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集完结
    41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4小h

    跄跄跄阿鬼来为男nv那点事拉票的说

    按照男人们的命令,她保持著这样尴尬的姿势重新开始随著荡的音乐扭动起来。现在eiyàn的陶砉身上,只剩下j件黑se的内衣,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t,然而她也知道那些东西,与其说起遮羞作用,倒不如说起撩renyu的uiqing作用。

    黑se真丝吊颈罩的两p角形遮羞布,只能刚好将陶砉那丰满挺拔的房,下面一半罩住,剩下上面一半优美隆起的白se球暴露在外,甚至连两个峰上的突起物,也可以隔著罩清楚地看出形状。

    黑se网眼状的吊袜带围在陶砉不停扭动著的纤腰上,笔直修长的大腿上是黑se半透明长统丝袜,脚上是一双暗红sep鞋。而最令人b然大动的是她的黑se紧身neiku,形状类似於相扑的行头,只是一条窄的不能再窄的细布条夹在她的双腿之间,吊著这布条的是两细细的绳子,在身t两侧左右各打了一个结,才刚好挂在她柔美的腰肢上。

    小桃花,你真的好荡哦。居然穿的这麽的暴露。何非木用力将一大口口水咽下去道。喂,陶砉,你一定是很想被男人g吧不然,怎麽会穿这麽荡的内衣乐为席嘶哑著声音道。陶砉还没有低头看自己的身t,但不用看她也能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麽感,对於他们的问题她无法回答,只有羞愧地把脸转向一边。

    陶砉,到我们身边来,让我们好好看看你。陶砉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始慢慢地向那j个男人的身边走去。站住乐为席道,他似乎猛然间想到了什麽。陶砉的心跳似乎在这一刹那间停止了。把裙子脱下来。陶砉身上的黑se长裙无声地滑落在地上。陶砉一抬头便看到双充满yu的眼睛似乎要用目光将她身上仅存的j块遮羞布扒光,她不由自主地想用掩用自己的身t。

    何非木再也忍耐不住了,他一下从沙发里站起来,从墙壁上挂著的刑具里找了一副p制铐来到陶砉身边。把背到身後去陶砉放弃了反抗的念头,默默地将双背过去,任由男人们将她的双紧紧铐了起来。好了,现在可以尽情地玩弄你了,陶砉。

    乐为席在陶砉耳边小声说道∶现在继续跳你的脱衣舞吧双被铐在身後,全身上下只剩j件撩renyu的内衣的陶砉再次扭动起身t来,在男人们们的b迫下她慢慢来到他们身边,像一件展览品一样依次在个男人们面前扭动腰肢卖弄se相。尚家俊命令陶砉∶姐姐,先把你的先把你感的房亮出来吧。不行。为什麽尚家俊奇怪道。

    我没法解开陶砉害羞道。胡说,把翻上去不就行了吗何非木道。你难道敢反抗我们吗乐为席似乎生气了。不,我会我会尽力的。陶砉吃力地将被铐在一起的双翻上去,索著找到罩背後的绳结,轻轻向下一拉,原来紧紧绷在房上的罩立刻松弛下来。

    由於陶砉戴的是吊颈式的罩,因此解开背後的绳扣这个罩就像栓在绳子上的两块破布一样在陶砉的前飘来荡去,而失去了束缚的房则随著她的呼吸微微颤动。尚家俊从沙发里坐直身t,伸握住站在他面前的陶砉那丰满娇n的房揉弄起来。这头真是妙不可言呀。他轻轻捏了捏陶砉房上娇豔的头道。尚家俊抓住仍挺立在陶砉前的罩,用力向下拉,将她拉得低下头脸面对著他,然後毫不客气地将嘴凑上去,压在陶砉红润的小嘴上吻了起来。

