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逃亡艳旅
    被土匪****的村妇们黑道,是被社会大众深恶痛绝的一种畸形玩艺儿,任何善良之辈,只要提起黑道,没有一个不骂不恨的。可是由於黑道的隐密性,它的许多罪恶,特别是黑道对女人的残酷摧残和蹂躏,其许多内幕是鲜为人知的。1918年,杨州闻名的青帮头子刘寇天,年方叁十一岁,他看上了同是刘姓一家穷人只有十六岁的独身女儿素月,便仗着其强dà

    的青帮势力,指定要强娶素月为妾,素月父亲就是不肯就范答yīng

    ,刘寇天便倚仗自己的权势强行霸占了素月家赖以生存的叁亩田地,在素月父亲领着一家五口人外出躲避的一天晚上,刘寇天指使人在途中将素月秘密抓来,关进了刘寇天家後院。一见貌如天仙的素月,刘寇天的老父亲刘老太爷就喜得不得了。刘老太爷已经七十二岁了,当晚,刘老太爷就命素月同他睡觉。并威胁她说,如果她不肯,就在途中杀了她全家,也不会有人知dào。尽管他的儿子刘寇天心里极不情愿,也只好眼瞪瞪地看着老父亲将素月拖进了他的房间内。老太爷知dào

    儿子的心思,他答yīng

    儿子在他破了素月姑娘的贞操,取得初夜权後,下半夜儿子就可以同素月圆房。

    素月是一个很孝顺的女孩子,为了全家的人的性命,为了她娘的病,她强忍着悲伤,牺牲了自己。

    哭声变成了忍耐,也变成力量。这力量使她克制自序而不敢发狂,使她能镇定地应对目前恶烈的处境。

    她悄悄地看了他一眼,脸上粗粗的毛孔和道道皱纹,耷拉着皮肤的颈脖,映入了她的眼,他简直可以做她的爷爷了!这就是她终身要献给他的人吗?我将要永远陪伴他一辈子吗?”一树梨花压海棠。”在这暗无天日的黑道社会里,现实对她是多麽残酷啊!

    她下意识地瞧着他的头,丝丝白发,真是”一树梨花”,而海棠却不幸就是自己。”自古红颜多薄命”,古人都这麽说,她只好认命了。她的神志已经有些麻木了。刘老太爷兴奋地嘱咐家人李姑,替素月梳洗整装,当天晚上刘老爷子就命素月和他同睡,尽管儿子刘寇天一肚子的不情愿。

    刘老太爷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还有着一定的性能力,他兴奋地流着口水,一件件剥光了素月的衣裤,紧紧抱着素月柔滑的身子。素月畏缩在刘老太爷的怀里,她正当十六年华,细细的腰肢,刚发育成熟的**饱满结实,柔嫩的肌肤,白如雪霜刘老太爷的身躯,把她重压着,在他哼哧哼哧的喘气声中,他将自己那半硬半软的**,强行塞进了素月的**。

    她开始感到紧张刺激中还觉得火辣辣地涨痛,她咬咬牙,皱眉忍住了,她不想哀求,哀求有什麽用?他能饶过她吗?当然不会的!花了那麽多钞票,为的是什麽?刘老太爷见她没作声,以为她愿意了,便用力地向前一挺,一下子,便挤进了素月的**口,紧跟着,老头子的下身又向前一挺,他的整根**就全部插进了素月的**里。素月痛得连声大叫,”啊呀,不能,疼死我——”她花容失色,眼泪像珍珠似的落下。

    刘老太爷一面亲着素月的小嘴唇,一面小声在她耳边说:”小乖乖,忍一下就会好。”素月激烈地扭动着下身说,”哎呀,我不要——”素月的**又紧又窄,紧紧裹住刘老太爷的**,由於素月下身激烈扭动,加上有素月**里不断流出湿润润的粘液滋润,使刘老太爷得性兴奋越来越强,感到无比舒服,他原本不太坚硬的**,此刻变得硬了起来。他闭上眼睛,默默地享shòu

    着与处女**时,素月姑娘给他带来的无穷快感。刘老太爷趴在素月的身上一动不动。他的嘴却不停地吸吮着她的嘴唇,素月紧闭着嘴唇,不让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刘老太爷急了,用嘴使劲拱入素月的口中,一口将素月的舌头强行吸在自己的嘴里。

