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吃了伟哥后
    吃了伟哥后2010年4月13日去玉树的那次出差,注定会使我终生难忘。本来13是个不吉利的数字,可我还是去了。因为买彩票从来相信吉利数字的我,却从来没有中过奖。

    晚上和朋友推杯换盏后,独自醉醺醺的瞄了一家洗浴中心走了进去。单独在外我一般住洗浴,房间便宜、洗澡上档次、mm多且正点。最重yào

    的是洗浴的价格往往要低于酒店。

    进门发xiàn

    这家店很干净,装修也上档次,吧台小姐高挑瘦弱,估计有一米七高,是那种一看就有冲动的类型。所以猜想其他各方面条件也会不错。老程序,问价格、要单间、有无宽带、有无特服,当确定均满足自己胃口后,在引导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这家不高,就三层。202,我永远记得这个房间号。

    打开电脑,看完留言,偷完菜,停完车,换浴袍下去洗澡。

    出门,扭头下楼梯“咣”与正下楼的一人撞了个满怀,“妈了个……”小骂还未出口就被我硬生生收了回去,妈的,这女的真漂亮,个头有1米65,长发、瓜子脸,体重能有90斤,上身紧身黑制服,下身超短裙,正捂着膀子怔怔的瞅我——估计是被撞够呛。瞅是美女,俺立马换了个心情:“对不起啊美女,没看到你啊,要看到了我咋的也得张开双臂去撞你啊!”只见那美女也抿嘴笑了笑:

    “为什么张开双臂啊?”“噢,直接把你搂在怀里吗?嘿嘿嘿,怀抱美女,体有余香啊!”那女士这次笑的露出了牙齿,没多说什么便走了。

    独自揉着肩膀洗澡去了。

    再次回到房间,疲惫的躺在床上,看着床头那一盒盒的药和套,拿起一盒看了看,伟哥,据说这玩意很好使,可咱没用过啊,也不想用,毕竟本狼还不到30岁,不想过早靠这些寻找性福。

    看电视休息了5分钟,内心翻腾澎湃了:“服wù

    员”,我大喊一声……半天没动静,还是打电话吧。接通总台,说找一个知dào

    服wù

    价位的服wù

    生过来,我要服wù。

    有一分钟吧,“当当当”的敲门声响起。“请进”,偶还装着很有礼貌。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yào?”

    装深沉正看电视的我一扭头,“妈呀”!我瞬间坐了起来:“原来是你啊”!

    “呵呵,是的先生,没想到是你,那请问您需yào

    什么服wù

    ,我帮您安排。对了,我是这里的吧员,因为领班有点事,让我来报个价。”这下换我不知从何说起了,想找个特服,可是、可是:“我、我、我想……”

    “您是不是想找特服啊?”美女直视着我说。

    晕,这是我的想法,可被她这么大咧咧的说出来总感觉别别的:“恩,是的、是的,可是我想找个你这样的”,豁出去了,爱咋咋地,大不了杵地。

    “对不起先生,可能要让您失望了,我是吧员,不做服wù

    的,不过我们这里有很多要比我漂亮和专业的,要不我给你叫过来您看看?”

    哈哈,想忽悠本狼,俺见的多了,哥们玩过的认为还不错的妞不下数百,像你这么正点的还没有。所以我就在心里打个赌,如果赢了,小弟开开美荤,输了,大不了憋一憋,又不是没打过飞机。“不行啊,美女,我这是第一次找这服wù

    ,不想随随便便的,你想让我的第一次给个那样的人吗”?

