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美少妇的哀羞
    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美少妇的哀羞“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小依没有关系!你们先让她走……”

    玉彬和小依这对俊俏的夫妻,被一群男人强行掳到一座铁皮工厂内,小依被阿宏和麦可推到在墙角,玉彬被山狗从背后扭住手腕,痛苦的对着袁爷等人叫骂着。

    袁爷不怀好意的冷笑着道:“哼!放了她!你把欠的钱拿出来我就放人!”

    玉彬脸上一片惨白,嘶哑的说:“现在……现在我没钱!不过我一定会还。你们先放小依走!不关她的事。”

    “哈……”六个男人面目狰狞的大笑起来。

    “没钱……也可以!反正很多人从很早前就已经喜欢小依了!不如……让大家快乐快乐吧……嘿嘿。”

    “你……你们原来……是有预谋……畜牲!让她走!大不了……大不了我的命赔给你们……”

    玉彬到现在才发xiàn

    原来袁爷和沈总设下了陷阱让他投资,导致今天负债累累而被绑来这里,原来都是为了染指小依,不禁又气又急的发抖起来。

    袁爷拿起一把铁棍往玉彬的肚子上一捅,玉彬惨叫一声,苍白的脸痛得扭曲变形,双腿都软了下来,山狗拎着他的颈子,强壮的手臂从他跨下穿过抓住他的要害狠狠的把他瘦弱的身体提起来。

    “哎啊……”男人最脆弱的部位受到攻击,玉彬更凄厉的哀号起来。

    “安静一点!”泉仔怒斥一声,双手左右开弓。

    “啪!啪!啪……”不断落在玉彬的双颊,打得他脸上都是鲜红的掌印,鼻子和嘴角都喷出鲜血。

    “住手!”小依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被凌虐:“不要再打他了!”

    她知dào

    自己的身体才是他们想要的,为了丈夫的安危,她努力的压抑自己激动的情绪,流露出恨意的大眼睛瞪着袁爷一群人。

    “你们放过他吧……我知dào

    你们要什么,我人就在这里……随便……随便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先放了我丈夫。”

    小依双唇苍白的颤抖着,透明的泪水已经在眼眶内荡漾开来。

    “坐下!”袁爷冷酷的命令小依。

    小依像待人宰割的羔羊般并着修长的一双腿,紧靠着墙壁顺从的坐到地上,一大截白皙的大腿从掩不住的短裙下暴露出来,原本可以展露动人双腿的穿着,现在竟然成为她心中最后悔的事。而那六只禽兽看到这个美丽的少妇被迫顺从的动人模样儿,加上她丈夫将在一旁眼看着妻子任人虐的玩弄**,更让他们无名的兴奋起来。

    麦可和山狗搬来一张桌子,阿宏走到缩在墙角的小依前面,庞大的身影笼罩住她的视线,小依心中充满了恐惧,但倔强的个性仍使她强装镇定。

    阿宏看着跪坐在他脚边、明明已经害pà

    得发抖,却还任性的瞪着大眼睛的美人,兴奋之情更逸在他肥胖的脸上。他笑着弯下腰,两只魔爪伸向怯生生的小依,小依本能反应的往墙角缩,但是后面已没有退路了!

    她嫌恶又害pà

    的扬起下巴尽量将脸转向一边,光是看她这种样子,阿宏胯下的那根就早已**的顶起裤子,汗湿的巨掌抚摸到小依光滑修长的大腿。

    “哼……”小依紧紧的闭上眼哀喘一声。

    这是第一次被厌恶的男人碰到不该碰的肌肤,阿宏却无耻的以为她的反应是因为他的爱抚,反而更轻薄的爱抚起来。他的呼吸浓浊而急促,听在小依耳中觉得好可怕和恶心,她咬着唇身体控zhì

    不住的颤抖起来、背部也紧贴在墙上拼命的屈起双腿,阿宏在她大腿上乱摸,最后竟还要伸进窄裙内。

    “不……”

    手指抚到滑嫩臀肉的刹那,小依再也无法忍受的喊叫出来,阿宏看到她如受惊小鹿般的反应,更加故yì

    的用力的捏抚丰满的屁股肉。

    “不要了!……你住手啦……”

    小依哭着哀求,双手拼命的压着自己的裙子,但是一点也挡不住男人霸王硬上的蛮力,阿宏汗湿粗糙的手掌硬是伸进她两条死命夹住的大腿缝隙,大腿内侧的肌肤更是粉嫩。

    “张大一点!臭婊子!”阿宏食髓知味的扳开她一双修长的腿。

    “呜……住手……”

    晓伊两只玉手紧紧的扯住裙子的两边,但是裙摆已在拉扯中被褪到接近大腿根部,双腿间白色的内裤早被看到了,阿宏喘着气眼中布满血丝,一只手扳住小依的膝盖、一只手掌在她大腿根部恣意抚摸着柔滑的肌肤。

    “不要……住手……”小依仍不认命的在挣扎。

    被厌恶的男人摸着这种地方,让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阿宏!抱过来大家一起玩嘛!自己一个人享shòu

    啊?”袁爷突然出声了。

    “是!”阿宏放开小依恭敬的回答。

    刚被欺负过的小依屈着身子缩在墙角,激动的啜泣着,一手压着裙子一手护着胸口。

    “臭婊子!合zuò

    点!不然先修理你的男人。”阿宏转过身来大声的对着她斥喝。

    小依娇躯不住的颤抖,泪水收不住的滚下来,阿宏弯下身抓住她的腿弯和肩头,小依本能的缩紧身子屈起双腿想要躲开。

    阿宏怒斥道:“你不想让你老公活命了吗!”

    小依从没感到自己这么无助和害pà

    过,周围的男人对她的身体虎视眈眈,自己如果反抗还会为丈夫带来不幸,脑中一片混乱和空白,只能放qì

    挣扎,闭上眼任由他们处置吧!