    陶砉脖颈上受到向下拉的力量,使得陶砉不得不弯下腰,这样就自然而然地将pg撅了起来,正好对著坐在一边的何非木,正在饶有兴致地看尚家俊lin+ru陶砉的何非木立刻目瞪口呆。陶砉的neiku从前面看是窄窄的一条,从後面看则j乎什麽也没有,她身後优美的隆起著的两个浑圆的双丘间是一道深深的山谷,那条细布条完全陷入那道深沟,陶砉的pg实际上是完quanlu露的。

    42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5h

    跄跄跄阿鬼来为男nv那点事拉票的说

    当陶砉弯腰撅t的时候,深藏在谷底的秘境便暴露在何非木面前,那象征的遮羞布只能刚好将陶砉的洞遮住,而两p唇则在何非木眼前一览无遗。陶砉正以费力的姿势应付著尚家俊对她舌头的追逐,当男人最终捕捉到她的舌头xishun时,她突然感到一只糙的大按上她那最神圣的地方,她不禁惊叫起来。然而在男人的亲吻下,她只发出j声近似於shenyin的鼻音。

    小东西,把你这条荡的neiku脱下来。何非木声气地道∶快点他抓住陶砉的neiku使劲向上一拽,遮盖在她缝上的neiku立刻深深地陷了进去。嗯陶砉难受地shenyin著,她任何没有办法,只有用铐在身後的双索著找到neiku左边的绳扣慢慢解开,然後又解开右边的绳扣。

    陶砉可以清楚地感到neiku前面的那一半已经垂下搭在她的腿上,她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把腿分开,小东西陶砉刚刚把腿分开,那条不起任何作用的neiku就被男人们暴地hu了出来,陶砉知道这一次她的秘境彻底地暴露了。一边的乐为席也来到前後受辱的陶砉身边,伸托住她沈甸甸垂在那里的房轻轻捏了捏∶弹很好,从来都没玩过这麽的子。乐为席赞叹道,接著不紧不慢地玩弄起陶砉的身t来。

    不错,姐姐你的接吻技术又进步了。尚家俊终於完成了历时j分锺的长吻∶将来kujia起来也一定是个好。好了,各位哥哥。尚家俊道∶我看差不多了,是不是也让姐姐帮我们舒f一下呢早就该这样了。何非木头也没抬,继续玩弄著陶砉的下t。他壮的指已经伸进陶砉的道,感觉到陶砉温暖g燥的道壁紧紧箍住他的指∶妈的,可真紧啊,g起来一定很过瘾。他一边说一边开始hu起来。嗯哦下t被暴侵犯的感觉令陶砉无比难受,她用力扭动pg想摆脱男人的lin+ru,然而男人的指仍执拗地在她t内hu著。

    怎麽样,爽吧何非木把陶砉身t的扭动理解成对他的玩弄感到快感後的响应,得意地问道,同时稍稍加快了hu的速度。陶砉仍然保持著刚才那种弯腰撅t的姿势,整个身tj乎呈一个直角。她以这种吃力的姿势接受男人们的lin+ru已经快十分锺了,但更令她感到难堪的是她的身t竟然逐渐对男人不停地玩弄起了响应,在她t内hu动的指现在已经不那麽令人难受了。小东西,只弄了j下就流水了。何非木也感觉到紧紧包裹著他指的壁变得s润起来,更加兴奋了。

    何非木把指从陶砉t内hu出,双放在她高高撅起的pg上猛地向前一推,将她脸朝下推倒在沙发里。由於毫无思想准备,陶砉就这样身t呈九十度一头栽倒在沙发里,脸深深埋在沙发里使得她感到一阵呼吸困难。她扭动著身t想翻过身来,但身後的男人用将她按住∶就这样别动,这种姿势很好。陶砉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双被铐在身後,全身上下只剩半透明的黑se吊带袜,脸朝下趴在沙发里,只有pg高高地撅在天上将她下身的隐秘之处全部展现在男人们们的面前。

