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性骚扰处女艳尸
    我是一位生活在b城的一个普通公民,我十八岁那年离开我的故乡来到这里

    生活,我考入了这里的一个艺术学校学习摄影艺术,毕业后我个人开了一家摄影

    室,主要是以拍证件照、全家福和相片冲洗业务为主,生意也算一般,时下拍个

    人写真在b城非常盛行,也有人劝我说:"你既然是专业搞摄影的为什么不增加

    这个业务呢?现在年轻漂亮的女孩为了拍写真舍得花钱,一套写真下来少则几百

    圆多则上千圆这顶你拍多少张证件照啊?"每次我听完他们的建议我只是一笑了

    之,可一直没打算给人拍写真照,有一次一个十分俏丽的小姐在我里取冲洗好的

    照片,临走前她突然转过身问道:"老板,你这里拍写真吗?""啊"""我突然一

    愣,"对不起,目前还没这项业务。"我降低语调说道。我今年已经25岁了可是

    还没有女朋友,我平时也很少接触女孩子,有时来我这里拍证件照的也有漂亮的

    姑娘,但我和她们的言语也仅局限于我的工作范畴,时代发展的太快我完全不了

    解现代都市女孩的生活的兴趣和爱好,更不了解现在女孩的开放程度,有时后当

    我走大街上,一个穿着十分时髦靓丽美女从我身边走过,并且向我会意的一笑时,

    我顿时一片茫然,她是在有意挑逗我吗?还是在炫耀她的美丽呢?她是那种十分

    开放活泼的女孩吧?如果这种女孩子做我的女友会是什么感觉呢?……当然,我

    自己很了解自己,我本人还是个比较保守的人。如果我要给女孩拍写真,我无法

    预测那种情形会令我有多么尴尬,或许我会抑制不住我突如其来的冲动,会干出

    一些傻事来,这也是我一直不打算给人拍写真的真正原因。

    我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b城,没有别的亲人除了一位我十分要好的朋友,张

    君。张君和我是同乡人,可以说我们俩是一起长大,关系十分密切。双方彼此也

    十分了解,张君高中和我是同班同学,他学习很好,后来他考上了b城非常有名

    的一所医学院校,学习护理专业。两年前他毕业后就分配到了b城的惠民医院,

    惠民医院是b城最大的医院,惠民医院因医学专家云集,医术精湛每天有数以万

    计的患者去那里就诊。一天下午,张君突然来电话说有好事要告诉我,并说要我

    请他吃饭,因为我们确实以多日未见于是我答应他晚上八点在我住处旁的一家小

    餐馆见。晚上八时,我们如约相见,坐下之后我迫不急待的问道:"张兄是无事

    不蹬三宝殿。你说有好事要告诉我,是啥事啊?""我现在换工作岗位了,由观

    察科转到尸体护理科了,主管医院的尸体护理和保管工作?quot;,张君说。

    "那太平间也归你掌管吗?",我迫不急待的问道。

    "那还用说,你看"说着,张君从他的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指着其中的一

    把说:"这把就是停尸房的钥匙。"于是我心槐鬼胎的想了好一阵,然后悄悄对

    张君说:"这可真是太好了,喂!替兄弟我好好留意一下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好

    货色。""我就知道你会想到这里,"张君笑着说道。

    "咱俩谁跟谁啊,我那点癖好你早都知道了",我说。"再说人人有份吗,

    你也可以……""谁说的,我可没这种爱好!,冷冰冰的多慎人啊,我看你是有

    心里变态?quot;张君反驳道。

    "哎,反正你就帮兄弟一把,你看我老大不小了还没尝过女人味呢!不象你

    有"佳佳"整天陪着你。(佳佳是张君的女朋友,是张兄在大学的同学)"."好

    吧,看在咱俩多年交情的份上,我会帮你留意的。"……

    那天晚上后来也不知道吃了点啥,回去的路上我感觉肚子很不舒服,一进门

    就一头冲进卫生间。然后很早就睡觉了。

    过了数周,一天晚上张君又突然给我来电话说有要事要告诉我,我马上明白