    阿宏抱起她,走到屋内中央的一张大桌上将她放下。小依怯生生的斜坐在桌上,她没有勇气看周遭的人事,男人的身影从四面向山一样的笼罩着她。

    袁爷奸的笑着说:“那你就先让我们看看你的身体吧!自己脱,一件都不能留,不然我就剁掉这个男人的老二。”话说完就一刀挥下,在阿彬的大腿上划了一条血口子,玉彬马上抱着腿哀号了起来。

    袁爷残忍的笑着道:“这是给你妻子看的,叫她要乖乖听话,不然你就有苦头吃。”

    小依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被刀割,不禁失声的哭喊起来:“住手……求求你住手……我会乖乖听话的!只要你们能高兴,要我怎样都可以。”

    看到丈夫被这些人残害身体,原本强装的镇定再也无法襟持下去了,失声的哀求着眼前一班凶的男人:“我脱,我会乖乖的脱……你们不要再害他了。”

    她怕这些人一不满yì

    又再对丈夫下毒手,于是慌忙的开始解开胸前的钮扣。上身穿了一件贴身的粉色上衣,下半身是白色的短窄裙,丰满的酥胸紧紧裹在衣服内,腰身却是细瘦而欣长,使人不禁想强行从背后搂住让她无法抵抗。芳心大乱的小依一边解开钮扣、还不时紧张的扯扯裙子怕曝光。

    但悲哀的是,裙子实在太短又太窄,她一坐下来就不听话的往上缩,诱人的大腿几乎要露出到臀部了,这样性感又美丽的少妇就被他们围在中间任由他们处置,所有男人一时间亢奋的盯着她直吞口水,现场只有浓浊的呼吸声。

    胸前的钮扣一颗颗松开,原本紧绷的衣襟愈来愈往下的向两边敞开,被乳罩包围住的白皙丰满、乳沟又深又紧,没想到她的肩膀和腰身如此纤瘦,却这么饱满丰润,仿佛要将衣服绷裂般的诱人。

    在场的男人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小依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一想到是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逼迫宽衣,就让她羞得全身发热。

    “……原谅我……玉彬……”

    对不起丈夫的愧疚感从心中扩散开来,难过的感觉使她周身盗汗、连头皮也开始发麻了,她没有勇气抬起头,垂着泪珠在男人们注视下,一吋一吋剥开自己的**……

    扣子都解开后,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气、从香肩上解下衣服,再慢慢的从手臂上褪下来,冰肌诱人的**上还有一袭细肩带低胸的丝薄内衣,小依忍不住双臂环抱住自己的胸前,饱满的却被压挤的更诱人。

    “抬起头来!”袁爷用手指抬高小依的下巴。

    她噙着泪,目光哀羞的望着桌面,一边的肩带悄悄的从雪白的香肩上滑落下来,女人最性感的部位吸引住这些人的目光。

    但是袁爷一点也没被她动人的神情所感动,他粗暴的捏着她俏丽的脸颊虐的道:“再脱啊!想撒娇吗?先把里面的奶罩脱下来,再脱裙子!”

    小依羞得哭泣起来:“可不可以这样就好?人家……会难为情。”

    “住……住手……小依……快穿上衣服……不要听这些禽兽的话……”看到妻子被这些匪强迫宽衣取乐,玉彬不禁又羞又愤的狂吼起来。

    “住嘴!废物!”

    山狗一回身用脚狠狠的踩住玉彬的下体,玉彬马上双眼翻白痛苦的哀号。

    “住手……住手……我知dào

    怎么做……”

    山狗踩着玉彬,笑的看着衣衫凌乱的小依,小依避开男人们邪恶贪的目光,认命的伸手到衣内解开无肩带胸罩的勾子,丰满柔挺的两团立kè

    弹跳出来。闷热的天气加上羞耻,使得身体被汗湿透了,饱满的肌肤黏在衬里内面而印出若隐若现的肉色,微微颤动的肉团上,有两点可爱的粉红凸起。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小依羞得浑身发烫颤抖,紧紧的拥着自己柔软的酥胸,悲伤的抽咽起来。

    她无助的模样却只是增加别人眼中的性感和亢奋,山狗激动的吼道:“继xù

    脱!让我们欣赏欣赏你每天跟你老公抱在一起干那种荡勾当的身体,嘿嘿!”

    袁爷兴奋的满脸通红。

    小依的泪珠滴在胸前浸湿了薄衫,诱人的肉色变得更透明,她知dào

    自己已经完全没有逃掉的可能了,即使哭的再伤心还是要继xù

    脱下去,一直到一丝不挂为止。她认命的解开裙钩,伸直修长的双腿用脚尖踮高臀部、咬了咬唇、颤抖的脱下窄裙……

    “哇……真美!”只听男人们发出兴奋的叹息。

    一双均匀而修直的美腿完整的展露出来,从脚趾、小腿、大腿到臀部呈现出完美而赏心悦目的线条,小依羞惭的转过脸,现在她的下身只穿着一条性感高岔的蕾丝内裤,紧张和闷热使得大腿内侧湿黏黏的都是汗水。

    “真是正点,该怎么开始才好呢?”袁爷一手放在小依的肩头上,自顾着说着。小依颤抖的搂着胸口,近乎半裸的甜美**,在那么多男人面前被残忍的观赏。

    “脱掉身上这件碍事的东西,臭婊子!穿那么多干嘛?”袁爷突然大声的在她耳边咆哮。小依被突如其来的斥喝吓了一跳,袁爷却已扯住她肩头两边的细肩带用力往下扯。

    “呀……”小依哀叫一声,身上的遮蔽应声的被扯裂开来。

    袁爷将手中的两片薄布扔在地上,凌乱而惊慌的小依双手紧紧的护卫着丰满的酥胸。山狗斥喝道:“手放下来!”粗暴的抓住她的细腕将她的手拉开压在桌子上。

    “不要看……”小依又羞又怕的闭起眼睛,将脸转向一边。

    迷人的**已经**裸的暴露在男人面前了,富有弹性的丰满还在颤动着,粉红的**更是吸引住大家的目光。

    “让大家鉴赏鉴赏你的身体吧!”山狗紧紧的挽住晓伊的双臂,使她肩头不得不往后缩,更加的挺出诱人的。

    “真是荡啊!这种一定常被男人吃豆腐吧?”

    “的形状很不错、颜色也很漂亮,一定常去保养吧?”

    男人们一言一语的讨论著,可怜的小依羞得玉指紧紧掐住山狗的手臂。

    “不要看了……求求你们……”她拼命的摇头乞求。但身体一动,那两粒饱满圆润的也跟着晃动起来,缀在上面的粉红嫩蕾起让人眼花撩乱。

    泉仔兴奋而结巴的说道:“干!这妞其它地方这么苗条,**竟然这么有份量,真是难得的好货。”

    小依的肩膀相当纤瘦,有两个深深的肩窝,但却是丰满而坚挺。腰身纤细而欣长,缀在平坦小腹上的小巧肚脐眼儿紧实细致。沿着动人的曲线看下去,细腰到圆润的臀部展现优美的弧度,股沟又紧又深,这样饱满的屁股使得修长的双腿更加迷人。而美腿尽头的裸露玉足上各踏着一只黑色细边的高跟凉鞋,鞋带已经松掉了,玉雕般的白嫩脚趾一根根勾住鞋缘,更加引人兴起蹂躏她们主人**的**。

    小依当然不想去激起或挑逗这几只禽兽的欲,但是她天生的美丽动人,还有现在这种又羞又恨的迷人模样,却让这五只禽兽变态的欲愈来愈高张。

    “我可以先来吗?”阿宏猴急的看着袁爷,万般期待的问道。袁爷微笑的点了点头,阿宏迫不急待的扑到桌上,小依一直往桌边缩,但是桌子面积不大,跟本没让她有闪躲的空间,因此一下子就阿宏抓住压在桌子上了。