    他那双布满皱纹的手,交替着,使劲揉搓着素月那柔嫩的两只**,刘老太爷的胡须在她的**上轻轻地扫动着,素月感到浑身痒痒的,不住地上下左右摇摆着自己的下身,**里不由自主地涌出一股股粘液。

    他轻轻抽出**,又用力顶进去,一进一出**着。虽然刘老太爷的**并不十分粗大,但从未与男人**过的素月,她感到恰到好处,只觉得**里胀鼓鼓的,说不出的兴奋。她不由地扭动着屁股,嘴里娇喘虚虚,”啊呜,啊哟,我不,哎呀”,素月**里的快感是从来没有过的。正当素月飘飘欲仙的当儿,刘老太爷突然逐渐加快了**的速度,接着,老头子猛挺了几下,在素月的**里很快流淌出几滴**。素月只觉得刘老太爷的**在自己的**里跳了几下,一丝热流通过下身,漫遍全身,但她还需yào

    他的**和热流时,却见刘老太爷气喘呼呼地趴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能动了。”你,你怎麽啦?”素月问他。他没有回答,顿时,素月像从高空之中跌落下来,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里像有千万条蚂蚁和小虫在爬似的。

    然而,刘老太爷已经无能为力了。素月推搡着趴在自己身上的老头子,刘老太爷爬起身一看,自己的**上,素月的**和**口,都留有斑斑血迹,连床单上也留下了鲜红的血印。

    素月感到难过极了,她深深叹了一口气,自己十六岁的最宝贵的贞操,就这麽被强制性地交给了,比她几乎大了四五倍的糟老头,而且是在黑社会的强制暴力威胁下。但她万万没想到,她的悲惨命运还只是个开头。刘老太爷穿好衣裤刚刚出去,他的儿子刘寇天就狞笑着跨进门来。

    素月吓了一大跳,刚想去抓自己的衣裤,刘寇天突然一把抓过素月,将她转过身体,一手往下压她的脊背,一手紧紧搂抱着她的屁股,然後掏出自己早已高高翘起的**,从她身後的屁股缝隙中,顺利地插进素月**的裂缝中。

    她发出了一声屈辱的惊叫,”你怎麽——我已是你父亲的人了,你不能——”而他却不说一句话,强壮的身体紧紧地箍住了她,使素月屈辱地向前弯着腰,刘寇天压在她的脊背上,和素月几乎是重叠在一起,同时不停地用**从後面**她,他的臀部前後凶猛剧烈地抽动着,他的小腹挤压着素月的屁股,发出啪啪,啪啪,啪啪的响声,刘寇天的双手绕到素月的前胸,使劲挤捏揉掐着她的两只,用力仔细地玩弄着素月**中的硬块,素月流着眼泪,痛得张大了嘴,她的身体被他奸的动作向前一振一振的,素月不停地向两边甩着长发,**里发出了一阵阵扑滋扑滋扑滋的声音,紧接着,刘寇天一阵汹涌滚热的**通过他不断跳跃的**喷射出来,长长地射入了素月的**深处。

    刘寇天大声喊叫着,突然从她的体内拨出**,几乎使她跌倒,他将自己尚未软下去的**缩回裤裆中,把素月翻了个脸朝天,他兴奋地狞笑着,弯下身,两手紧握素月的两只**,先是用手指捻压着她的两个,又用嘴舔咬着她的,接着,他伸出食指和中指,将食指插入素月的**,又将中指使劲地插入了她的**,素月大声哭叫着,他不停地捻动**着两根手指,素月哭喊着,全身激烈地扭动着,但刘寇天却感到了莫大的快感。第二天,他们父子俩将素月交给了刘家开的”春花梦轩”妓院老板王老太婆。当晚,王老太婆就让素月接客,素月宁死不从。王老太婆威胁她,如果不从她就要被**。素月还是不从,因为她已看透了黑社会的本质,昨晚她就被那禽兽不如的刘家父子**,她已经什麽都不怕了。王婆见状,立kè

    叫来六个妓院打手,不由分说,一把将素月按倒在地,叁下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裤,六个打手当着众人的面,一个一个地压在素月的身上,将她**。因为怕她怀孕,六个打手都把自己的**射在素月的脸上,**和上。素月咬着牙忍受着他们六人疯狂的**,就是不答yīng