    “第一次”?美女楞着微笑了一下。

    “额,第一次和除了女朋友之外的人”,有点狡辩,呵呵。

    “那你可以找个按摩什么的,就不找特服了呗。”“你看我这身强体壮的,需yào

    保健按摩吗”?我趁机搂开上衣展示了一下肌肉,美女捂了捂嘴巴,笑着说:“是挺强壮的,而且也是个美男子,可关键是我没做过啊”。

    “你是不是处女吧”?我站起来慢慢踱到了她的身边,盯着她的眼睛。“恩,不是了。”“那就好。”边说我偷偷的动了动裤裆里昂起了头的老弟。“为什么啊”?美女问。

    我又凑近了一点,看着她:“如果你是处女,我会很诚惶诚恐,怕这么短时间培养不起来感情。而没有感情的不叫,叫**,我不希望美女的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度过,我希望美女你能因为有感觉、有冲动再去享shòu。

    你不是第一次,我们彼此也不会计较太多,在有点心灵了解的基础上彼此愉悦的结合,你说对吗?”我说这话的时候始终看着她,并且比较深情的,我明显的看到她呼吸有了点变化,脸色有点泛红,当我看到她偷偷瞄了一眼我的肉根时,脸上更是挂满了不自然。

    看她不吱声了,我悄悄锁上了门,回头温柔的将手搭在了了她的肩膀上,深情的望着她说:“可能我说的话你不相信,从刚才那个小意wài

    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你,如果这就是一见钟情的话,在我的身上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喜欢你”!

    她仿佛在思考,又好像有些迷茫。我怕时间长了她反应过来,便闭上眼睛把嘴轻轻靠了上去。因为紧张,环抱着她的手明显感觉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而进入她口腔里的舌头则感觉到了冰凉。室温并不低,这种感觉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一定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子。哈哈,今晚赚到了。

    因为怕她工作多,所以必须速战速决一次。我夹紧她的肩膀靠向了墙壁,继xù

    深深的吻着她,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粗长坚硬的下体则从她超短裙下硬生生的顶了上去,摩擦着她神mì

    的地方。我偷偷睁开眼看看,发xiàn

    或许是瞬间的意乱情迷使她失去了知觉,眼睛紧闭,头随着我的力量左右晃动……靠,还等什么。两手迅速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掀,把自己的裤头向下一扒拉,弹出了呼呼冒热气的龙根,用手一摸,我靠,真烫啊,比人生第一次都烫。舌头继xù

    搅拌她的舌头、右手夹紧她抱着我的臂膀,左手悄悄将她的三角裤移开了一条缝,火热的大则老马识途的自动凑了上去,事不宜迟,左手食指勾着裤头,中指和无名指拖着往里凑,当感觉找对地方顶紧后,整个左手握住开始找适合的发力点。

    却始终进不去。快速用两腿将她两腿往两边分了分,再顺势猛顶,妈的还是没有进去。一不做二不休,右手放开她的臂膀,下去与左手合力分开她的与**,再伸到后面抱着她的两个屁股蛋子,我的屁股往下沉,用力往上顶,两手将她的屁股往我这边拽,终于在三股力量的作用下,感觉到进入了炙热的肉腔,操他妈,真热,真紧,老子快受不了了。但瞬间的冷静告诫我必须冷静,马上想想中国足球,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往前是顶不进去的,稍微**了一下,润湿润湿,抱着她屁股的两手微微使劲,一寸一寸的钻进了她身体深处。

    始终未曾睁眼的她喉头发出了“咕咕”的声音,仿佛下体送进去的气体从上面赶了出来,抱着我脖子的手收的更紧了。

    在深深的地方感受着滚烫与紧缩,还有什么比这更痛快呢?

    大约10秒后,我开始了轻轻的**,这时候我才发xiàn

    ,她整个人是在我身上吊着的,软软的脑袋斜斜的靠在我肩上,长发随着上下抽动也上下摆动着。

    “我曾经唱过回心转意”,忽然她的电话响了。他妈的谁这么缺德啊?慢慢惊醒的她绯红着脸深情的看着我,扭身蹭了下去,则“波”的一声退了出来,往上弹起的时候还甩了一长条子的水。

    “喂,萍姐,我在厕所呢,肚子不舒服,先让玲玲替我一会儿,我马上过去。”

