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让她坐的舒服一些
    结果她此时才坐在药老旁轻轻的说:「对不起,因為没人陪我一起坐马车的话,我可能会有麻烦……」说完她瞥了那少团长一眼。

    药老适意的摸摸鼻子,挪了挪腿,让她坐的舒服一些。

    这个小医仙身材瘦瘦略显单薄,华美的长发乌黑如丝,菱角嘴,秀挺的鼻子,白色的医师服极為合身,她看人的时候微微吊著黑眼珠,药老记得练淫书籍上记载说这叫千淫白瞳,据说生著这种眼瞳的人是谓… ─淫荡者。

    但是这小医仙却非常冷酷,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坐下来以后就从小布包里拿出一本医书来读著。药老看她那种孤傲的样子,自己也是孤傲之人,跟她说话必然自讨没趣,

    药老手上本来就有许多千古医书,便也随便拿出本看了起来。偶而,看到精彩处手指舞动著,毕竟困在戒指中太久难免坐不住,却听见旁边那小医仙发出轻蔑的鼻哼。药老听到她的不满,故意津津有味的耍来耍去跟逗猴似的,那小医仙也不再管他,专心地读起自己的书。

    药老看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毕竟在戒指之中起码几百年的沉睡,难免养成了习惯,渐渐的没多久竟睡著了。

    「对不起!先生,请你坐过去好吗?」在睡梦中有人推他。

    药老睁开睡眼,发现自己的头仰倒在旁边小医仙肩上,她正满脸厌恶的瞄著他。药老虽然抱歉,却也生气,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摆这种臭脸,何况不是你家我老人家上马车的吗?他坐正身体,重新闭上眼睛,懒得理她。

    他这回睡了很久,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车窗边那少团长也迷迷糊糊的转向药老的另一头,身子朝外睡著了,大概是刚进入魔兽山脉并不会太危险,人们都存在著放鬆的心理,旁边那小医仙盖著一件单薄的外衣在睡觉,算算时间应该是清晨四点多吧!

    药老睡不著了,他无聊的又拿起那些医书,心不在焉的瀏览著。

    他胡乱翻阅,忽然间肩头一重,原来是那小医仙倾睡到他身上来。药老正想推醒她,好狠狠的报复一下,看著她熟睡中微微颤动的睫毛,却觉得于心不忍,哎,自己都几百岁的人了和个小女孩计较什么?

    那小医仙在睡梦中一脸安详,药老看著她的脸,心想:「济世医者也,人美心更美,何必总是板著脸板呢?」

    那小医仙的额头圆润,月眉如弯弯的月儿,长长的睫毛,细致光滑的脸颊,而最令药老神往的是她那诱人的嘴唇。这香唇上挺下薄,上唇缘曲线优美,弯成一付弯月,翘起的前端还微微结出颗小珠,下唇圆而饱满,像还带著露珠的樱桃,这时上下唇虽然闭紧。

    有时,那小医仙轻轻吐出小舌湿润一下嘴唇,那舌尖滑过唇缝,娇媚又动人。又偶然,她略略蹙眉,嘴儿乍啟,那整齐洁白的牙齿轻咬著下唇,贝壳一般的嵌在鲜嫩的粉肉上。几百年了何曾见过如此美人春睡图,药老看得痴迷,右手贴著软椅伸展到小医仙的右侧将她搂起,心头蹦蹦乱跳,既慌且喜,想要轻举妄动,又不敢太过造次,一翻挣扎之后,终究还是把持不住,低头迎上她的嘴唇亲吻。

    这小医仙不知是否在做著什么春梦,当药老吻住她的时候,她蠕动著嘴儿回应,药老吃著她的上唇,她也含著药老的下唇,俩人互相吸吮,春意绵绵。

    药老缓慢的吸着她的嘴,每一个地方都细心的舔之再舔,那小医仙被温柔的挑逗所迷惑著,不自主的张开双唇,丁香小舌探出,到处寻找对手。药老用牙齿轻轻的去咬,然后叼著那她的舌尖用自己的舌尖问候它,那小医仙呼吸紊乱起来,舌头急急的全部伸出,药老也不客气的狠狠吸著,俩人舌头紧密的磨擦,药老甚至觉得味蕾上传来阵阵分泌出的唾掖鲜甜可口。

    接著药老也侵入那小医仙的嘴里,和她缠绵舌战,那小医仙不停地用力吞噬药老的舌,就像要将他咽下去一般,还吮得嘖嘖作响,药老心慌意乱这淫籍上说千淫白瞳淫荡娇媚,果然是有些道理,正想进一步占领她的其它地方,手掌才刚握住她并不丰满的小乳房,忽然有人惊呼一声

    「给力……蛋疼……我操……」

    这时却发现那熟睡中的少团长边打著睡鼾边大声的喊著梦话,药老一下子回过魂来,慌张的整理著自己徒弟黑色的袍子,那小医仙也睁开眼睛,茫然的看著药老。

    那小医仙撇了对面那沉睡中的少团长轻轻皱著眉头,那小医仙呆呆的望著药老,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刚在做什么?」

    这时候药老还搂著她,问:「你说呢?」

    她真的搞不清楚状况,摇摇头希望清醒一些,忽然想起方才睡梦中的美感,顿时恍然大悟,满脸羞红,恶声说:「你……你欺负我!」

    「我是在疼你。」药老嘻皮笑脸老顽童的说,又伸手摸她的胸部。

    那小医仙气极了,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药老的脸上,『啪』这一耳光相当的响亮,索性没有惊醒那少团长,药老被打得颊上又热又辣,当年淫气大陆顶顶大名的药淫尊,何等遭受如此待遇?双手用力箍紧那小医仙的上身,让她的手不能再乱动。那小医仙恐惧的说:「你……你别碰我……」

    药老亲在她的脸庞上,又用自己的脸去磨她的脸,说:「碰到了,你待怎样?」

    那小医仙快哭了,颤声说:「别……我要……我要叫了……」

    「你叫好了!」药老说。他知道像她这样骄傲的医师,都害怕丢脸,绝对不敢真的喧闹让大家知道,那是多羞人的事情。

    她果然纸是挣扎不敢叫喊,药老在她耳边亲著,说:「你别动,让我亲亲你这小嘴。」

    那小医仙哪里肯,药老见她不就范,又说:「亲完我就放了你。」

    她听了之后,信以為真,慢慢放轻抗拒的力气,最后停下来。

    药老咬著她的耳垂说:「对,这才是乖孩子!」

    她耳边传来男人的喘息,耳垂又被药老舔得麻痒,不由得起了机伶伶的冷颤,缩著肩膀,药老放鬆手臂,温柔的揽住她的腰枝,嘴唇游移到她的脖子上,又伸舌去舔舐著。

    她仰头枕著药老的肩,忍不住「嗯……」了一声,感觉不妥,连忙问:「你吻够了没?」

    药老重新吻回来她的耳朵,在她耳根说:「还早……还早……」

    她怎能受的了,嘴上「啊……」了一声,不由自主抓住药老的小臂。药老吃过了右耳,又来舔左

    药老低头便可以看见的超级鸡巴在荫户进出的样子,红红的荫唇因為抽插而频频翻动,带出来一股股的浪水,那小医仙的反应真好,没多久药老就发现他的手可以不必出力,完全是那小医仙自己在摇著屁股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