    “不要……求求你……”

    她拼命的转过脸去避开阿宏的脸,阿宏怎可能放过到手的美人。他毫不客气的搂起她纤细的腰身,将温暖的**拥向怀里,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满足的享shòu

    着温香**的美好触感,小依感到自己**着身体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搂得紧紧的,一种极度的羞辱和对丈夫的歉疚让泪水忍不住一直涌出来。

    “张开嘴!我们来亲一个。”阿宏将她的脸转正命令着。

    小依怎可能愿意和他四唇相接,更何况还在丈夫面前。于是她倔强的紧抿着朱唇,眉头也因用力而蹙起来。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他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两边的颊骨。

    “唔……”小依痛得屈服而张开小嘴。

    “真不错!舌头也要伸出来!”阿宏大声的斥喝。

    晓伊眼角流着泪,怯生生的吐出濡湿的嫩舌,洁白可爱的贝齿和粉红香滑的嫩舌引起阿宏强烈的**,他喘着气低下头、双唇对着小依的小嘴压下去。

    “唔……”

    先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嫩舌,可爱的舌头上丰富的津汁又甜又甘,阿宏兴奋的气喘如牛,而可怜的小依也恶心的直发颤,舔遍了整条舌头后,阿宏进一步将那条香滑的嫩舌吸入口中。

    “嗯……”

    晓伊痛苦的皱紧眉头发出闷叫,阿宏的嘴发出强dà

    的吸力,几乎要将她的舌头吞进去,男人口鼻的臭味直接灌入她的鼻孔和小嘴,口水也流进她的口中。

    “唔……啾……唔……”

    他上上下下的吸吮着小依的舌头,好像永远都不会吃腻似的。

    “真好吃……”

    折磨了一阵子,阿宏终于松开小依的舌头,小依激动的想转过脸去吐干净口中的唾液,但是阿宏并没给她机会,他再度占据住她的小嘴,这次是直接吸住柔软的双唇,舌头顶开她洁净的齿床,深深的搅入香软的口腔内。

    “唔!……啾……”

    小依真想就此死去,舌头在自己的口腔内和男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那肥粗的臭舌像肌渴的泥鳅,贪婪的在她口中索求,每一颗珍珠般洁白的牙齿都被舔过了,甚至还伸到她食道入口处蠕动。自己的唾液被吸走、男人的唾液涌进来,小依想吐出流入她口中的肮脏黏液,但小嘴却被紧紧的占据,只能往内吞而吐不出来。

    “真好……”阿宏痛快的强吻了小依后,边舔着嘴角残留的津液,边用意犹未尽的语调赞叹着,小依只能在他怀中委屈的啜泣。

    “来吧!不能只有我们两个快乐!你要让大家都满足才可以!”阿宏对着小依说。

    小依慌乱的摇头:“不可以……不要。”

    阿宏粗暴的把她压在桌上狠狠的对她说:“你敢不听话!你的男人就会……嘿嘿。”

    一提到会对她丈夫不利,小依只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孤立无援,一个柔弱的女子根本无法和这些禽兽对抗,唯一能帮丈夫解围的就只是让他们尽情的糟蹋自己的身体,但是……要在丈夫面前活生生的被……

    一想到这里,小依根本不敢再往下想。

    怎么办呢?小依可怜的咬紧下唇低头啜泣起来。

    阿宏用恐xià

    的语气说道:“到底怎样?你要回去可以啊!现在就走!明天再来帮你的男人收尸。不过可能要分好几个地方才找得齐哦!”

    玉彬愤nù

    的挣扎吼叫:“不要听他们的!你快把衣服穿起来快走!你再这样让别人随便动身体……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原本已芳心如麻的小依,又听到丈夫说的话,一时间更是六神无主的不知如何是好,她委屈的垂着泪柔声的对玉彬倾吐:“玉彬,人家……该怎么办……”

    此时山狗突然冲过去一脚踹在玉彬的肚子上,玉彬发出像杀猪般的哀嚎,小依目睹丈夫又被痛殴,心疼又着急的哀求着这些男人:

    “不要!不要再打他了!求求你们……我是你们的……随你们怎么样吧……你们不要再打他了!”

    山狗这才抬起踩在玉彬肚子上的脚,玉彬像条垂死的鱼一样捧着肚子在地上抽搐。

    “来吧!躺下去。”阿宏抓着小依纤柔的肩头将她压倒在桌上。小依柔顺的躺了下去,但是泪湿的俏脸却自始都转向一边,桌旁的地上都是从她身上被脱下撕裂的衣服。

    小依几近**裸的躺在桌面上任人宰割,现场充满了野兽般的喘息声和说不出的残虐煽情气氛,麦可在桌子一头握住小依两腿的细踝,慢慢的向两边拉开。

    “不……”小依哀羞的轻喊着,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反抗。

    小腿先被分开,大腿还矜持的紧夹着,但已看得到腿根中间被内裤裹住的肥美秘境。

    “不要出力!大腿也要张开。”麦可命令小依。

    小依咬着唇忍受这无边的耻辱,她知dào

    自己不合zuò

    丈夫就会吃苦头,只好认命的松开大腿根。

    “哗!湿了耶!原来她也蛮喜欢的嘛!”一群男人凑过来看小依胯股,白色裤底在裂缝的中央位置上竟有一点湿渍。

    麦可改抓住她的双膝将她的腿向两边推开。

    “啊……不要……”小依羞的想用手去遮掩,但双手马上被拉到头顶压在桌上。

    麦可跟旁边的人说:“看清楚点!不要客气。”

    “呜……”小依除了啜泣外,一切都无能为力,两条腿成m字型的在空中分开。

    “摸看看会怎么样。”阿宏伸出手指压在湿掉的那一点上。

    “哼。”小依的腰脊马上往上挺起来。

    “好软!烫烫的。”阿宏一边用手指压按着饱满的部位,一边向其他人说。

    “不……哼……不可以……哼……”小依难堪的哀求着。

    “这样有什么感觉呢?”阿宏问着小依,手指沿着裂缝的位置不停的来回划着。

    “不行……嘤……啊……”小依的呼吸愈来愈急促,长腿细腰丰乳的身体在桌上扭动。

    “湿出一条线来了!真的有这么好吗?才用手指而已!”阿宏兴奋的喘息。

    可怜的小依胯股间饱满的部位隔着布料已拓出一条湿痕,修长的双腿一振一振的踢动,却被麦可牢牢的抓在手中,脚趾头也弯曲了起来。

    阿宏缩回手指放在鼻头沉醉的闻了一下,指尖残留着少妇特有的**气味。小依的身子还没平复过来的轻轻抽动着,又被进一步轻薄的她,心情激动的在伤心啜泣,但是麦可马上又对她展开更无情的攻击。