    何非木拍了拍陶砉的pg,命令道∶把你的腿分开,让我好好看看国最优秀的陶砉的下身。陶砉艰难地将双腿向两边分开,随後就有一只糙的大按上她娇n的户上玩弄起来。陶砉感到自己的t内对男人玩弄的响应越来越强烈,这是屈辱夹杂著一丝异样感觉的响应,而且随著男人持续的lin+ru,那一丝异样的感觉在她的回应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在不知不觉,陶砉的双腿失去了支撑的力量,慢慢软下来,终於变成跪在地上的姿势。

    4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6h

    跄跄跄阿鬼来为男nv那点事拉票的说

    此时何非木已经将她的上身拉起来,他从身後绕到前面的开始大力搓揉,陶砉高耸的双在何非木的被挤压成各种奇怪的形状;而在她的下身则被更加放恣地玩弄著,一只指在她的道里做浅进浅出的快速hu,一只指不停地拨弄她已经开始充血的核,甚至连她的g门也被时不时地玩弄一两下。

    怎麽样,陶砉。被男人们玩弄的感觉如何陶砉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在男人们的lin+ru下有了快感。这是绝对不能出现的事她在心大声喊道,然而身t的反应是她无法控制的,那一丝丝奇特异样的感觉一点一点汇集起来,终於汇成了一道快感的洪流,在她的t内激荡。她想夹紧双腿,然而在快感面前,她早已浑身无力,成了半靠在男人怀里的状态。为了不让自己堕入深渊,她只有咬牙关,拚命克制住自己想出声shenyin的yuang。

    你不要再顽抗了,小东西。是不是非常有快感呀何非木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但对於心高气傲的她来说,承认会在男人们们的lin+ru下产生快感是比死还难受的事,她用力摇了摇头。还不承认,你看这是什麽男人将玩弄陶砉下身的hu出来,放在她的面前,指上亮晶晶的粘著她下身流出的。只是随便玩弄了j下,连都没进去就已经这麽s了,真是荡的nv人。

    不,我啊嗯羞得涨红了脸的陶砉刚想强辩j句,但一张嘴,男人就将粘满了她的指塞进她的小嘴里。尝尝吧,小东西。自己的蜜水味道还是不错的吧何非木一边说一边用指在陶砉红润的小嘴里hu起来。当陶砉发现男人们仅仅用指在她嘴里hu都会令她产生快感时,她终於绝望了。我完了,还是向他们投降吧。只是这样想了一下,她的shenyin声就从嘴里漏了出来,她完全瘫软在男人的怀里。来吧,荡的陶砉。男人的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随後向她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让我们看看你的真面目吧。他费力地拔出被陶砉用力xishun的指,从前面绕到她下t又探了进去。

    被男人从身後紧紧搂在怀里的陶砉突然感到铐在身後的双巾到一个坚y的东西,她全身不禁一震,一种握住地冲动从她心油然升起。嘿嘿嘿嘿男人荡地笑道∶按捺不住了吧他挺起身t,让自己的紧紧压在陶砉的双上来回磨擦著。那种冲动越来越强烈,终於陶砉的神防线在她的yu面前竖起了白旗。算了吧,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就把自己的身tj给这些恶魔处置吧。她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用铐在身後的双拉开何非木的k子拉链,拽出何非木那火热大的yanju,用握住慢慢套弄起来。被陶砉柔软的握住上下套弄的感觉令何非木无比兴奋∶真舒f。他更加用力地用指玩弄著陶砉不停地分泌出粘的花瓣。

    啊嗯被男人们疯狂lin+ru的陶砉的shenyin声回荡在宾馆里。虽然她拚命想压抑住自己身t的反应,但快感有如泛滥的洪流,一经溃口便再也控制不住了,她的防线终於全面崩溃,开始配合著男人们的玩弄扭动著她eiyàn的身t。好了,让我们正式开始吧。何非木看到已经差不多了,他放开陶砉站起身道。陶砉跪在地上,全身瘫痪了一般。何非木很快脱掉衣f,露出健美匀称的身t。他坐到陶砉面前的沙发里,向下移了移身t,呈半坐半躺的姿势。过来,陶砉。现在该解决问题了,坐到它上面去。他指了指双腿之间那冲天而起的。终於要开始了,陶砉甚至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她起身站上沙发,面对著何非木,双腿叉开分别踩在他身t两侧的沙发上。男人直剌空的就耸立在陶砉的双腿下,她慢慢地坐了下去。直挺挺地顶住她柔软的户,她稍微挪动一下pg的位置,让正对上她那已经有些泛滥的洞口。