    在颤抖的话音中总算通完了电话,眼神迷离的看着我说:“你太坏了,刚认识这一会就被你这样了”。“是你太漂亮了,我一时没忍住,真的,你看它,都快急疯了”,我指了指在那里一抖一抖的17公分长的说,她不知所措的拢拢头发:“我还在上班呢,你个坏蛋,我得走了”。

    那我哪里能同意,一把抱住了她,再次搂着屁股坐到了我怀里,则在那里乱顶。“那你得快点,我早上七点下班,明天没什么事,我再陪你。”

    “好,放心吧,我一定听美女的,但想让我快点射出来的话我要从后面进去”,说着,我把她转了过来,在靠近门口那昏暗的小角落里,她扶着门把手,高高的撅起了光滑的屁股。很快老二又找到了熟悉的路,“兹”的一声没了进去,紧接着就是掐着她的屁股前后打桩,她则咬着嘴唇回头看着我,我不忍心她下去挨说,就加紧了进攻的步伐。

    巨大的交合发出“卜兹、卜兹”的声音,仿佛在放屁。她不禁笑了起来。而我就仿佛一个踩到底了油门超车的超级跑车一样,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抽查速度。终于,在遥远的骨髓深处,我觅到了一丝快感,它急速膨胀着,顺着头发梢沿着脊椎一路狂奔到了老二上,“嗷、嗷、嗷”我闷声的大喊着,猛砸几下,使劲往里插,甚至想把卵子都挤进去,手恨不得把她的胯骨挤碎。

    在她痛苦的呻吟下,我开始一杆子一杆子的在她自宫里发射。

    不知dào

    发射了多少次,也不知dào

    射了多长时间,当我的老二被她挤出来时,我们的下体都是水,水、精水,顺着腿往下淌,地上一大片。

    她则快速跑到了洗手间擦拭着,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半软的兀自在她羞怯的眼前晃来晃去,水一条线似的在那里荡漾。

    很快,她洗完脸冲我笑笑说:“明早七点我过来”。

    他走后,我赶紧洗了洗,然后点上一支烟,躺在床上回味着,这丫头肯定是没做过几次,看她表情和动作以及松紧度,应该不会有事。这样我也就能放心刚才没有戴套子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谁推了我一下。原来我竟然睡着了,这一晚。睡的真他妈的香,没梦没醒的,看看表,5点40了,行了,估计也睡不着了,干脆起来等着那小妮儿送上门来。

    刷洗了一番,躺在床上看电视。

    无意中又看到了伟哥,呵呵,等会我要弄一粒试试,看看这玩意到底能多好使。想起能再次操到那美女,更硬了。

    7:05,敲门声轻轻的传了过来,“来了”边喊边跳起来开门,映入眼帘的是换了一身学生装打扮的素装美女,我差点没认出来,呵呵。

    锁住门后,为了防止尴尬,扭身我便一把抱住了她,待将她翻转过来后,再次听到了她紧张的呼吸声。这次我不着急了,和她一起坐到了床上:“你知dào

    吗,昨晚我一夜没睡着,一直想着你了”。“恩,我也没睡着,好紧张。”“你能跟我说说你的情况吗?如果你不介yì

    的话。”“这没什么,我叫李琳琳,是xx校的学生,利用不上课的时候过来打打工,这里的一个经理是我亲戚”她在我的怀中轻轻说道。“不好意思再问一个,你经常和男朋友吗?”“呵呵,这个真没有,在半年前我处了个对象,有天把我灌醉在饭店的包间里强奸了我,我本来挺爱他的,没想到他竟是那样的人,一急我跟他分手了”她顿了顿:“没想到你也这么急,难道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我晕,这怎么回答:“噢,差不多吧,我是因为你太漂亮了,人又温柔,一时没控zhì

    住,你不会怪我吧”。看着我真诚的眼,她摇摇头:“我要是怪你今天就不来了”。

    一听这话,忍了半天的我终于无须再忍,翻身压了上去。

    人说女人在不做手术的情况下,只有头三次最紧,第四次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要抓住机会啊。

    趴在她身上,呼吸着彼此的呼吸,我问她的眼睛:“我昨晚射到你身体里了,有事吗”?“不知dào

    ,不过我可以吃事后避孕药,上次也是。”