    “这种姿势更煽情。”他双手改抓住小依靠近脚踝处的小腿肚,往小依头部的方向往上推高。

    “哼……不要。”小依本能的挣扎。

    腿被推高到膝盖都压到柔软的酥胸,雪白的大腿根和胯股间的秘境,毫无抗御的展示出来。

    “真不错啊!你抓着吧。”麦可对着另一头的王叔说。

    王叔接过小依的美腿,将她两片脚ㄚ脚掌对脚掌的压在一起紧抓在右手,可怜的小依两条美腿竟然像o字型的丑陋仰开,腿根间的风光只差一点就要完全绷裂出来了,那裹在薄薄布料内的丰满秘境,让男人盯着它猛吞口水。

    “不要了……你们放开人家……不要看……”

    小依在丈夫面前被人弄成这种姿势,羞得猛摇头乞怜。麦可却更故yì

    的扶起她的头,让她自己看得到自己的下体。

    “不……”

    她羞的想晕过去,内心恨死自己今天为何要穿这么煽情的小裤裤,原本是要讨丈夫欢心,现在却……

    那特别设计得窄细的裤底,在这样的姿势中根本连耻丘都无法完全盖住,饱胀的嫩肉从裤边露出来,还有几根也跑出来了!

    耻丘中央濡湿的肉缝紧黏在布料上,印出明显的沟痕。

    “不要了……”羞耻的感觉使她忍不住扭动挣扎。

    但不动还好,一动之下,原本还能遮蔽住肉缝的裤底,有一边的蕾丝竟慢慢陷入湿软的裂缝中,皱嫩的肉瓣像被雨水打湿的娇艳花朵,一点点一点点的从蕾丝的缝隙中钻出来。充血的**是火热的,露在外面接触到凉凉的空气。

    “啊……放开我……”她哀羞的悲鸣出来。

    如果她手能动的话一定会马上去遮掩,但现在双手都被拉到头顶紧紧捆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原本只有心爱的男人才有机会看到的最私密之处,一点一点的暴露出来。

    麦可一双手掌捧起小依诱人的屁股,进一步将她的下半身往上推高,然后用身体顶着她的腰背,强壮的手臂紧搂住纤细的腰身,王叔也配合的将她的脚背往下压到桌面,小依真zhèng

    体会到身体被弯曲成脸对着屁股的难受感觉,胸口的气都要喘不过来了,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痛苦的呻吟。

    “真美的身体!”男人们赞叹着,被拉直的双腿又直又白,连脚掌和趾头都那么精致迷人,王叔再向两边拉开她的腿。

    “嗯……不行……”小依辛苦的微弱哀鸣。

    大腿最根部的白嫩肌肤紧绷而更显诱人,一半的裂缝已露出来了,外围的唇肉颜色略深,但隐约可见到肉缝内壁是漂亮的粉红色,几根细细的黏在湿漉漉的肉片和溪缝中。

    “真是的!竟然湿成这样!嘴巴还说不要呢!原来早就希望被弄了。”麦可用手指在那美丽的花瓣上沾起一丝黏汁。

    “没有……”小依无力的辩驳着。

    她也不知dào

    那里为什么会湿,明明很讨厌这些人的,但是却没有办法否认肉缝湿答答的事实。

    这几个男人看到小依迷人的溪谷泛出蜜汁,更是有一种从未有的兴奋和变态快感,想不到这样一个在老公眼前被如此虐的妻子,竟然还会有快感。

    “这个女人真不知羞耻呢!在老公面前被弄成这种姿势,还会湿成这种样子,看来是想被强奸想了很久了!嘿嘿……”袁爷和王叔邪恶的用言语挑逗和羞辱着小依。

    “呜……不……不是……”小依拼命的挣扎摇头想要否认,两条腿也拼命的想抵抗,但以她柔弱的力qì

    根本敌不过男人的压制。

    倒是王叔看到手中一对美丽的脚ㄚ不断用力扭动,挑逗得他更是兴奋,他粗暴的除去半挂在小依脚上高跟鞋,**裸的脚ㄚ儿滑溜柔软,足弓高起、脚心空虚,正是最性感的美人玉足,有恋足癖的王叔爱不释手的捏在手中把玩。

    “真好!从没碰过这么美的小脚。这是我的!以后我可以每天都玩得到。”王叔激动的把小依的脚掌贴在他脸上,闭起眼睛享shòu

    轻轻扭动的温滑触感。

    “哼……嗯……”

    小依感觉敏感的脚掌肌肤说不出的骚痒,王叔的手掌又厚又粗糙,脚ㄚ被他捏在手中抚揉,小依说不出是讨厌还是喜欢,只是这种麻痒从脚底蔓延到全身,不知不觉中她的胸脯起伏的愈来愈快,急喘中也忍不住发出叹息的声音。

    王叔看到她有了反应,兴奋之情更溢于言表,他将那美丽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往后拉,将纤柔的脚ㄚ扳直,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

    “我让你更舒服吧……嘿嘿!”王叔笑着。

    他平日常想着如何折磨和玩弄女人美丽的足趾,这下可让他逮到机会实地试验了,而且还是这种令男人**的美少妇!他五根手指弯成爪子形状,用指甲轻轻的抓在小依的脚心上。

    “呀啊……不要……”小依全身像被电流通过似的激烈颤抖,脚趾头用力的想蜷握住,但是被王叔的手指扳开根本动不了。

    “跟我想的一样!真是太兴奋了……嘿嘿!”王叔欲火焚身的舔着干燥的嘴唇,第二次抓抚小依的脚心。

    “呜……”

    小依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根本连挣扎的空间都没有,绷直的雪白**使得曲线更迷人,王叔一下一下的攻击她娇嫩的脚心,小依除了喘息和哀鸣外完全无法抵抗,、大腿和小腹上都冒出了细汗,修长的腿用力的伸直成完美的线条。

    “不……不要……原……原谅我……求求你们……唔……人家会受不了……不行啦……”

    王叔放开她的脚趾头,脚趾马上用力的弯曲起来。

    “还没呢!”

