自己,自己的下身的小逼逼现在还有一些痛呢,但现在也只有他能够保护自己了,在这的深夜,万一有狼,自己刚检回的命不是又没有了,小凤怎么一想,就有爬回了棺材,棺材里还是比较温暖的,小凤卷缩的棺材的一角,看着哪个昏死的男人,她真的想上去恨恨的打他一顿,自己长这么大,就自己的丈夫操过自己的小逼,没有想到,自己死了,到被这个教花子给操了,一想到自己的丈夫,小凤就更生气了,从大和他成亲后,就没有好好的对待过自己,还和小丫头搞破鞋,还狠心的掐死了自己,小凤突然怜爱起眼前这个男人了,如果不是他,自己就永远的被埋在着黑暗的棺材里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刚才他在自己身上,他的大**的**,真的很舒服,自己的丈夫还从来没有人自己怎么舒服过呢,他的**怎么那么大呢,比自己的丈夫大了很多啊,

    现在小凤有一种强列的**产生了,她感觉自己身体血液加快了流动,下边的小逼比也痒了起来,她把张三放平,长的还算英俊,身上的肌肉到很强壮,小凤在找寻哪个让自己小逼舒服的东西,她把张三的软**握在了手里,漫漫的套弄着,真的好大啊,软的时候都这么大,小凤情不自禁的付下身去,一口把张三的**含在了嘴里,亲舔了起来,漫漫的,她感觉张三的**在变硬了,越来越大,好想杆面仗一样,小凤拖掉了自己的衣服,自己的小逼逼已经是浪水直流了,她做在了张三的身上,自己的小**对准张三的大**使劲的做了进去,好爽啊,一个大大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感觉满满的,小凤上下不停的运动着,

    这时的张三漫漫的醒了过来,感觉小凤在自己的身上运动,吓的他不赶动,怕小凤见他醒了在弄死他,他可怕炸尸啊,但现在小凤的运动又让张三感到很舒服,自己的大**在小凤的逼里,都有了射精的感觉,小凤现在已经进入了状态,开始呻吟起来现在张三也来了胆了,不由自主的也动了起来,自己的屁股一下一下猛的抬起,把自己的大**狠很的插如小凤的小骚逼逼里,小凤被他的大**插的**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哈好啊大哥哥操我啊操啊使劲啊快啊>

    张三有猛列的上挺了好几百下,又一次把浓精射到了小凤的小逼了,这一次感觉比上次爽多了,上次操的是一个死逼,有凉有涩,这次小凤的小逼里温暖如春,还配合自己,还能听到她的**声,哎,就是死也值得了

    小凤知道张三已经射了精,从他的身上下来,躺在了张三的身旁,用被子给他俩盖上,然后拥抱着张三,亲吻着他的脸嘴里还自言自语,,<谢谢你啊,哥哥,要不是你,我可能就真的死了,>

    一听校风这么说,张三心里一惊,难道校风真的没有死吗,是啊.听别人说,就是尸体是炸尸,可以象人一样的做事情,但尸体是没有温度的啊,尸体是不会喘气的啊,现在分明感觉小凤的气息,感觉小风身体的温度,但现在张三还是没有敢动,太还是很害怕啊

    这时候小凤用一只手握着张三的**,一边说着,,<都是我哪个该死的丈夫啊,他想整死了,我便命大,谁让我遇到你了呢,这也是我们俩的缘分啊,是老天安排我们在棺材里相见啊.为什么我们不早相遇呢?我真喜欢你的大**啊,他操的我得小逼逼好爽啊,>

    听到着,张三的大**在小凤小手的套弄下,有硬了起来,张三一切都明白了,真是老天照顾自己啊,赐予自己这么好的一个美人,张三觉得自己在也不能装晕了,他猛的抱住小凤,亲吻起来,小凤看张三醒了,臊的赶紧松开了握着张三大**的手,害羞的藏在了张三宽厚的怀里

    故事讲到这,大家也许知道了故事的结局了,但我还是有必要简单的描速一下

    ,,,,,,,

    经过小凤和张三的解释,李大老爷知道自己的女儿是真的没有死,看到张三和小凤那么恩爱,就成全了他俩,有把张三的老娘接到俯上,经过梳洗打扮,张三的老娘焕发了女人的光彩,原来,张三的老娘以前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因为美貌,被老爷骗奸了,怀了孩子后,被心狠手辣的太太发现了,派家奴把她弄到野外杀死,可家奴平时和她关系色情五月天就发善心放了她,从此,她带着张三四处流浪,

    李大老爷一看张老太太这么漂亮,心里也满使欢喜,自己的老伴死了两年了,还没有在取,看到张老太太,不仅春心萌动啊,于是托了媒人说和,老张太太也爽快的答应了,

    于是,选了个良辰吉日老一对小一对就一起拜了天地,一起入了洞房,那天夜晚,老的小的都没有消停啊,满村子的人都听到这两对老少夫妻的快乐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