    了可能是我想要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于是我坐车匆匆忙忙的赶到惠民医院。惠民

    医院的主体大楼是一座高十六层的雄伟壮观的大楼。我走进大厅查看了一下科室

    分布图,找到护理科在十二层,上了十二层,我很快找到了尸体监护科,我推开

    办公室的门,张君正在里面等着我呢。

    "你来了,"张君说,"你跟我来这里。"张君把我带到里面的一间小房间,

    然后把门闭好。说道:"心脏病室今天上午刚刚死了一位姑娘,是心脏病突发猝

    死。医院已在下午给死者的家属开据了死亡证明,死者家属下午也已最后瞻仰了

    死者的遗容,他们很悲伤,毕竟小小年纪就……""这个姑娘有多大?"我问到。

    "不太清楚,反正应该不是很大,听说是个未婚姑娘。"张君说,"她的尸

    体下午五愀崭沼苫?客平j洌凳?换?4婧艸?奔洌筇焐暇鸵俗撸鸹?quot;接

    着张君又说道:"我曾经记得你说过,死后二十四小时内年轻女孩的女尸是最完

    美无暇的。这次你可是机会难得啊!不过事先我得把话说到,玩可以但千万不要

    破坏尸体,简单的皮肤性的接触可以,至于性接触吗最好还是免了吧,容易出乱

    子。毕竟,现在是由我主管停尸房的尸体保管工作,万一出了事,我可负不起这

    个责任。闹不好,你我都得坐牢,你得答应我,向我保证不破坏尸体,不要留下

    任何痕迹。""放心吧,我一定会十分小心的,这次你可帮兄弟大忙了!放心吧,

    我一定不会给你捅乱子。",我高兴的说道。

    "现在是晚上八点,等到了深夜我会把你带进太平间,那时人也少,不容易

    被人看到。地方我给你选好了,太平间里也有一个小房子,平时是提供给看管人

    员中午睡觉用的,里面有张床,环境还不错,有空调不会冷的。你现在可以回去

    准备一下,晚上十二点我在办公室等你。"于是我赶紧赶回住处,第一件事就是

    找出我心爱的canon照相机,然后装上胶卷。我要让它拍下我那历史性的一刻。

    拍下的照片我将永久珍藏,当然也永久不会让其他人欣赏。我想面对一个死

    去的女孩让我拍她的写真,也许我不会感到尴尬,她也不会,在我看来她已不是

    一个活生生的女孩,她就象一件艺术品激发出我的创作灵感!这又是何其美妙的

    感觉啊!

    随后,我又好好冲了个澡。然后吃了点东西,跨上我的相机包就出发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经过一家计生用品店,突然想到,如果我带上避孕套和那

    个姑娘性接触的话,应该不会有事吧。可又一想不行,这事可非同小可,这可是

    奸尸,这是触犯刑法的,不可因为一时的冲动而酿下大错。我刚要转身离开,可

    是一种无形的**的双手紧紧牵住了我,像是掐住了我的脖子另我窒息。于是,

    我最终还是进去买了一个适合自己尺码的避孕套,心想,先买了再说,到时见机

    行事,最好还是不用。

    深夜十二时左右,我赶到医院十二层,推开办公室的门,张君正在里面。

    "外面有人吗?",张君问到。

    "都这会了,那来的人。我看整个这一层就咱们俩人。"我说。

    "那咱们开始吧!"张说。

    于是我们悄悄走出办公室,外面死一样的寂静。空无一人,偶尔传来几声楼

    下病人的咳嗽声。张君把我带到太平间的门口,然后取出钥匙小心翼翼的打开大

    门。走进太平间里面一团漆黑,不过可以感觉出里面很大,很宽敞。刚往里走了

    几步一股寒气迎面而来。不禁使我打了个寒战。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张君没有

    开灯,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在右面的一侧墙上安装了冷柜,很多尸体就放

    在里面。张君小声对我说道?quot;编号是3-14,里面就是那个姑娘的尸体。"

    于是手电筒筒的光柱就在每一扇冷柜的门上的编号一个个扫描。不一会我们就找

    到了编号为3-14的冷藏柜,张君找到把手用力一拉,床架被拉了出来,上面躺着

    一具尸体。全身被白布盖着,看不见死者的脸。由于停尸用的床架底下是四个?