    44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h

    跄跄跄阿鬼来为男nv那点事拉票的说

    此时的陶砉又清醒了一些,但伴随著清醒而来的则是屈辱和羞愧。一想到自己在男人们面前先是表演了脱衣舞起他们的yu,然後又赤身luti地摆出各种姿势任他们玩弄自己引以自豪的身t,现在还要亲自将男人们的送入她的洞以完成对她的qiangjian,这种经历她一想起来就痛不yu生。她也知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後悔的余地了,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後,她坐了下去。虽然陶砉的洞已经很s了,但仍然非常紧密,男人们那大的在洞口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陶砉感到自己的身t好像被一铁y撬开一条缝,男人那可怕的东西终於进入了她t内。t和神上的痛苦在这一瞬间袭遍她的全身,nv人的矜持、尊严以及所有她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从这一刻起统统被残酷的现实摧毁了,眼泪再一次从陶砉美丽的眼流了出来。真紧啊你的洞是不是很久没有被男人过了何非木道。他大的只是刚刚入一小半,就已经感觉到来自陶砉道壁的压力。继续坐下去呀陶砉控制了一下情绪,又慢慢地向下坐去。男人那毒蛇一般的越来越深地进入到她的t内,一种巨大的充满感袭遍她的全身。她感到似乎该坐到底了,但pg却仍然没有接触到男人的身t。

    陶砉忍不住睁开眼低头一看,心顿时剧烈地跳动起来,在黑se吊带袜、黑se的花丛和雪白的t的映衬下,一条乌黑发亮的大赫然在她迷人的花瓣里,而且只不过进去了分之二,这无比荡的镜头令陶砉不知所措。怎麽了,停在那里想什麽我我陶砉支支唔唔道。此时在她的脑海里闪动的念头是∶如果全进去了,可能会把我的身t戳穿的,但这句话实在难於启齿。她正在想著,突然何非木的身t用力向上一挺,她眼睁睁地看著露在外面的那一截一下没入到她的身t里,同时她感到一阵强烈的撞击感从t内传来。啊她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声音里包含著痛苦、无奈以及一丝快意。

    已经被何非木彻底占有了的陶砉骑在他身上稍稍挪动一下pg,调整好姿势开始慢慢上下晃动起来。开始要慢一点,身t起伏的动作要大,要等马上就要出来时,再往下坐,明白了吗看到陶砉动作比较生疏,何非木指点道。他半躺在沙发里,向上看著美丽能g的陶砉屈辱地上下晃动的身t,如妖般漂亮的脸庞上原来那g坚毅冷傲的神情现在已经荡然无存,如今她的脸上流露出混合著耻辱和快感的表情,那对令所有男人为之迷乱的高耸峰伴随著她身t的动作而上下晃动,yufeng峰尖上豔丽的头在他眼前来回飞舞著。

    何非木伸出托起她的房,用指头按住上面已经挺立的头。虽然已经无法克制住自己t内熊熊燃烧的yu火,但在陶砉仍然保持著一丝清醒∶一定不能让男人们们将自已的最後一点理智剥夺。然而按照男人的命令大起大落的动作对她的冲击太大,每一次就好像重复一遍最初的入过程,大的不停地在她t内做著长距离的活塞运动。和紧贴在其上的壁的摩擦产生的热量一点点熔化著她的理智。已经大量泛滥的蜜水充满了洞,溢出的粘满了陶砉和男人们下身的结合部,伴随每一次t的接触而来的是咕吱咕吱的粘声。哦拚命压抑yuang的痛苦终於无法忍受了,陶砉再次发出荡的shenyin声,一边shenyin