    王叔手指用力的压住她的脚心,那里有一个穴道让小依痛的哀叫出来,脚趾头也没有力qì

    再夹紧了,王叔就把那五根美丽精致的玉趾送到嘴边一根根的吸吮起来。

    “嗯……”小依激动的喘息着。

    脚趾被含进这老男人湿烫的口中虽然很恶心,但总比刚才被搔弄来得好,而且王叔的舌头温柔的舔着她每根脚趾,仿佛在抚慰她激动的情绪。

    美少妇的哀羞(二)之绳绑的凌辱

    这时,麦可突然把脸埋进小依腿根中间的柔软地带。

    “啊……不可以……人家不要……”

    小依拼命的扭动身体,但是手脚都被抓住,根本只能任人宰割。麦可伸出一大片肥厚的舌头,由下往上舔着小依柔软的私处。

    “呜……不要……”

    小依双手握成拳头,被舔的刹那好像有电流从进入通过全身似的难以忍受。虽然也曾和以前的男友这样玩过,但自从和玉彬在一起后就不曾被他舔过,虽说是隔着一层薄布,但麦可的舌头又厚又有力,舔得她一下子就湿了一大片。

    “很好是吗?”麦可抬起脸来看着小依。

    “不……你住手……求求你。”小依流着泪哀求着,麦可偏偏又更深更慢的舔了一次。

    “呜……”小依咬着唇紧闭着眼睛悲鸣,全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急促的起伏使得湿裹着布料的桃源地也跟着的缩挛。

    “嘿嘿!味道不错哦!”麦可品味着口中酸碱的腥味,自言自语的说。

    小依胯股间的蕾丝内裤又细又薄,一部份粉红的嫩肉片已经暴露出来,麦可滚烫的舌面感觉好像直接舔在肉缝上。

    “看得好清楚了。”麦可用手指沿着裂缝摸,叫其他男人过来看。

    裤子底部早被大量的蜜汁和麦可的口水弄得湿透,粉红的**和一边被压在布料下的复杂肉瓣清晰可见,小小的阴核也凸了出来。麦可从口中垂下一沱口水滴在肉缝的位置上,滚烫的黏液触及羞耻的部位。

    “哼……”小依哀喘一声,麦可的热嘴随即猛压上去,粗暴而用力的吸舔湿滑一片的溪谷。

    “啊……不行……不要……啊……”小依拼命的哀喊扭动。

    麦可索性双手扒开她的大腿根更尽情的吸舔美味的肉花,细细的裤底完全陷入裂缝中,充血的**从裤底两边露出来,她现在是夹着裤子而不是穿着裤子。

    在一旁稍恢复过来的玉彬看到妻子正被他们辱,愤nù

    的吼叫着,边爬边扑过来:“住手……你们没有权力这样……”

    但是阿泉马上将他押倒在地上。

    “救我……哼……”小依哀喘绝望的望着地上的玉彬求救。

    麦可灼烫的唇舌已直接吸住自己敏感濡湿的**,大量温暖的唾液混着蜜汁流入她的**,还沿着股沟流过肛门,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辱和被虐的感觉狂乱的摧残着大脑。

    当麦可的臭嘴离开后,小依的私处已经完全裸露出来了,湿黏的从窄细的亵裤边杂乱的跑出来,扭成一条的裤底绞入肉缝内,**壁红黏的嫩肉和皱嫩的**全都被看到了,当着她丈夫面在奸她身体的男人面前展现出来,小依浑身不断的轻轻抽搐,不知dào

    该怎么面对丈夫。

    麦可拿了一把锋利的剪刀先将她一边的裤腰剪断。

    “哼嗯……”小依羞喘了一声,一边的臀部到腰肢已完全**。麦可嘿嘿的笑着、再将剪刀移到另一边。

    “喀喳。”一声又剪段了窄细的裤边。

    “不要……”小依无助的轻喊着。

    两边的裤边被剪断后,变成只有一小块薄布盖在羞耻的三角部位。

    “拿掉它好吗?让我们看清楚你的长什么样子。”麦可用手指夹起覆在下体上的那一小片薄布问着小依。

    小依的一双大眼充满泪水和乞怜:“不要了……求求你们……”

    但是麦可就是故yì

    要看她这种模样,他玩弄了小依一会儿,还是残忍的揭掉那块湿皱的小薄布。

    “哼嗯……”小依哀羞得闭上眼睛。

    **裸的她被放在桌子上摊开身体上任人观赏,三角部位长着稀疏柔软的、一直沿着裂缝两边的耻丘蔓延到胯下。

    “好漂亮的!没想到生了一个小孩了,的颜色还这么好!洞洞好像还蛮小的!她老公可能很少进去吧?”

    “流很多水呢!一定又滑又紧。”

    男人们兴奋的凑过来讨论。

    “呜……不要看……求求你们……”

    任由小依悲伤欲绝的抽咽着,男人们的话语却是愈来愈不堪,残忍的摧残着小依和玉彬这对小夫妻的尊严。最后,小依只能闭上眼睛,试着麻痹激动难堪的情绪。

    她没有办法睁开眼看到这些禽兽对自己贞节私处的赏玩,尤其是不敢面对丈夫玉彬的眼光。此时,玉彬辛苦的想挣扎冲向前去保护心爱的妻子,但是**的身体刚才被阿泉用绳子捆得紧紧的,病后的孱弱又使他使不出力,只能抽搐狂乱的怒吼着,活生生的看着小依甜美的**被侵犯。

    但这些禽兽却还不轻易饶了小依,袁爷粗暴的扭住小依柔美的下颚,将她的头转向玉彬,命令她:

    “我们的小美人,睁开眼睛,在我们疼你和爱你的时候,要看着你的男人,他才知dào

    你多幸福啊!”

    “不!原谅我……不要这样……”想到丈夫正看着自己的**被玷污,使小依忍不住痛苦的哀求。

    袁爷冷冷的道:“那我只好阉了他!”

    小依一听,激动的叫道“不要!我……我会听话。”

    为了丈夫的生命,她被迫睁开哀羞欲绝的眼眸。但看到玉彬正愤恨的瞪向自己,充满仇怒的眼神中看不到一点怜疼,刹时间小依不禁心都碎了,只能轻轻啜泣倾吐:“老公,对……不起,我是不得已的。”

    小依刹那间已下了决心,就算玉彬要恨她、看不起她,她也要牺牲一切来救他。但是让自己最亲爱的丈夫看着自己**裸的让一群男人奸辱,一想到这,小依就会失去勇气。

    她忍着眼眶中打转的泪珠哀求着袁爷:“我的身体都已经给了你们了……要怎么处置,我都会乖乖听话……但是可不可以让玉彬离开,最少不要让他看……不要让他看我们要作的事,求求你们好吗?……这样我也可以没有牵挂的配合你们……求求你们……我真的会很乖的……”

    一口气说完这一段违背心意、又极度难以启齿的话,小依早已满脸羞红,不争气的泪珠不停从美丽的眼眸中滚出。只看见玉彬气愤得直发抖,若不是被绑起来,可能早已冲上来一刀杀了这个自己心爱的妻子,免得她再受更多羞辱。

    要被奸辱虽然痛苦,小依更心碎的是,看到玉彬看着她时那鄙视和愤恨的眼神,如果不是为了她,一个女人在丈夫面前受到这种羞辱,早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但为了救玉彬,她受到再大的委屈都要忍耐。

    袁爷和其他五个人,并没有因为听到小依的哀求而放了玉彬。相反的,他们看到小依一副楚楚可怜任人摆布和宰割的样子,心中更是变态得兴奋到极点。

    袁爷哈哈的大笑道:“我们就是要在你的男人面前玩你、弄你……把你调教成荡的女人!”

