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从后面插进屁眼之中
    「嗯……」薰儿哼了一声,原来二长老又从后面插进屁眼之中了。

    幸好他插进去之后没有再动,就让鸡巴享受着里面的紧凑。大长老也不嫌众人得精掖脏,磨了一把在鸡巴上,顺誓弯下腰继续插进薰儿体内,便捧摸着她的乳房,开始抽插,此时薰儿三个洞穴遭受摧残,在那狂风暴雨的抽插间,薰儿眼中泛起的金光忽然爆现,小穴,小嘴,屁眼三个地方更是金光大现如同那九天之上骄阳之火。

    「淫帝焚天炎?异火?」凌影在一边观看着瞳孔猛然一缩,这古族世代相传的奇淫之火此刻这老人才第一次看见。

    「啊……啊……啊!」三声不知是极度欢娱还是痛苦的响声过后,三位长老横七竖八的趴在薰儿的身体上,三人顿时没了生息。

    「小姐……心思果然细密,与老奴想到一块去了!」凌影站在一边微微低头向高潮过后满脸红晕的薰儿恭敬道。

    「哼……」薰儿皱着眉头推开自己身上的三具尸体,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子,绝美的娇躯之上精掖斑斑,在樱唇,乳房,屁眼,小穴上纷纷划落,如此淫扉妖娆之气骚浪至极。薰儿轻哼一声平复了些情绪道「如此这三人与我交融间死在我淫帝焚天炎之下,他们体内留又我家族独门异火,那么家族之人必定将这里移为平地,如此才真正不会连累萧炎哥哥……」为了萧炎薰儿可谓是义无返顾,人尽可夫。

    「哎,小姐……为了如此一个淫界废物这么做值得吗?」凌影心中闪过一丝嫉妒喃喃道。

    「值不值得不是你该管的,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说他半句坏话,别忘了,你体内也有我帝淫决的气息,你是不是想被家族五马分尸?」薰儿美目一冷披过地上尸体上的衣服遮掩住身体怒然道。

    「老奴不敢,老奴说错话了!」凌影猛的跪下身子连称不敢。

    「还有今日之事我不想传到萧炎哥哥的耳朵里,否则你凌老会比五马分尸更痛苦……」薰儿狠狠的瞪了前者一眼抓着衣裳向窗外飘去,只留下凌影跪在原处连称「老奴知道,老奴知道!」

    第三章 嫣然的一笑

    床榻之上,少年闭目盘腿而坐,双手在赤裸在外的三寸鸡巴上摆出奇异的手印,那跨下之物,一呼一吸间,肉棒子一抖一抖着,而在淫之气的循环间,有着淡淡的白色气流顺着口鼻,钻入了体内,少年缓缓的用手抡着鸡巴有规律的摆动,锻造着它,此时那三寸的话儿微微有些膨胀。

    在少年闭目修炼之时,手指上那古朴的黑色戒指,因为顺着右手撮动在鸡巴上,再次诡异的微微发光,旋即沉寂……

    「呼……」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少年双眼乍然睁开,一抹淡淡的白芒在漆黑的眼中闪过,那是刚刚被吸收,而又未被完全炼化的淫之气。

    「好不容易修炼而来的淫之气,又在消失……我,我操!」沉神感应了一下体内,少年脸庞猛然的愤怒了起来,声音有些尖锐的骂道。

    拳头死死的捏在又因此而萎谢的鸡巴上,半晌后,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身心疲惫的爬下了床,舒展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脚腕与大腿,仅仅拥有三段淫之气的他,可没有能力无视各种疲累。

    简单的在房间中活动了下身体,房间外传来苍老的声音:「三少爷,族长请你去大厅!」

    三少爷,萧炎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位哥哥,不过他们早已经外出历练,只有年终,才会偶尔回家,总的说来,两位哥哥对萧炎这位亲弟弟,也很是不错。

    「哦。」随口的应了下来,换了一身衣衫,萧炎走出房间,对着房外的一名青衫老者微笑道:「走吧,墨管家。」

    望着少年稚嫩的脸庞,青衫老者和善的点了点头,转身的霎那,浑浊的老眼,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惋惜,唉,以三少爷以前的天赋,恐怕早该成为一名出色的淫者了吧,可惜……

    跟着老管家从后院穿过,最后在肃穆的迎客大厅外停了下来,恭敬的敲了门,方才轻轻的推门而入。

    大厅很是宽敞,其中的人数也是不少,坐于最上方的几位,便是萧战与三位脸色淡漠的老者,他们是族中的长老,权利不比族长小。

    在四人的左手下方,坐着家族中一些有话语权且实力不弱的长辈,在他们的身旁,也有一些在家族中表现杰出的年轻一辈。

    另外一边,坐着三位陌生人,想必他们便是昨夜萧战口中所说的贵客。

    有些疑惑的目光在陌生的三人身上扫过,三人之中,有一位身穿月白衣袍的老者,老者满脸笑容,神采奕奕,一双有些细小的双眼,却是精光偶闪,萧炎的视线微微下移,最后停在了老者胸口上,心头猛然一凛,在老者的衣袍胸口处,赫然绘有一弯银色浅月,在浅月周围,还有点缀着七颗金光闪闪的星辰。

    「七星大淫师!这老人竟然是一位七星大淫师?真是人不可貌相!」萧炎心中大感惊异的撇了老着的裤裆处,只见那地方外表稀松平常,可内里居然隐藏着3寸粗7寸长的巨龙,老者有如此实力,竟然比自己的父亲,还要长出两寸来。

    能够成为大淫师的人,至少都是名动一方的强者,那样的实力,将会让得任何势力趋之若鹜,而忽然间看见一位如此等级的强者,也难怪萧炎会感到诧异。

    老者身旁,坐有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们的身上同样穿着相同的月白袍服,男子年龄在二十左右,英俊的相貌,配上挺拔的身材,很

    大厅中,萧战以及三位长老,正在颇为热切的与那位陌生老者交谈着,不过这位老者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每每到口的话语,都将会有些无奈的咽了回去,而每当这个时候,一旁的娇贵少女,都是忍不住的横了老者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