    著一边逐渐加快身t的动作。

    由於双被铐在身後,身t没有支持平衡的力量,不停加快的动作使得陶砉原本就很费力才保持直立状态的身t愈发的摇摇yu倒。让我来帮你一下吧,荡的陶砉。一个邪的声音突然在已经接近迷乱的陶砉耳边响起。不知什麽时候,乐为席已经脱光了衣f来到正骑在何非木身上不停扭动著的陶砉身後。没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已经从她身後搂住她,双环抱抓住她上下跳动著的双,喷著热气的嘴不停地落在她的耳畔、颈间、背上。

    45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8h

    跄跄跄阿鬼来为男nv那点事拉票的说

    身t的感被完全调动起来的陶砉,对男人的玩弄已经不再产生抗拒的心理,此时的她全身上下都成了感区域,男人的每一次亲吻、抚无论落在她身t的什麽部位都会带给她强烈的刺激。在无法抗拒的巨大快感的冲击下,她又一次感到浑身乏力,身t不由自主向後靠在男人怀里。由於陶砉还在何非木身上不停地上下晃动,身後的乐为席也随著她的节奏前後摇摆,他腿间直挺的,则在陶砉的节奏像鞭子一样轻轻hu打著她的pg。

    我怎麽会变成这个样子虽然心里有著这样羞耻痛苦的疑问,陶砉还是不由自主地用铐在身後的双握住男人的,一边前後套弄,一边握著它不停地在自己身後pg的那条深沟里来回磨擦。看到陶砉同时为两个男人们提供f务的荡样子,尚家俊兴奋地直起身,双搭在她柔软的纤腰上,一口将在他眼前上下跳动的娇n头含在嘴里。啊嗯已经变得异常敏感的头,突然间进入一个温热s滑的环境,被男人xishun著,头部被用牙轻咬,同时尖遭到来自舌头的戏弄,这巨大的刺激令陶砉失声尖叫起来,但随即又拚命克制住,只能苦闷地低声shenyin。

    陶砉的脸被身後的尚家俊用力扭过来,看到男人凑过来的嘴,她主动张开嘴伸出舌头和男人亲吻起来。陶砉压抑的shenyin声、男人们不断加重的huanxi声和已经浸透的下身的撞击声越来越响,j种声j织在一起形成一幕j狂响曲,在宾馆里回荡。陶砉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t了,她骑在男人身上拚命地上下晃动,大的飞速地在她的身t里进进出出。啊陶砉发出一声高亢的shenyin,一阵无比巨大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她无力地瘫坐在男人身上。

    陶砉她勉强坐直已经疲惫不堪的身t,重新开始扭动起来,然而只是上下动了j下,她又瘫在身後的男人怀里。刚才的高氵朝已经将她全身的能量全部释放,她已经无法作出任何动作了。又怎麽了主人,我已经已经不行了。你不是说要努力为我们f务吗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办到,否则就得受到鞭鞑的惩罚,明白吗我明白,可是没有可是,既然你做不到就得受惩罚,除非何非木看了看陶砉漂亮的脸蛋,除非你向我们认错求饶,然後再求我们换个姿势继续j你。我我陶砉迟疑道,男人的要求实在太难以接受了。不愿意求饶,那就只有接受惩罚了。身後的乐为席将陶砉依然靠在他怀里的身t推开,我错了,陶砉终於忍不住哭出声来∶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哦,你终於肯求饶了,那你准备让我们怎麽饶你呢请换个姿势这句话实在太令人羞愧了,陶砉说到最後已经声音全无。

    好吧,既然你这样哀求我们,就先饶你一次吧,你先站起来。在乐为席的帮助下,陶砉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何非木那依然耸立的乌黑随之从她的洞里拔了出来,上面亮晶晶的粘满了她的。陶砉重新站到地上,乐为席和从沙发里站起来的尚家俊分别站在她两侧,两直挺挺的就像已经被行刑的刽子端起准备击的枪,瞄准了它们的目标,双铐在身後hilu著身t的陶砉。自己摆个姿势吧何非木命令道。