    辘和地面接触因此很容易拉出来。

    我们悄悄地把床推到张君说的里面的小屋旁。打开了小屋的门。然后把床推

    了进去。接着张君小声对我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我得先走了。我可没兴趣陪

    着死人玩,我把你锁在太平间里,你不要吭声,玩的时候把窗帘子拉上,千万不

    要让别人看到。放心吧,除了我没有其他人有太平间的钥匙了,明天早上六点我

    来接你。我再强调一下,不要破坏尸体,否则咱俩都没有好下场。""一定,一

    定。你放心吧!"我搪塞道。

    于是张君扭身就离开了,?樘一声把太平间的大门锁上了。这时我心潮澎湃

    说不上的一种感觉,既紧张又刺激。那个停尸架上躺着的女尸静静地等待着我的

    处置。我放下我的相机包放在沙发上,这个小房间只有一扇窗户,我上前拉上窗

    帘,打开灯。我走到停尸架旁,掀开了白布随手把它丢在沙发上,一个娇媚可人

    的女孩突然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上下仔细端详着这个女孩,这个女孩身材匀称,

    身高有1.60米左右,鸭蛋脸前额饱满,脸庞长的清纯可爱,看上去年龄的确不大。

    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只是有些稍显凌乱,她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鼻梁

    挺直,性感的小嘴微微张着,表情很安详,像是睡着了似的,只是没有血色。她

    穿着一身病号服,但这也掩盖不了她那迷人的曲线。

    因为刚刚死去不久,看的出女孩的皮肤还是那么白皙而富有光泽。

    一双娇小玲珑的小手放在身体的两侧,我不由自主的那起了她的一只小手,

    很滑但很冰凉,我用我的脸紧帖着她的手,不停的抚摩着用我的体温来温暖她。

    这是多么一支软弱无力的手啊,她的手指非常的纤细柔软,指甲上还涂着透

    明的指甲油,看来生前保养的一定很好。突然,我看到她右脚的大拇指上套着一

    个标签,一定是死者的一些基本情况,对了,光顾着玩了看看这个可怜的女孩的

    身世吧,我放下她的小手伏身前去一看,标签上这样写着:付华,女,20岁,身

    高:1.60米体重98斤,死亡时间:早10:00死亡原因:心脏病。看完后,我叹息

    道"才20岁就……"接下来我就要把她从停尸架上抬下来放在床上供我玩耍了,

    我一只手从她的背下穿过,另一只手从她的双腿底下穿过,把她从停尸架上抬了

    下来,她很轻又很柔软,除了手脚之外,身体不象我想像的那么冰冷,隐约还能

    感受到她体内的余温。

    她的头后仰着,乌黑的长发垂了下来,在离床还有一段距离的情况下,我突

    然松手将她重重的摔在床上,她的身体在床上颤动了几下,我知道她是死尸,所

    以她毫无表情,她不会感觉到痛,我也脱去了自己的上衣,我的心跳开始加快,

    下身又热又胀。我坐在床上开始抚摩她的身体,女人最吸引人的部位当然是胸部

    了,我的双手伸向她的**,虽然中间隔着病号服,可我依然能感受到它是那么

    的柔软和富有弹性。我的双手不停的搓揉着她的**,然后我开始解开她的上衣

    纽扣,一个一个的轻轻的解开,我又看了看付华姑娘的表情,她丝毫不感到羞涩,

    也无能为力,她无法反抗,我把她的衣襟向两边掀开,露出了她隆起的胸部,她

    戴着粉红色的乳罩,越发显著她的性感迷人。

    然后,我将她慢慢扶起,让她成坐立姿势,然后我一只手深向他的背后,彻

    底解开了她的乳罩,我拿下她的乳罩看了看原来是34d的尺寸然后将它也丢在沙

    发上,这样付华姑娘的第一个隐秘的性器官彻底的暴露在我的眼前,我仔细欣赏

    着她的**,她的**比较丰满不大也不小,**深褐色的但依然挺立着,我用

    手摸了摸**有些僵硬,**旁有一圈粉红的乳晕,整个**成圆锥形,显然是

    少女的**,我又重新把她还原成躺着的姿势,伸手再次搓揉着她的**,是那

    么的饱满而充实富有弹性,皮肤那么的光滑细腻,然后,我整个身体趴在她的身

    上,我的头紧帖着女孩的**,又用力吮吸她的**,她是那么的温柔,就这么

    一动不动地任我爱抚。亲完她的**继续向下,我亲吻她的小腹,她的小腹光滑,

    略微有些起伏,肚脐深凹而浑圆,腰枝细细的但很挺结实,然后,我将付华姑娘

    的尸体翻了过来,将她的上身的病号服彻底脱下,我握着她纤细雪白的胳膊,曲

    线是那么的优美柔软,亲吻着。她的后背十分的洁白,没有发现明显的尸斑,我

    用手在她的背上抚摩了一翻,她的**是那么的光滑。然后又将她翻过来,付华

    姑娘的上身完全**着,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那可爱的小脸蛋略微显出一丝羞涩。此时她的神态真是太漂亮了,动情的