    我慢慢的吻上了她的嘴,让彼此的唾液充分混合着,慢慢的蹭下了彼此的衣服,我仿佛听到了她心跳的声音。当我的触上她火热的肚子时,或许是好奇,她伸出冰凉的小手轻轻的握在了手里。我的天!那一秒钟我感觉到好爽,把玩了两下,她把手拿开了,脸蛋更红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她的睫毛很长,也很整齐,绝对不是小姐们那种中国制造的,双眼皮沟不深不浅,也泛着红晕。被我用舌头顶开的牙齿洁白圆润,仿佛透明的陶瓷,而从口腔散发出来的少女味道更是迷人——一股淡淡的麦香味。

    我们彼此紧紧地拥bào

    着,逐渐升温的**仿佛要粘合在一起,把肚子挤的生疼,我想她也是。一抬屁股,把别到了她的胯部,反正今天有的是时间,先干一次,等会再来**、什么的。

    我起身坐了起来,拿着轻轻的摩擦着她粉红的穴口,她的不多,但挺整齐,**也不是很大,粉粉的向外露出两小片肉,整个阴部大约有三指多长,两指不到宽,属于未长成的小鲍鱼类型。而在阴部的下方,淌下来的水已经沾湿了一片床单,看来真是水做的女人。

    或许是摩擦的痒了,她主动伸过来了手,抓住了炽热的**,轻轻的往里面送。我顺势趴在了她的身上,在她耳边轻问道:“知dào

    我们现在干什么呢吗”?

    “知dào。”“干什么呢?”“……。”“还叫什么?”看我久久不愿插进去,她稍稍急道:“**。”看着她绯红的脸,我还要再急急她:“还叫什么?”……她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我趴在她耳朵上:“还叫操!操你的小!”随着“”字,我的缓缓的插了进去。

    听着她仍然从喉头发出的“咕咕”声,她抱的更紧了。

    再次感受了10秒钟插到底后的**炙热与紧缩,我开始了更加舒爽的**。

    对待炮友美女是不能着急的,如果你为了达到你以后经常能操她的目的,就要让她从中感觉到快乐与性福,她才可能跟你交往。也就好比我们的人生,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耐心、毅力与能力,想成就点事情是很难得。

    九浅一深,当那一下深的狠狠砸下去时,能清晰看到飞溅出的水射到肚皮上的速度与力道;也能感觉到她浑身那不受控zhì

    的颤抖;更能听到她那意乱情迷、如痴如醉的呻吟。

    继而八浅一深、七浅一深、六浅一深……当三浅一深的时候,她的脸更红了,意识也更加模糊了,“恩恩啊啊”的**声终于大了起来,“琳琳、琳琳,爽不爽”?我趴在她耳朵上喊,“恩恩、恩恩……爽!”“我的大不大”?我喜欢在这时候这样问,这样既能增加我的征服欲,又能提高对方对**结合处的注意力,更容易达到**。

    当她喊出很大、很粗、很长,都快要顶破自己的的时候,我也开始了一下一下都是重重的“打击”,这时候她的叫声更大了,仿佛是把许多绵长的声音压缩到一个小罐子里再释fàng

    出来的感觉。

    我俯起了身体,将她的两腿架在肩膀上,让做垂直运动,“卜、卜”的压缩空气夺路而逃的声音再次充斥整个房间,和着**与**强烈的拍打“piapia”

    声,好荡、好诱人。

    或许是这个姿势插得太深、太疼,她紧紧地咬着嘴唇,于是**声便从鼻孔里飞了出来。

    忽然,她强硬的把腿放到了床上,将我拉向了她,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知dào

    她要到了。

    更加猛烈地冲刺,次次到底,次次喷水。如果没有水的润滑,估计得打119了。

    随着**,她抱的越来越紧,声音越来越大,也剧烈的收缩着,忽然,她没有了动静,只紧紧地用胳膊和腿夹着我不让我动弹。我操!我操!强劲的吸力吸得我竟然有了强烈的射精**,来了就来了吧,我一咬牙不控zhì