    陶砉感到一阵晕眩,这是过度的气愤和羞愧导致的,男人们们对她的lin+ru超出了她的想象。刚才是我们两个为你提供的f务令你达到了高氵朝,因此你得摆出一个能同时为我们两个f务的姿势,明白吗看到陶砉准备躺到地上,乐为席提出了更进一步羞辱她的要求。陶砉无助地抬起头看看众人,她死了心。由於从来没有被两个男人同时j的经验,因此她想了一会最後慢慢横著趴在身边的沙发上。沙发的扶很高,她一弯腰近处的扶就撑在她的腹部,而远处的扶则支撑住她的肩,她的头和pg分别在沙发的两侧。

    46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9h

    跄跄跄阿鬼来为男nv那点事拉票的说

    小东西,下面有两个眼,让我用哪一个是这个吗乐为席按住陶砉富有弹的pg,直挺挺地顶在她柔软的j花门上,用力就要向里推进。啊後庭受到来自的巨大压力,陶砉惊恐地尖叫道∶不要啊,不是那里不是这里是哪是是道。小东西,用这麽难听的词,是洞明白吗明白啊陶砉的话还没说完,乐为席的就凶猛地入到她那毫不设防的去了,那种恼人的下身充满感再次冲击她的神,她又忍不住叫了起来。

    当陶砉看到何非木那巨大丑陋的得意洋洋地出现在离自己脸如此近的地方时,她感到有些呼吸困难。这上面都是你的蜜水,先把它tg净再说。何非木抬起一只脚,跨过沙发扶踩在沙发上,这样他的就完全处於陶砉头部上方,下来回晃动的囊一下撞在她毫无思想准备而来不及躲闪的脸上。

    没有办法,陶砉只有用力向後抬起身子,整个身t呈一张弓形,她红著脸慢慢伸出柔软的舌头开始一点一点t著何非木的。要把下面的袋一起tg净,t的时候得把它含到嘴里去。按照何非木的命令,陶砉将何非木的两个睾丸一个一个含到嘴里xishun了一遍。当她这样做时,身後的乐为席则按住她的pg不紧不慢地在她的洞里做深幅hu送,在他的hu送下她身t有节奏的摇晃著,沈甸甸地垂在两个沙发扶之间的房不停地荡来荡去,其一个房的尖端落到了尚家俊踩在沙发上那只脚的脚面上来回磨擦著,陶砉感到了自己的yu火再一次在t内燃烧起来。

    当陶砉终於将男人们的含到嘴里时,那yu之火已经烧遍全身。何非木的过於大,虽然他只把它向陶砉的嘴里送进了分之一,她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没用的东西。何非木骂道,把嘴尽量张大点,要用力吸,记住不要用牙咬到它,否则有你好受的。嘴里被塞得满满的陶砉已经说不出话来。

    何非木心充满了邪恶的满足感,他一抓著陶砉的头发,一托住她的下巴,开始快速地在她的嘴里hu。而与此同时,他对面的乐为席也开始向陶砉的下身发起冲刺。前後同时发动的进攻令陶砉的yu有如炸弹爆炸般在t内爆发。尽管pg被男人用力按住,她还是拚命扭动著以使在洞飞速hu的能更猛烈地在她t内搅动,同时使劲夹紧双腿好让那种感觉更加强烈。而她被巨大hu了一阵的嘴已经有些适应了,她努力把身t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以便能更深入进来,并尽力xishun著以获得更大的磨擦感。伴随著男人们的的hu,她前面的红润嘴唇和身後的豔丽唇快速翻飞著,口水和蜜水在的进进出出不停地流了出来,顺著她雪白的脖颈和大腿缓缓向下流淌。