    小依绝望的悲叹了一口气。

    此时山狗已按捺不住采取行动:“少废话!我先来疼你吧。”

    他污黑的手指侵犯到肉缝上端的部位,两片指甲仔细的拨开包覆住阴核的皱皮。

    “嘤……”小依呻吟一声,大腿根的肌肉也紧张的用力起来,阴核还没被碰到就开始勃起,**内好像也泌出水。

    “这不是应该有的反应啊!”小依心里乱成一团:“最羞耻和难堪的一刻终于来临了,他们要直接碰触我**裸的生殖器,怎么办……我会被怎么玩弄?不知dào

    玉彬是不是在看?我以后要怎么……怎么面对玉彬?……”

    还好这些禽兽已被小依玉雕般的**所吸引住,无暇再去强迫她看着玉彬。

    一群男人看着小依被剥开的小嫩穴、那唇片下红润润的复杂组织,都一脸要流出口水的色样。刚被隔着内裤舔过的溪谷一片泛红狼藉,一些沾在**的黏膜上,整片股沟都湿了,淡褐色的菊花蕾也不安份的在动着。

    “真漂亮!”山狗的指尖从**上沾起一丝黏液体。

    一群男人围过来看着并互相讨论:

    “湿成这样啊!是她流出来的水,还是你刚才口水流进去?”

    “嗯!我猜是这**流出来的水较多,口水应该没这么黏。”

    “应该是水。没错!我刚刚在吸这小雌货热热的时,就舔到好多蜜汁呢!舌头舔起来都是滑滑的。”

    大家你一语我一语的交换着意见,还分别从小依的**上沾起蜜汁来品尝、研究。

    “住手……求求你们……”

    小依羞惭的全身颤抖,泪水早以染湿了桌面,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比妓女还卑贱,男人残忍的羞辱不断袭卷她的意识,小依觉得视线愈来愈模糊,脑袋里只有隆隆的声音……

    也不知他们讨论的下流话讲了多久,麦可的手指已经慢慢的挖入她湿滑的肉缝内。

    “嗯……”美丽的**用力的收缩一下,抠弄的搔痒将小依拉回现实。

    “唔……不可以……”小依仓皇乞求麦可住手。

    麦可笑着,手指顺着润滑的溪沟慢慢往下挖入。

    “嘤……不可以……求求你……”小依仍在哀求,但是呼吸却愈来愈急促,一颗芳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袁爷忽然绕到小依面前,将她脸转向玉彬,命令道:“睁开眼!看着你的男人。”

    小依无助的顺从袁爷的胁迫,看到玉彬充满怒火和鄙夷愤嫉的目光正瞪向自己这边。就在这一刹那,麦可的手指突然用力的抠弄壁的黏膜。

    “啊……”小依没有心理准bèi

    ,娇躯激烈的挣动,哀媚的呻吟起来。

    袁爷捏着她两颊故yì

    对玉彬说:“看你老婆!叫的很好听哦!”

    强烈的快感使小依眼睛无法睁开。

    “不要了……啊……”小依在桌上不停扭动,几个男人用力的压住她,肉缝被挖的发出“啾啾”的水声,蜜汁泛滥到股沟上。

    玉彬受不了妻子竟然在他面前发出这种叫声,他愤nù

    的吼叫道:“你不可以叫!……住嘴……不要脸……”

    小依毕竟是成熟的女人,虽然玩弄她的都是令她厌恶的男人,更何况还是在玉彬眼前被奸辱。但是被这样强制不断的蹂躏,就算是再贞节的女子碰上最厌恶的男人,最后还是会产生生理上的反应,但自卑感和醋意一向就很重的玉彬又哪能谅解呢?

    以前只有他才能拥有小依迷人的玉体,别人想偷窥一下他妻子美丽性感的双腿,或是隔着上衣贪婪的偷瞄她丰挺玉立的酥胸,玉彬都会想和人拼命。现在摆在眼前的却是小依一丝不挂、**裸的诱人**横陈在男人中间,这些人正在欣赏、玩弄她的私处……

    玉彬一点也不体谅小依的痛苦,只是一连串的辱骂,小依一边忍受着无边的侵凌、一边心碎的听丈夫无情的怒骂,心里乱成一团的小依急着向玉彬解释,但却只能语无伦次的一直说:“不!不是这样……玉彬!我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相信我……我……”

    小依话没说完,麦可的手指突然完全送入滚烫黏滑的**内,然后“啾汁!啾汁!”的抽送起来。

    “啊……哼嗯……”

    小衣全身肌肤刹时紧缩起来,那手指好像要把她**深处的黏膜都挖出来似的粗暴抠弄。

    “很好吧?继xù

    跟你老公解释啊!”麦可逼问着小依,手指愈弄愈快,蜜汁从穴缝溅出来。

    “不……哼……玉彬……啊……不行……”

    可怜的小依上气不接下气的哀吟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在男人手指的捣弄下呈现出充血的艳红色,负责抓腿的王叔握着她的脚掌心,小依的脚ㄚ已经用力的弯曲起来。一会儿后,麦可又放慢速度改用长抽重送的方式,黏膜像痉挛似的缠绕着麦可的手指痉挛起来。

    “里面的肉吃的好紧呢!很久没弄了吧?好像很饥渴的样子。”

    麦可残忍的在玉彬面前玩着小依的**,还要用言语羞辱她。小依拼命的将脸转向一旁,咬紧下唇忍耐着不出声,眼睛都睁不开了,但是麦可的手指一次又一次重重的送入她**深处,指节根部撞击肿红的穴口。

    承shòu不住的小依还是僵直腰身、发出哀鸣,每一次的撞击都使得脑中一片空白。

    小依努力的想保持理智,但是**却咬着男人的手指不放,每次麦可慢慢的将手指抽出来时,她潜意识就期待下次的撞击,穴水此时也跟着手指的拔出而涌出来。

    “绑起来玩好了!”

    阿泉弄来了两条粗绳,在小依靠进腿弯的大腿上紧紧的捆了数圈,拉到桌脚绑好固定住,小依就**裸的展开手腿,像解剖桌上的小动物一样被固定住,绳子嵌入她柔嫩肌肤。为了不让她有太多空间可以乱动,阿泉还在她的上下方绕过桌子紧捆上几圈粗绳,雪白绷紧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

    “这样可以让你更爽!”