    了,等会吃粒儿伟哥再干,一起**的感觉也不错。

    我便不顾她不让我动弹的指令,更加强烈的**了起来,快感一**的传来,“琳琳、我快不行了,我也要射了,亲爱的,我要射你里!让我们一起**。”

    我咬着她的下巴,双手使劲抱着她的屁股往上拽,狠狠的顶到她的最深处,随着“嗷、嗷”的叫声开始了一股一股猛烈的喷射,力道之大,感觉把自己也要射出去似的。

    很久才平静了下来,盯着怀里跟一堆泥似的她,她也盯着顺着额头往下淌汗的我,彼此会心的笑了。琳琳说:“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而且真的很舒服”!

    我翘起了鼻尖:“呵呵,那当然,是心灵与身体的高级升华,是人生最完美愉悦的结合”,我继xù

    说:“****,没有性就没有爱,没有性就没有人类,这既是原始的冲动,也是高级的享shòu

    ,现在你享shòu

    了我,我也享shòu

    了你,并且我还要再享shòu

    你,而且希望永远……”。看着我真诚的眼睛,她使劲的点了点头。

    当她夹着双腿跟个日本女人一样蹭向洗手间的时候,我心里有了股冲动,我要和她交朋友,和她做过后,我好像厌恶了所有的小姐。有可能的话还要和她深发展,因为她在我心里已经有了位置。

    隔着花玻璃看着朦胧的性感女体时,我拿起了桌上的伟哥,抠出了一粒放在了口中,有股淡淡的腥味,然后喝了一口水,努力咽了下去。

    突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桌子上的电视竟然滑落到了地上,天花板上的吊灯左右摇摆,屁股底下的床和地面摩擦发出吱哇吱哇的声音,而琳琳开始尖叫,浴室的玻璃开始破碎。

    我的天啊,理智瞬间告sù

    我——地震了。当我向窗户扑过去的时候,整个房子向反着窗户的一面翻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感觉有棍子在捅我,我睁开干涩的眼,嗓子好干好疼,腿麻麻的,有一束光从上面照下来射在我脸上。

    “那不是窗户吗?它怎么在上面……”当我意识到地震后房子侧翻了,而我正躺在下面被上面的人用棍子捅醒时,我竟然脑子一片空白,我想想想刚才是怎么回事,但又想赶快出去,一瞬间,我竟然又非常的害pà。“喂,你有事没有,能不能抓着棍子上来?”“啊,能能能”我想喊却喊不出来,然后使劲的抓着棍子往上爬,可我竟然没有力qì

    ,我的力量呢?我整天自以为豪的力量去了哪里?

    瞬间的抓狂使上面的人看到了我的处境,于是有个小伙子顺着棍子和一根绳子跳了下来,将我紧紧抱住,然后拽着棍子被上面的人拉了上去。

    来不及喘气的我发xiàn

    自己已经站不起来了,左腿失去了知觉,应该是被什么压骨折了,但我还是努力的往下瞅着,希望能看到琳琳。可半天也没发xiàn

    任何动静,除了一屋子的废墟……当我被抬着往外走的时候,尽收眼底的是满目疮痍,还有乱跑和乱喊的人群,一切仿佛都没有了希望。当看到闪烁着警灯的车辆和着医生服及警服还有消防服的人们时,我眼角竟然留下了一串泪。

    今天是5月6日,间隔4月14日已经过去了21天,我也在大城市的医院里被打上了夹板,医生说因为我当时吃了伟哥,造成血流加快,腿部因挤压造成末端失血过快过多,可能会有点后遗症,不过经过锻炼应该能恢复。

    通过这次惊心动魄的事件,让我领略了些生命的意义,对生活又有了新的看法,对人生也仿佛明白了很多,也真zhèng

    的开始了想念一个仅做过两次爱的女人……更让我知dào

    了不能吃伟哥,真的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