    接客。顿时,王婆脑羞成怒,命打手们将裤子给素月穿上,抓来一只小猫,塞进了素月的裤裆,然後用木棍抽打她裤裆里的小猫,小猫痛得在素月的裤裆里又跳又抓,这下,素月终於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惨叫声,裤裆里流出了血和尿。素月终於连连答yīng

    接客。一个月後,素月恢复了,王婆又逼她去接客,素月反悔,说什麽也不肯去接客,王婆大怒,命人将素月衣裤剥光,把她仰面按在地上,然後将一根大洋烛插进素月的**,素月剧痛难忍,欲喊不许,欲哭不能。半个小时後,素月的**里流出一大滩鲜血,素月只好去接客,二十岁那年,她死了。

    1932年初夏,天气过早地熟了起来,雨水也多,庄稼长得很快,在地里劳动的人们看着这喜人的庄稼,活干得更起劲了。树荫下小嬉时,老人们抽着旱烟,满脑子里装着对收获後的富有,盘算着将来的憧景。在一个宁静的夏日夜晚,通化东部的大西岔屯。屯东头的张家,张母和儿子张玉民,儿媳,18岁的女儿大霞刚刚上炕睡觉,便被一阵暴风雨般的狗叫声中惊得坐了起来。”怕是来胡子了!大霞,快和你嫂子拿锅灰抹脸猫里屋去。”张母边穿衣服,边急忙吆喝着。

    就在大霞和她嫂子刚要抹灰时,门被”当”一脚踢开了,几个手持短枪,凶眉怒目的土匪(胡子)闯了进来,雪亮的刀枪一下子逼到她俩胸前,吓得姑嫂二人”妈呀”一声坐到了柴禾堆里。一个连腮胡子的土匪手指大霞迸了一句,”绑了!””半个月之後,到龙爪沟赎票,票价是小洋两千,到期不交,你们自个儿掂量着半吧大胡子土匪冷笑几声,笑声中透着浓浓的不怀好意。”当家的,你们丧良心啊!”张母像发怒的狮子扑上去,被一个土匪几脚得爬不起来。夜里十点钟,屋里,几盏野猪油灯照得四壁生辉,地下站了一地的土匪兵,每个人的眼里都像要喷出火来一样,那是一股充满肉欲之火。大霞凭直觉便知dào

    要发生什麽事,她”哇”地哭出声来,扭头就往外跑,几个土匪拉住她把她拖回来,叁把两把地扒光了她的衣裤,把浑身一丝不挂,**裸的大霞摁到了炕上。大霞使劲地扭动着,可十多双手像山一样重地压着她的四肢,身子连动一动都不可能。”九洲”和十多个土匪围坐在大霞那**的身边,在她那雪白而又富有弹性的肚皮上打起麻将来。大霞肚皮上的牌局正在激烈地进行着,胡子们瞪大眼睛,盯着手里的牌,旁边观看的胡子则目光不离大霞那茸茸中神密的裂缝,奋力挣扎後的大霞这时已经累得虚脱过去了,对眼前的一切她感到的只是麻木,脑子里一片空白。”胡了!””九洲”啪地把手中的牌摔到了大霞的肚皮上,身子往身後一个胡子身上一靠,紧绷的脸上露出了猎人擒获了猎物般满足的笑容。当这一事实被大家承认後,胡子们狂笑起来,他们用最猥亵的语言开着人间最下流的玩笑。闹腾了一会儿,胡子们知趣地散去了,啪的一声,”九洲”关上门,转过身来,叁把两把脱光了自己的衣裤,一口气吹灭了灯,饿狼般地扑到了浑身麻木,已经无法动弹的大霞身上。

    这一夜,对大霞来说,最宝贵,最值得珍重的一切都被打碎了。”九洲”压在大霞的身上,用舌头从大霞的额头开始,舔吸着她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又舔吸着她的脖子,**,肚脐。当”九洲”的嘴刚一到大霞的**,大霞的身子跳了一下。