    麦可不用再抓着她腿,就更粗暴的**起手指。

    “啊!……求求……你住手……不要在那里……不!求你住手……讨厌!不行……住手!……”

    小依在他的肆虐下激烈的挺动,但是身体根本移动不了。指节和**撞击,不断发出“啪吱”“啪吱”的水响,新鲜的穴水,不仅溅湿了胯股间的耻毛和肌肤,还沿着股沟流到桌面。

    “换个姿势绑看看。”阿泉解开她被捆绑在头顶的双手,从大腿两侧拉到膝弯、再将手肘捆在一起。

    “不要……”

    小依从没想过自己会在丈夫面前被绑成这么难看的样子,好像自己抱着双腿让男人玩一样。

    “很好!”麦可兴奋的狂插手指,还在里面放肆的挖弄。

    “呀……我不要……哼嗯……”

    小依激烈的挣动,却只让身子翻倒变成侧躺,但是麦可的手指仍然不受影响的插着她柔软滑湿的嫩穴。

    “不要啊……”

    小依一抖一抖的在桌上蠕动,屈起来的修长小腿因用力,使得两只脚掌也伸直了,脚趾尖到小腿呈现性感的弧度,夹在大腿根间的肉丘和溪沟又黏又滑,麦可半张手掌也早湿漉漉都是蜜汁。

    王叔将她的身体扳回原来的躺姿,伸手握起她饱满的**,手指挑弄着峰顶那两颗娇艳的樱桃。

    “不可以了……求求你……”

    小依激动的哀喘呻吟,煽情颤动的**,看起来像是想逃脱被奸辱的宿命,但又有点像在迎合著加诸的侵犯。原本柔嫩的在王叔手指的拨弄中很快的硬起来,她渐渐感到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乳沟、腋下、背脊到股沟的部位都汗湿一片。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好?

    想到这里,小依喘不成语的哀求着:“呜!……放……放了我,住手……我先生……在看……啊!不可以……不可以那样……”

    袁爷邪的笑着说:“呦!明明想要,还跟你丈夫说你不想?看看你那个不知饱的**,流了多少这种不要脸的肉汁!”

    小依哀羞欲绝,但是不争气的身体仍然吃力的抵抗山狗和阿宏的弄,断断续续的娇喘哀求:

    “嘤!没有……没有这种事……我没有……玉彬……我没有像他们讲的……那样……嗯……”

    但这一切不但骗不了玉彬和正在玩弄她**的男人,虽急着对玉彬欲表明贞节,但美丽**的反应却愈来愈强烈,渐渐地已不像在挣扎……

    就在小依滨临崩溃边缘,袁爷忽然说:“先停下来!”

    麦可和王叔疑惑的看着袁爷,全身香汗淋漓的小依得到暂时的喘息,躺在桌上激动地喘息和搐动。

    袁爷接下去说:“现在还不到让这小货幸福的时候,这种荡货要慢慢的享shòu

    、慢慢的调教,才不会辜负老天爷的杰作。”

    小依情绪平静了一点、泪水就泊泊的从眼眸中涌出来,心里羞愧的不敢再看玉彬一眼。

    “刚才,只要再多被挑逗一点点时间,我就……就要把持不住了,不知dào

    会发出什么不知羞耻的声音,或作出哪种不堪入目的反应,那玉彬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想到这里,小依再也不敢往下想……

    袁爷不愧是残忍的虐高手,他想了想,命令阿宏、泉仔、山狗、王老叔、麦可等人,把桌子拼在玉彬被绑的地方前不到五十公分。邪的冷笑道:“把那小美人带来这里好好疼她,让她这没用的男人,看着自己荡的老婆怎么和我们搞。”

    玉彬一听怒不可抑,顿时气得苍白的脸都发青了,嘶哑的狂叫着:“不!你们别想,不许再碰她……”

    挣扎着想冲上前去抱回自己一向视若白玉、不容别的男人碰一下的小依。但是袁爷一脚踹在玉彬的下体,虚弱的玉彬猪叫的哀号一声,吐出一堆胃酸。

    小依看到丈夫被殴打,也挣扎的扭过头来,身体虽然被捆绑得动不了,仍急得流着泪哀求着袁爷:“不要打他!我会听话!相信我,我真的会听话!求求你们!”

    袁爷得yì

    的笑着,再踢了蜷缩在地上的玉彬一脚,鄙夷的说:“废物!你那可口的美人老婆不知dào

    是看上你哪一点,等会儿让我好好的来拷问拷问她。”

    他们松掉小依的捆绑后,像使唤奴隶一样命令她:“自己走过来这里,让我们绑!”

    小依在桌上屈腿坐起来,美丽的脸庞经过刚才的蹂躏后略显苍白,几根发丝凌乱的垂在额前。她怯生生的用手臂遮掩着丰满的酥胸,紧紧的夹住好不容易可以夹起来的一双修长美腿,虽然早都被玩过了,但是小依仍然觉得自己有责任为玉彬保持矜持。

    “快过来!你想要我们抱你吗!”袁爷不耐烦的摧促着。

    “是……”小依痛苦万分的顺从回答。

    这只有短短不到五公尺的距离,她真希望永远都不要到达,但是残酷的现实迫使她必须走过去,**裸的走到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糟踏。

    她小心的夹着双腿,先伸下来一条腿,玉雕般的脚趾着地,一条腿则暂时的弯曲横陈在桌上,原本小依是怕私处曝光,但她这种下桌的撩人姿势,却让在场的禽兽看得口干舌燥、欲高张,每个人心里都痒得受不了,发誓一定要好好的享shòu

    这天赐的尤物。

    小依下了桌子,修长的大腿仍紧紧夹着,看到自己赤条条一丝不挂的**,不禁羞红了双颊,一头飞瀑般的美丽长发在她低头时盖住了半边的脸,有如仙女般的美色。

    “快点过来!”

    男人们早已**高涨,不断的催促,小依噙着泪向前走去。怎知才略垫起脚尖走了一步,突然感到大腿根部温温痒痒的,好像要溜开一样。

    小依小心的移动另一条腿,就已经知dào

    怎么回事了,刚才被玩弄的肉缝,正流出滑滑的液体,濡湿了两边大腿内侧,小依一颗芳心慌乱了起来。

    “不能被发xiàn

    ,要是被发xiàn

    ,这些变态的禽兽不知又会怎样羞辱我,这些讨厌的液体不是我心里想流的……”

    她扑通扑通的心跳着,跨出第三步时,一股热流突然从下体肉缝中涌出,温热的液体痒痒的爬下白嫩的大腿根,眼看要滑下来。一急之下,小依“哼”的哀喘一声,夹着大腿跪坐在地上。

    眼尖的袁爷却早已发xiàn

    有异,他走向小依,冷冷的眼上下扫瞄小依每一吋**,小依被看得有点心慌,颤抖着诱人的樱唇怯生生的说:“对……对不起,我腿扭到。”

    袁爷冷冷的笑着,“扭到?骗我白痴吗?张开腿让我瞧瞧。”

    小依惊惶失措的喊道:“不!我不要,你们不是要带我到那张桌子吗?我爬过去。然后,随你们处置。”

    袁爷冷酷的一脚踩住小依脚掌心朝上的脚ㄚ儿,冰硬的鞋跟踩得小依的痛苦悲鸣。

    袁爷再一次命令:“张开腿!”