    小嘴微张着等待着我来亲吻,死前她没有涂口红,她的嘴唇淡淡的,薄薄的毫无

    血色。于是我趴上前去,亲吻她的嘴唇,她的嘴中没有异味,鼻孔里也发不出丝

    毫的声息。我用力地亲吻她,想用我的激情来重新复活她的嘴部神经,让她张开

    嘴,能吸吮到她的舌头。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她的嘴紧紧的闭着。于是我用

    力掰开她的嘴,看到她的舌头已经卷曲了,她长了一幅整齐洁白的牙齿,我想如

    果付华还活着的话,她笑起来一定非常的可爱。我一只手拨开女孩闭合的眼皮,

    眼球有些上翻,瞳孔已经放大了。然后,我松开她的眼皮,它们慢慢地又闭上了。

    玩完了姑娘的上半身,我将目光转向了她的下身,她还穿着病号裤呢。那种

    没有腰带,用松紧带束住的,很容易地把它们褪到尸体的胯骨以下,我慢慢地把

    他的裤子往下拉,她穿的分红色内裤完全露出来了,看上去和她的乳罩是一套内

    衣。

    接着露出那迷人的美腿,她的美腿十分修长也很健康,皮肤白皙光滑。终于,

    我完全脱去了她的裤子,又摘去了套在她右脚大拇指上的标签,把它放在桌子上。

    现在付华姑娘的尸体,除了那个粉红色的内裤外,再没有别的衣物掩盖了。

    我再次伏身趴上了她的尸身上,开始抚摩,玩弄着她的双腿,她的大腿白皙

    富有弹性,然后我又轻轻分开女孩的两腿,轻轻摸着她的大腿内侧,因为这里比

    较靠近女孩子的阴部所以有知觉的女孩对这里是很敏感的。可是付华姑娘享受不

    到这种快感。

    现在,我终于要脱下她的内裤了。突然,我发现她的内裤里鼓鼓的,我隔着

    内裤一摸,原来里面垫着一片卫生巾。然后,小心翼翼地脱下内裤,里面果然有

    一片卫生巾,没想到小姑娘在经期突然猝死,可怜,可怜。就这样,付华个人最

    隐秘的部分暴露在我眼前了,我想如果她活着一定很害羞。

    二十岁的姑娘了,看来她的性器官发育的很好,她的阴部长着比较浓密黑色

    的阴毛,很代表东方传统女性的性器官特点。我用手摸着她的阴毛,比较短而且

    硬。我把那浓密的阴毛理顺,让外阴完全暴露,然后抓捏着长满阴毛的**,又

    向下抚摸起她的阴蒂和**,付华她似乎感受不到有异性的手正在抚摩她的阴部,

    我想她才二十岁一定还未体验过**的快感。过早的就离开的人世,那她就一定

    是个处女吧,为了验证我的猜测,我趴下身去我用两个手指掰开她的**向里仔

    细一看。我一下子注意到了处女膜,处女膜是星状开口的。我忍不住"哦"出了

    声,心想"真是可怜!"我用鼻子闻了闻付华的**,有点骚臭味。可能是因为

    女孩子的尿道口离**比较近的原因吧。然后,用手再搓揉着她的阴蒂。接着,

    我将付华的尸体翻过来,开始玩弄她的屁股,她的屁股十分的丰满而翘挺,我掰

    开她的屁股,发现了付华下体另一个重要的孔穴:肛门。我用手掌使劲地拍打着

    她的屁股,随着我的拍打,她的屁股上下颤抖着,她就象做错了什么事接受着我

    某头!?