    他用牙齿咬扯着大霞的。他笔直地压在大霞的身上,用坚实的胸脯上下左右地挤压着大霞那结实浑圆的一对**,粗壮坚硬的**顶在大霞紧闭着的**口,他手握**,用黑而粗大的不停地在大霞的**口磨擦着,毕竟大霞还没嫁过人,从未解过男女风情,不一会儿,大霞就被他揉搓得开始气喘虚虚,抬起下巴,浑身发紧,**口也慢慢地开始湿润了,渐渐地,**口的裂缝打开了。”九洲”将**对准大霞**口,下身猛地一挺,滋的一声,终於顶入大霞的**口,大霞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哭叫声。

    他根本不顾大霞作为处女第一次被迫与男人**的痛苦,疯狂而又快速地抽动着**,大霞不停地左右摇摆着头,眼泪打湿了两边的长发,他终於停了下来,双手支撑着上身,而用下身紧紧地顶住大霞的**口,他低下头紧紧地盯住大霞的脸,仔细观察大霞对他表现出的性兴奋,过了大约几分钟,他长长地抽出**,只剩下一点点,再深深地插进大霞的**里,他一边抽动,一边用手指捻动着大霞的阴蒂,他的大拇指摁在她的阴蒂上运揉,大霞实在受不了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不一会儿便昏过去了。

    大霞又被土匪的强迫亲吻弄醒了,他将大霞的两条大腿拉过来,让她的屁股靠在自己的大腿上,将粗壮坚硬的**深深地插在大霞湿润润的**里,两只手分别紧紧地抓住大霞的两只**,他又揉又搓又捏又掐又捻,他举起大霞的双腿,将腿尽lì

    压向大霞的**,他骑坐在她的大腿和屁股上,用手指沾着大霞**口的粘液,就将湿湿的手指深深插进了大霞的**中,他的**在**里快速抽动,他的手指也在她的**里乱搅动,大霞哭喊的声音一下子又变得更凄厉了。他的动作越发加快,而另一只手则仍拚命地玩弄着大霞的**,他的一张臭嘴更是紧紧吸吮大霞的嘴唇,舌头和洁白的牙齿。

    他抽出**,看见自己的充血很厉害,那一跳一跳的就像快要胀裂似的,他用手握住粗暴的**,将身子半跪在大霞躺着的身体面前,然後伸手将大霞满是粘液滑漉漉的**拨开,只听噗滋一声,坚硬粗壮的**便狠狠地插进了大霞的**。他每一次强有力的抽送都把她的两片****得一张一合,大霞的嘴巴张得开开的,下巴更是高高仰起,下身不停地扭动着,半个多时辰过去了,”九洲”感到下腹的腰眼传来阵阵酥麻,他知dào

    自己快要达到**了,於是他将抽送的速度加快,力量也加强了。突然一阵酥麻袭遍全身,这个土匪胡子将身子趴下,紧紧地抱住大霞,他将自己滚热的**一点一滴地全部射进了大霞的**深处。他抱着大霞,两人异口同声地吟叫着。他还是不放过她,将大霞抱翻过来,压在自己身上,他盯着大霞那两只高翘的碗状**,他忍不住抬起上身,两手紧紧抓住大霞的两只**吸吮着。”

    你还不让我,睡,睡一会儿吗?”大霞实在太累太困了,她低声哀求着这个毫无人性的土匪胡子。”不,”土匪胡子说,”我还要干你,一直干你到天亮,你下面的水好多呀,我的插进你的**里,实在太舒服了,我现在只想一口掉你!”他伸手在大霞的**口抚摸着,不时用手指插进她的**里,大霞的**里顿时又流出了大量的粘液。他抓住大霞,让她坐起来,将大霞的手按在自己的**上,大霞尖叫一声急忙缩回手,他使劲地掐了一把大霞的大腿肉,威胁着说:”你以为你还是大家闺秀?你个臭婊子,要敢不听我的话,我就让我的弟兄门轮了你!