    两个男人们被陶砉的荡配合刺激得无比兴奋。乐为席首先按捺不住,他抓住身下的感猎物纤腰上那刺眼的黑se吊袜带用力一扯,随著一声织物破裂的响声,吊袜带散落在陶砉腰身两边的扶上,乐为席则喘著气开始了最後的冲刺。嗯嗯乐为席上的动作令陶砉全身一颤,快感汹涌而至,无法在嘴里得到渲泄,只能由鼻子哼出j声撩renyu的鼻音。

    尚家俊踩在沙发上的脚面上感到一种s感,原来是顺著陶砉脖颈的口水流到房上,又沿著发y胀大的头流到他的脚上。他低头看了看跨下的情形,感到一g热流涌向下身的突起物,他突然抬起脚将,整个脚底压在那已经流满口水的房上用力碾著,同时也在陶砉的嘴里开始疯狂hu。感到嘴里和洞里的两同时膨胀,那超出想象的异样充实感令陶砉立刻再次达到高氵朝。与此同时,那两也开始了喷,大量的随著乐为席与何非木的的每一次颤动,一g一g地进陶砉的嘴里、洞里。在男人们们仍然意犹未尽的零星hu,白se的不停地溢出,顺著原来口水和蜜水流淌过的路线缓缓向下

    4後记出人意料的结局

    跄跄跄阿鬼来为男nv那点事拉票的说

    当陶砉再次清醒的时候,个男人都已经离开了宾馆,只留下陶砉一个人在里面,如果不是双腿间的酸痛和那还从自己的道汩汩流出的男人的,陶砉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恶梦,但是陶砉知道那不是恶梦,的确,自己的报f失败了,就连是自己认为需要保护的弟弟都是糟蹋自己的凶。

    陶砉晃晃悠悠的从宾馆里出来,却听见人来人往的道路上传言问帮的亚师被人袭击了,但是还好只是受了重伤,并没有死。但是陶砉却是在想,怎麽他们都不死,为什麽。就在陶砉出神的时候,一辆车停在了她的身边,走,跟我回去,我有话和你说。原来是陶蓟。

    陶砉似乎对陶蓟还抱有最後一丝的希望,但是当陶蓟从身上拿出那一张支票的时候,陶砉却是彻底的绝望了,於是摇晃著身t,慢慢地离开了陶蓟的家里,慢慢的走著没有任何目标。诶,小妞,你是一个人吗陶砉并不知道自己走进了混乱的平民区,并且遇见了一群小流氓,但是她的运气还是好的,在没被人侮辱的时候,就带了回去。

    怎麽样,还是没有找到吗焦急的陶蓟道。是的还是没有找到,但是大哥,明天你不要忘记去拍婚纱照。一个小弟提醒道。拍个p,你明天去帮我把婚礼取消,还有找人去告诉何非木和乐为席,就说是陶砉失踪了。陶蓟道。是是的,知道了。小弟似乎被吓了一跳。还是没找到,但是听说那里是有头目在领导的,头目还是个nv人,十年前还是我们问帮前身的头。乐为席的助理打听到消息道。你不要说了,我知道是谁了,去帮我把何亚师找来,我们要一起去。乐为席j代道。

    我也要去。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傻坐著的尚家俊道。好吧,但是不要乱说话,还有不准多事。乐为席j代道。我不小了,我知道。我只想找回我姐姐,不,确切的说是我的nv人。尚家俊道。你说错了,是我们的nv人。乐为席道。帮主,陶总的人求见。说是有陶砉小姐的消息了。一个小弟道。

    就说我知道了,让他本人在平民区门口等我们。半个小时後,我们就到了。乐为席j代道。怎麽样,你的身t还行吗乐为席看见重伤刚好点,但是依然面se苍白的何非木道。死不了,这次把她找回来,我非好好敲她pg不可。何非木发狠道。你当心又把她吓跑了,还是抓到床上让她下不了床比较现实点。乐为席笑道。