    小依痛苦而美丽的脸蛋倔强的摇着头,袁爷被小依的不顺从激怒了,他扯住小依柔顺的头发往上拉,小依不得已只好站起来,被拉扯头发而痛得泪水直在眼眶打转,但依旧死命的夹紧黏糊糊的双腿内侧,深怕被发xiàn

    里面难为情的秘密。

    山狗、阿宏和麦可见状,赶过来帮袁爷的忙,山狗和麦可先用一手攫住小依纤盈的脚踝,另一只手想分别伸进小依两条雪白大腿的内侧,扳开小依紧紧夹住的腿根。

    小依拼了最后一丝力qì

    夹紧大腿,被紧紧握住的纤细小腿也使劲儿的踢扭,但无奈敌不过山狗和阿宏粗暴的蛮力,小依根本连动都很难动得了。就当山狗和阿宏同将手掌插进小依两条大腿缝隙的刹那,两人同时“咦!”的叫了一声,然后不约而同缓缓的将手掌又抽出来。

    只见两人面带笑的睁着一双眼瞅着小依,伸出张开的手掌到小依面前问道:“哦!这是什么啊?你就是在隐藏这个吗?”

    只见山狗和阿宏两人的手掌上一滩热呼呼、黏糊糊的透明黏液,连分开的手指间都牵黏了一片,小依羞惭的扭过头不敢看他们的手掌,紧闭着泪湿的眼眸,用尽乎哭泣的声音轻颤的哀求:“饶……饶了我。”

    但是这些人又怎会放过小依呢?

    就在大家将视线集中在山狗和阿宏的手掌时,麦可也“哦”的惊叹一声,他刚刚从小依背后摸了一下她光溜溜的屁股,竟也从靠近大腿根的股沟上沾了满手的黏汁,大家转到小依背后去看,这才发xiàn

    小依整片股沟和腿根早已泛滥成灾。

    袁爷兴奋的喘着气,命令小依:“张开!张开你的腿,让我看看湿成什么模样儿?小**!”

    小依几乎用哀号的声音乞求着:“不!不!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随你们要怎么处置我,但……但是不要让我……这样被看见。”

    袁爷当然知dào

    小依是怕被玉彬看见荡而流满不堪液体的胯下,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妻子在别的男人的奸辱之下而产生荡的反应。

    但小依如此的反应却让在场的男人兴奋不已,泉仔拿刀子抵住玉彬的胯下,因兴奋而结巴的说:“张……张开……腿,不然……阉你……老公。”

    小依绝望的放qì

    了挣扎,为了玉彬只能将心一横,扭过头把一双动人的**打开到与肩同宽,在男人们心脏要迸裂的惊叹声中,只见小依白皙滑嫩的**大腿内侧,几乎已经全流满湿润黏滑的不堪液体。小依羞耻的颤抖着,不敢去多看玉彬一眼。

    “垫起脚尖站着!”袁爷再发出命令。

    小依已决定任由他们要怎么玩弄都不再抵抗,羞耻和哀求是没有办法改变**被奸的宿命,当小依姿态撩人的用美丽小巧的脚趾儿垫高脚ㄚ儿时,诱人的下体肉缝,却因为一双腿使力而失去缩紧的力道,这使得阴穴内还残流的黏汁又滴了下来。小依“嗯”的轻哼一声,紧紧的闭上眼睛、咬住樱唇。

    “要看,就让你们看吧!”小依狠着心想着,一缕闪亮的白汁,从小依的诱人肉缝中垂滴下来,黏稠的汁液并没有马上滴到地上,而是形成一条水柱垂在小依诱人的双腿中间。

    小依闭着眼睛,任由一头还黏在唇肉上的黏液,在双腿间颤抖轻摆,火热的裂缝被空气灌入,觉得凉飕飕的好不难堪。她听到玉彬咬牙切齿的说:“你……这……”

    玉彬并没说出下一个字,但小依知dào

    玉彬认为她是不知羞耻的女人。“既然连玉彬都看不起我了,你们要怎样就怎样吧,最好把我弄死”小依自弃的想着。

    山狗手从小依腋下穿过搂住小依丰软的,另一只手抱起她的腿弯,将小依轻颤的甜美**抱了起来,小依柔顺的躺在山狗粗壮的手臂中任由他抱着,一头美丽的秀发垂下来,认命的闭上双眼。

    山狗将小依放在玉彬面前摆好的桌子上,袁爷命令小依:“趴着,把你那荡的屁股好好的翘起来,面对你那没用的男人!”

    小依鼓足了最大的勇气,怯生生的转过身来像狗一样趴跪着,丰满的屁股在丈夫眼前抬高。玉彬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小依的私处和肛门,但还没那么仔细看过,她的私处真美,夹在大腿根中间的耻丘肥美饱满、中间的裂缝夹着皱皱的唇片,可能刚被玩过吧!

    **里面粉红的果肉有点肿,而且肉缝底端还沾着一滴黏汁,小依美丽的**不住地颤抖。玉彬知dào

    她现在一定又羞又恨的恨不得死去,顿时不禁万分的心疼,但是大男人的尊严仍让他对小依无法谅解。

    袁爷伸手抚摸着小依光滑饱满的臀丘,玉彬怒道:“住、住手!不准你乱摸她。”

    袁爷不屑的笑道:“废物!我帮你照顾老婆、疼老婆还不好吗?”

    被绑住的玉彬无法反抗,只气得全身发抖:“你……你……你……”的说不出话来。小依却早已羞得无地自容,在离玉彬这么近的距离被这些男人强迫像狗一样趴着抬高臀部,还被别的男人抚摸**裸的屁股,叫她如何是好?

    小依忍不住泪珠直垂……

    袁爷手掌仍抚在小依触感光滑的屁股上左看右看,喃喃的道:“嗯!这样屁股不够翘,也不够开。”

    小依羞惭得全身痉挛。

    “玉彬还在看我被摸吗?……”心里只担心这件事。

    这时王老叔突然说:“我有办法。”

    袁爷说:“什么办法?赶紧动手啊!”

    王老叔说:“让她这样趴着!然后把她的手腕和脚踝绑在一起,就像海狗一样。”

    小依一听不禁羞得头晕目眩:“天……天啊,这……这是什么姿势!要我这样将屁股面对这些禽兽,再被玩给玉彬看,我还有勇气活下去吗?”

    小依颤抖的说:“不……不要……不要。”

    但是手脚已被四个人压住,王老叔和泉仔粗暴的把她的手腕拉到脚踝边,小依只好用脸颊靠在桌面,屁股也不得不更高的翘起,手腕和脚踝经已被牢牢的捆在一起,脚趾吃力的踮在桌面,王老叔和泉仔将她的大腿根往两边拉开。

    “哼嗯……”小依痛苦的呻吟一声。

    腿根张得更开后,脸颊贴在桌上也就更吃力了,腿根间美丽濡黏的肉花完全绽放开来,入口和尿孔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

    最新防屏蔽地址:,

    三●五●中●文●网

    ,更新快、无弹窗!