    叫你求死不成活受罪!”说着又抓过大霞的手,逼她套弄着自己的**。

    大霞的手握住这个土匪胡子温热的**,一上一下地替他套弄着,他将大霞的下巴托起,他由轻到深地亲着她,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大霞的口中,他的**渐渐被大霞抚弄的硬了起来,他将身体翻过来,又一次将大霞摁倒在炕上,”我,我又想干,干你了!”他高胀暴挺的粗大**压在大霞的小腹上,然後,这个土匪胡子手握火热的大**,将大霞的身弄成侧躺状,并抬起她在上面的一条腿,然後,将**缓缓,结实有力地顶进大霞的**里。

    二十多分钟的抽送以後,土匪胡子的**便在大霞的**里,以最快的速度顶动着,大霞忍不住大声地呻吟着,她的手拼命地抓住炕上的褥子,土匪胡子**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手不停地在她的身上揉挤着。

    土匪胡子用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他再将大霞的身体扭翻过来,让她脸朝下趴在炕上,然後将**从大霞的屁股下面插入她的**,大霞的两手撑在炕上,身体由於受到极大的刺激而不停地扭动着,他紧紧地抱着大霞的屁股,飞快地抽送着,他不停地将大霞的脸扭过来,强烈地吸吮着她的舌头。

    当大霞实在撑不住身子,只好将上身趴在炕上不断喘息时,这个土匪胡子依然紧紧地挺着粗大的,在大霞的**里猛烈地抽送着。半个多时辰後,他的身子紧抱着贴在大霞光滑的脊背上,他的身体一阵抖动,一股灼热的**又滋,滋地射进了大霞的**里。当大霞被人弄醒时,她突然发xiàn

    叁个**裸的土匪正笑着围在自己身边,他们一把拽起大霞,一个人开始玩弄她的**,另一个玩弄着她的**,还有一个人则用手指抚摸着他的两条大腿。

    几分钟後,其中一个土匪胡子,用手握住他那又粗又硬的**站到她面前,开始向她那颤抖着的**里插,同时还没等大霞反应过来,站在她身後的那个土匪胡子,也同时用两手抓住她的屁股向两边掰开,接着,就将自己那涂满野猪油的粗大**,对准了大霞的屁股缝,向前狠狠一挺,滋的一声,插了进去。大霞屈辱地哭叫起来,她现在被两个男人前後夹攻地**着,她几乎分辩不出哪一个器官的感觉最大,她只觉的她的整个儿下半身被塞的胀鼓鼓的。站在她身後的那个土匪胡子的**还在继xù

    慢慢用力往里插,最後,终於将整根**完全插了进去。第叁个土匪胡子坐到了她跟前,将她的头拉到他两条大腿之间,将他那根粗壮光滑的**塞进了大霞的嘴里,一阵温软湿润的感觉,使那个土匪胡子舒服的打了个寒战,然後闭上眼睛,脸上泛起了满足的微笑。他逼着大霞吻着,吸着,**着,用舌头沿着边缘舔吸那个大的每一部分,最後还要舔吸中间的裂口,并强迫她用嘴唇轻轻磕咬的光滑皮肤。

    这时,那两个土匪胡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呻吟,接着紧紧地搂住大霞的身体,猛烈地舔咬着大霞的脸腮,肩背和两只**。同时被大霞将**含在口里的那个土匪胡子,夜突然将头後仰,一面歇嘶底里地狂笑起来。

    大霞的两条雪白的小腿颤抖着,眼睛呆直地望着屋顶,她的**本来只是一条紧紧的肉缝,现在却被那粗大的****得已变成了一条宽阔的**,肿胀的**又红又热,被他们反复揉捻的阴蒂硬挺着,好像一粒玫瑰色的纽扣。

    她的**也被**得通红,她那红红的小嘴,被那粗壮结实的**塞得满满的,几乎快要撑裂。突然一股滚热的**,猛烈地射进了她的嘴里,使她差一点窒息,为了不被**呛死,大霞只好将他的**全部吞了下去。

    接着她面前的土匪胡子也将滚烫的**射进了她的**,同时站在她後面的那个土匪胡子,紧抱着她丰满的屁股,拼命往深处插,好像恨不得想把他的**和两个卵蛋,一起塞进大霞的小腹里去,突然那根粗大的**像只水枪,在大霞的**里射出了五六股强劲的**。

    大霞又一次昏了过去,土匪胡子们扶着她,他们看见那乳白色的**,已从她张得很开的**里流出来,顺着大腿往下流,湿遍了她那双丰满柔嫩的双腿,连脚背脚跟也全部被那白色的**湿透。第二天下午,土匪胡子们想进去再次**蹂躏她时,发xiàn