    怎麽你能接受其他人了何非木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难道你不能接受乐为席边开车边说道。只要她以後不要再给我整出其他人,我就很满足了。何非木道。现在小东西的日子也是很难过的,毕竟是要有四个男人要找她麻烦的。乐为席道。四个,除了你,我和陶蓟还有谁何非木似乎有点冒火道。

    还有我。一直坐在车後面没说话的尚家俊道。你不是小东西的弟弟吗何非木道。我喜欢有什麽不可以难道你反对尚家俊给人的眼神是如果不f那就决斗。好吧我不反对,毕竟小东西也需要一个年龄和她差不多的人陪。何非木道。到了,都下来吧。乐为席道。

    那是一栋非常老的老房子了,但是乐为席在走上楼梯的时候,却是脸上带著尊敬的脸se,就连何非木也是,就只有尚家俊给人很是轻松的感觉。当乐为席敲开了一扇门的时候,一个年约五十出头的nv人伸出一个头,看了乐为席他们一下道:进来吧,但是轻点她刚睡著。那个nv人道。真是对不起,大嫂,我们的事情还要麻烦你出。乐为席道。

    也算是我和她有缘吧,二十年前我们就见过,当时她还流落街头,现在怎麽又成了这个样子那个被乐为席称做大嫂的nv人道。其实是我们的疏忽。何非木接过话道。小子还算你们有勇气来,好吧,我现在把她再次j还给你们,但是记住一点,她现在可是我的gnv儿,而且她现在肚子里有了孩子,不过身t比较虚弱,也再也经不起你们的折腾了。如果我再发现她被你们b的离家出走,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们不客气。李云威胁道。

    知道了大嫂,我们一定会注意的。乐为席听到陶砉怀y了而幸喜道。她是谁尚家俊在一边轻轻的问陶蓟道。她叫李云,是问帮每任帮主都尊敬的人,听说老老帮主以前是被她从死人堆里揪回来的,而且她不喜欢过问帮里的事情,这下陶砉算是赚到了。陶蓟道。於是陶砉在睡梦被这四个因为ai又重新聚到一起的男人给带回了家。

    个月後

    走开,我有说原谅你们了吗一个大腹便便的nv人摇摇晃晃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道。我都说了,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我不是父亲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母亲用我来威胁父亲,还间接害死你母亲。不用说,在这里讨饶的人一定是尚家俊。但是你母亲**我老爸。陶砉生气道。那也不是我能阻止的事情,那会还没有我呢。尚家俊觉得自己有点与陶砉说不通。

    好吧,算你说的有理,免了;你的过错,但是他们个的过错不可饶恕。陶砉一撑著自己的腰,一指著那一脸苦瓜像的男人道。我,我们都知道错了,你看孩子都快要出生了,你还不想和我们结婚,孩子生出来会父不详的。乐为席道。那没关系,反正我又不介意。陶砉瞥了一眼乐为席道

    那,你喜欢玩问帮,还有玩做生意的游戏,我不是把问帮和所有的生意都给你玩了嘛。何非木委屈道,想像自己是最倒霉的,陶砉一玩就玩完了自己j十个亿。哦哦就在陶砉想要指责一下何非木的时候,肚子却是突然痛了起来。搞的家里的四个男人飞狗跳的终於把桃花送倒了医院。

    就在四个男人在产房外揪了六个小时头发後,医生终於出来了。她怎麽样四个男人异口同声道。大人倒没什麽,只是因为她是双子,所以现在只生出来一对异l双胞胎,还有一对双胞胎要一个月後才出生,请问谁是孩子的父亲於是四个男人又是一番你争我夺的,被推出术室的桃花看见那四个因为在争谁才是孩子的父亲而打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终於笑了,呵呵,原来只要他们四个人都飞狗跳了,那麽自己就轻松了,陶砉微笑著抱著自己的双胞胎儿子指示护士送自己去了病房,原来老天真的是对自己很好呢

    完

    百度搜:读者吧网阅读本书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