    玩完了付华的下身,下来我要给她拍写真了,我从沙发上提起相机包,取出

    我的canon相机,先给她的背面来个全身照,接着又把她翻过来,正面拍了好几

    张。当然,这还不足以体现我的canon相机的优良的性能,我打算给付华拍几张

    大特写,于是我调好焦距,分别给付华的阴部,**,美腿,小脸蛋拍了好几张。

    拍完之后,我看了看表,不知不觉已经快凌晨四点了。还有两个钟头,还干

    点什么呢,我看着付华的小脸蛋,心想在你后天即将火化之前,你为何不体会一

    次**的快感呢?就让我来替你完成这个夙愿吧,也不枉你白来这世上一趟啊!

    虽然,你我平生素不相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但是在你死后

    我是爱你的。

    这时候,我早已将张君的劝告忘到脑后。付华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她生

    前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死去之后,自己的身体会被一个陌生人如此的蹂躏

    和玩耍,甚至还要和他进行第一次的**,而自己是既愤慨又无奈,只能静静地

    等待着我的处置。我从裤兜中取出买好的避孕套,然后脱光衣服,戴上避孕套用

    手指扶正我的**,伏下身来将它轻轻地插入她的**中,进入的过程似乎有些

    困难,她的**很紧,嫩肉紧紧地包围着我的**。毕竟你我都是第一次,里面

    仍然是有点温暖,只是有些干燥。当把**深深地插入她体内时一下子捅破了她

    的处女膜,顿时增添了我无限的快感。

    慢慢的,她的阴部有些湿润了,我在她体内不断的抽动。由于磨擦已有些温

    热的**更接近她生前的体温,她的尸体在我一浪又一浪的攻击下,全身象痉挛

    似的颤抖着,小嘴微微张着想叫出着享受这几秒的极为快乐**的**。同时我

    的双手也在不停地搓揉着付华的**。捅到付华的**最深的地方我获得了前所

    未有的满足。我将**从她的**里拔出,摘下了避孕套。可我的**依旧坚挺

    而**辣的,我那起她的一只小手,让这只柔软而无力的手抚摩着我的**,可

    是她一点也会为我这下流的动作而感到羞涩,我又想把**塞进付华的小嘴里,

    可是她的小嘴还是紧闭着不肯张开,无奈我只能用**在她的嘴纯上擦着,她亲

    吻着我的**在幻觉中使我体会到第二次快感。

    这就是我平生的第一次**,只不过是和一具漂亮的女尸。我看了看表,已

    经五点多了,我赶紧穿好衣服打扫"战场",看着整晚被我蹂躏的女尸有点依依

    不舍,在我清扫"战场"时我突然想起了张君的警告,不要破坏尸体,糟糕!这

    具女尸除了处女膜可能破损外,其他部位应该是完好的,于是我趴下身去我用两

    个手指掰开她的**向里仔细一看,糟糕!处女膜果然被我捅破了,只是没有流

    血,这下可如何是好。由于时间紧促,我来不及考虑太多,赶紧找来一条毛巾,

    将它打湿,把付华的尸体从头到脚好好擦了一遍,又重点将她的阴部仔细的擦干

    净,争取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然后,照原样给她重新穿好衣服,右脚的大拇

    指上也套上那个标签,再抬回到停尸架上。

    到了早上六点,此时天刚濛濛亮,外面的人似乎还是很少。这是只听?樘一

    声,张君打开太平间的门,悄悄进来了。他走进来问我,"怎么样,玩好了吧?,

    赶紧把尸体放回去吧。"于是,我们推着停尸架,找到了3-14号冷藏柜,将付华

    的尸体推了进去。

    "尸体没事吧?",张君盘问道。

    "奥"",当然没事啦……",不太坚定的回答道张君似乎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说道:"你也熬了一晚上了,赶紧回家休息吧。

    就这样,我匆忙的赶回住所,那天我的摄影室没有营业。一整天我待在家里,

    心里忐忑不安,生怕死者的家属会发现尸体遭破坏,而自己和我的朋友都将会受

    到法律的惩处。那天,对我来说简直象一场噩梦一样。

    到了第三天晚上,我给张君打电话询问了那具女尸的情况,张君说尸体早上

    就已被家属运走了,下午就火化了。听到这里,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几天后,我的摄影室又照常营业了,而那天晚上拍照片也已冲洗出来了,拍

    的效果很不错。我将它们收录到我的一个秘密的个人影集里。晚上不时那出来独

    自欣赏。她的美丽永远印在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