    她已经一头撞死在墙上了。一个星期後,”九洲”又和土匪胡子门突袭了一个大屯子。顿时,屯子里鸡飞狗叫,土匪胡子的胁迫声,女人的尖叫,哭喊声充斥了这个山屯。

    不一会儿,屯子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在屋里正压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光着全身小姑娘身上,在小姑娘的尖尖的哭叫声中,刚刚将粗壮的**插进小姑娘的**的”九洲”大一惊,他抽出**,光着屁股跳出门外问道:”和谁响(和谁打)?”外屋一个正往下剥女人衣裤的土匪胡子乐呵呵地说:”和红姑娘(新娘)响。”原来,这是胡子们为了庆祝,用放枪来代替”结婚”的鞭炮。吓了一大跳的”九洲”放下了心,笑着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这群狗揍的东西!”又旋风般地跳进里屋,又一次将那个小姑娘摁了个大字形,扑上去,再次将粗壮坚硬的**强行顶进了小姑娘的**里。

    小姑娘凄厉的尖叫声和令人窒息的哭喊,这哭声和外屋女人的哭声,和全屯子女人那变了腔调的哭声混杂在一起,使人感到犹如进入了鬼域世界。这一晚,全屯的大部分女人都遭到了**,最惨的要数屯西张富材家刚娶进门的新娘月菊。

    当晚,张家张灯结彩,张家二十八岁的老大张富材刚把新娘月菊迎进门,还没来得及拜天地,屯里就响起了枪声,一大群土匪胡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了进来,不由分说,二十岁的新娘月菊被二十几个土匪胡子摁翻在炕上,张富材猛虎般地向土匪胡子们扑过去,被土匪胡子门一顿枪托猛捣,打碎了脊椎骨和两条肋骨。

    他们将张富材拖起来,用绳子将他吊在门框上,一个土匪胡子在他身後抓住他的头发朝後一拽,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他的新娘。屋外,张家老父,老母,十七岁的二弟都被枪杀在地,十四岁的小妹被他们这些畜牲追到大街上扒光了衣裤,整个人呈”大”字型被吊绑在栓马桩的大木架子上,十二个土匪胡子硬是将小姑娘活活**致死。屋里,新娘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们,在她令人毛骨耸然的尖叫声,奋力挣扎中,还是被几十个土匪胡子在一片笑声中轻易地扒光了衣裤。”土匪,畜牲!你们不得好死!”张富材用尽全身力qì

    怒骂着。”放开我,不要,不要!我求你们!我给你们跪下!”新娘月菊不停地哀求道。被剥光衣裤的新娘,两只饱满结实而坚挺的**,正上下左右不停地颤动着。

    一个土匪胡子,将嘴巴俯低,开始去吻吸月菊的**,,”啊呀,不,不,求求你们,”月菊仍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好哇,多美的身子,好白好白,真不错,让我也当回新郎倌吧!”几十双土匪胡子们的魔爪在新娘子的身上揉搓着,一边大声笑着。

    张富材瞪大着眼睛,他已经骂不出什麽话来了。那个土匪胡子将嘴巴移到了月菊的肚脐,处,新娘月菊的下身没有太多的,但红润润,紧闭着的肉缝**却引起了土匪胡子们极大的心,那个土匪胡子先用舌头去舔吸她的**边缘,而其中一个死死摁住她的土匪胡子,则凑近嘴,想亲新娘月菊的小嘴。”

    嗯,不,不要,嗯呀!”月菊死命摆动着她的头,并将嘴唇紧闭,企图避开男人的亲吻。

    这个土匪胡子急了,使劲用手掌扇了她几个耳光。在她无力地流下双泪时,土匪胡子飞快地将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着月菊的嘴唇和舌头。”啊呀,这新娘子的**真漂亮!”用舌头舔吸她**的那个土匪胡子,不断地移动双手去抚摸月菊的小腹,大腿。

    新娘月菊放声大哭起来,但很快,从新娘月菊的**里流出了一股股粘液。那个土匪胡子站起身,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在她的和**间磨动,而他的口中则不断发出荡的笑语:”嘿嘿,新娘啊,我马上就要做你的新郎了,你看我的大多粗,多结实,现在它更加坚硬了,现在我就要把它插进你的肉缝里去了,我就要来日你了!

    别看你像个贞结的女人似的,现在你的**里不是也出水了吗?哈哈!”这个土匪胡子说着,用手将新娘月菊的双腿掰的更开,手指在月菊充满粘液的**上沾了许多粘液後,将它涂抹在粗大的四周,然後,在新娘月菊的极力挣扎下,新郎张富材的吼骂声中,将坚硬高翘着的**,狠狠地插入了她的**。”

    啊哟,唷哎呀,痛啊,畜牲啊,你们放了我,放开我啊!”那个奸她的土匪胡子全然不顾,腹下坚挺的**,更是死命地顶送。”当新郎喽,”土匪胡子们狂叫着,”放炮,快放炮!”

    有人大声喊着。於是五个土匪胡子跑到大门口举枪朝天射击,以示庆贺。土匪胡子边抽动着,边大声喊道:”噢呼,好,好极了,真他妈的爽!这新娘子的**里好紧啊!好紧,真他娘的舒服死了,水,水,好多好多的水啊,干这新娘真过瘾!”

    新娘子月菊的头左右摇动不已。土匪胡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但他有时顶一下就问新娘月菊:”你,爽不,爽不爽?我的硬不硬?你感觉到吗,你舒不舒服?如果,如果你不他妈舒服,你的**里为什麽还在往外流水?”他的**开始分左右的抽送,每一次总要将**全部插入满足,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力量都还要强。”

    哎哟,我痛,痛死人,你们这些畜牲!”新娘子月菊摆动的口中,也开始因受不了强烈的刺激而发出大声叫喊。这反而使得土匪胡子显得格外兴奋,他不时用手抓揉着她的**和掐她的。突然土匪胡子抽送的**,越发加快了速度,他的喘息也越来越浑浊。一阵飞快的抽送後,他大叫一声,突然抽出**,他的身体一阵急剧颤抖,一股温热的**笔直地喷射出来。”

    噢哟,啊噢,好,我要升天了!”这个土匪胡子直到**完全射尽,满足地将头趴在新娘月菊的双腿间。”喂,你好了快下来呀,该我了!”这时新娘月菊已经不再挣扎,她侧过脸,一双大眼睛瞪着窗外。张富材的嘴角流出了鲜血,因为他愤恨到了极点,终於咬碎了自己的舌头。刚刚奸过她的那个土匪胡子,心满yì

    足地提上裤子走了,但力刻又有人四面围住了她。第二个土匪胡子一边套弄着自己早已坚硬高翘的**,一边低头玩弄着月菊的**,他站起身,两手高举着她的足部前端,然後再将下腹靠近,水平面地把**送入了月菊的**里。”

    啊呀,”在**刚进入**的刹那间,他突然发出呻吟,继而,便开始缓缓抽送粗壮坚硬的**。”哇啊,里面好温热,**里这麽多水,好,没想到,这新娘子的**真紧,真的,他没说错,我的好舒服!”

    这个土匪胡子的**技术真老到,他将自己的**,不住地在月菊的**里旋转,抽磨。

    新娘月菊的身体在他的重压下不停地扭动着,但她的**却紧紧包裹着男人快速抽送的**。

    这个土匪胡子在呻吟之中,不断地变换**抽送的方式,他有时飞快地**,有时则全根插入,而以小腹顶住**口,让**在月菊的**里作旋转,顶动的刺激。偶而,他又将**抽出到剩下一小截,然後光以粗大的抵住阴蒂四周的肌肉处捣弄。

    这些动作不禁让新娘子月菊,出现一阵阵抽搐,她流出的大量粘液,将土匪胡子的**旁的体毛完全打湿。他弯下身,两只手使劲地捏她**内的硬块,牙齿狠狠地咬弄着她的,新娘月菊疼痛不已,又开始挣扎起来。

    他一面快速地抽送,一面抬起身,用指头撑开她那犹如花瓣的两片**,又不时地用两根手指紧紧捏住她的阴蒂,一紧一松,令她全身震撼。突然,她一抬身,他的**滑了出来,她还想从炕上爬起身,但几十个土匪胡子又死死地摁住了她。

    他重新压在她的身上,火热的嘴堵住了她的小口。滚烫的**顶在她的小腹上和大腿根部东顶西顶,两手不停地在她**摸,捏,揉,搓,夹,摁,这时,新娘子月菊的屁股扭个不停,浓浓的粘液不住地从**里流出。

    她彻底崩溃了,她的神智已经模糊不清了。深吻,长长的深吻。他撕扯着她柔细的茸毛,又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唇缝湿润润的,他伸出中指插入**内。他手握粗壮的**,向她**口靠近。”求求你,饶了我,饶过我吧!”

    他沉下身,那根坚硬的**正顶在她的**口。新娘子月菊觉得自己实在挺不住了,骨架都快要散了,她想就此保护自己的门户,不让它再受入侵,否则她会死去。

    她的屁股不停地扭动躲闪,使他粗壮的始终在她的大腿间和**上乱顶一气,半天不得入门。土匪胡子被激怒了,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大腿肉,新娘月菊的心一冷,眼角上涌出两行无声的泪水。

    两片**被粗暴地分开,他的屁股动了,好像一退,突然又向前一冲,一根火辣辣的**猛然间插进了**,由於长时间的磨擦,**壁好像磨坡了皮,此刻正火辣辣地痛。新娘子月菊顿时大声喊叫了一声,摇头挣扎,她要伸手,两腿想蹬,但她的四肢已被几十个土匪胡子们死死摁住了,哪还动得了!

    两边的土匪胡子使劲地抱住她的两条大腿,这个土匪胡子低下头,见她的**被自己的**迫得四边张开,那**像皮套似地紧紧把夹住,他抬起上身,两臂支撑着身体,他看见新娘子的小腹在颤动,特别是胸前那一对丰满而极有弹性的**,微微颤颤,一摇一耸,活活跳跳,这种迷人的处女娇态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他下身猛挺,肚皮拍打在新娘子月菊的肚皮上,发出了啪啪啪啪的响声,他快起猛落,大抽大插,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下身又传来了噗滋噗滋的声音,忽然,他猛地趴在她身上,两手紧紧地扳着她的双肩,全身抖动打颤,下体紧紧抵住她的**口,一股滚热的浓浓**,强劲地射入了新娘子月菊的**深处。

    他喘着粗气,提起裤子,十分满足地走了。第叁个男人又压上来了。他一压上来,就不由分说地扳开新娘子月菊的双腿,像洗过衣服似的白沫,布满了她的阴部,大腿间,小腹和屁股下的褥子上。

    她已完全停止摆动,无力地躺在那里,两腿挺直,大大地叉开,全身静止不动,只有**在蠕动,浓浓的**还在往外溢出来,没有生育过的子宫在转动,**壁在急速地收缩,她虚脱地昏了过去。

    这第叁个土匪胡子全然不管这些,他跪在她的双腿间,挺起高翘的**,深深地朝那湿湿的**里插去,他一面**,一面用大拇指摁在**口上方阴蒂上端软骨处摁磨,他把她滚抱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则躺在她的身下,小腹朝上猛顶,她上身无力地趴在他的胸前。

    这时又上来一个土匪胡子兵,他握着坚挺的**,抹了一下口水涂在上,二话不说,朝新娘子月菊因身体朝前趴伏,而露出的**口狠狠地插进去。新娘子月菊又一次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福材,快来救我,快来救救我呀!”

    一根**在她**里抽送,另一根则在她**里猛抽猛插。她异常漂亮的脸上,此时满是土匪胡子的口水,嘴边和那丰满结实的**,**口和**处,到处流淌着男人的**,两条修长的大腿上,一道道被男人掐得红红的,青紫的指印,富於弹性的**上,清晰地印有男人的抓痕,诱人的上还有男人深深的咬痕。在她**里抽动的土匪胡子很快就在她的**里射出了长长的**。

    另一个土匪胡子,却死死抱着她,**的速度越来越快,**的好像啄食般,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地冲击着花心。围在新娘月菊身边的土匪胡子们清楚地看见,每当他那粗大的到花心,新娘月菊的全身就会抽搐一下。

    突然,他停止了运动,双腿伸得直直的,两腿蹬着炕,使**深深地插在**里左磨右跳,长时间地在她的**,上撕扯着。新娘月菊终於死了,她是在她自己的新婚之夜,在自己的婆婆家,被叁十多个土匪胡子活活**致死,她死的时候,被**浸湿的褥子上,**一大块一大块的,有的地方干了,有的地方新鲜的**堆在一起,随着人们的动作在抖动。新娘月菊的**里,还塞进了她男人张富材被割下的**。她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